智允阿姨点点头,在手机上写道:“有呀。”

  我乐了,挺兴奋的说:“能不能给我介绍个韩国妹子给我当女朋友的,要像您一样好看。”

  刚刚智允阿姨给我抹药时的那种温柔劲,让我再也对她生不起一丝厌恶感,反而这种女人越看越觉得喜欢。

  “还真有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有机会领你见见哈。”

  “那能给我看看照片吗?”我兴奋的问道。

  “回头我让她给我发过来。”

  “叫什么名字,我听听过不过关。”

  “尹恩妃。”

  不错,不错,听起来就很好听,希望像智允阿姨一样好看。

  智允阿姨说,等来年夏天就会带我去韩国玩一圈,现在给我办护照,弄的我非常非常激动,想不到无意间的一句话,她竟然真的很认真的去帮我办,越来越喜欢智允阿姨了。

  带着韩国妞的憧憬回到卧室,却发现小晨曦正眨着大眼睛看我:“哥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还没睡觉呢?”

  “等你呗,嘻嘻。”

  我有点尴尬,同志们,我现在是个大小伙子了,晨曦也挺老大了,我俩要是一起睡,难免会有些不好的感觉。

  我像晨曦这么大的时候都跟方柔她们处对象了,晨曦比较天真,对男女这种事不是很懂。

  “哦,哥哥回来了,那你睡吧。”我抱着被子就去沙发上睡了。

  “哥哥,你是不是又不喜欢晨曦了。”小晨曦穿着睡衣追出来,眼睛红红的,就在我旁边楚楚可怜的看着我,弄的我不知所措。

  “不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时智允阿姨从房间出来,打字写道:“你小妹一直惦记你呢,她最喜欢的就是你,想让你给她讲故事睡觉。”

  “好吧。”是我想的太多了,人家根本就很单纯,我也不该有任何杂念,这是我的妹妹,亲妹妹。

  晚上,我就给晨曦找了一本故事书给她念,讲了几句,她还没咋地呢,我哈欠连天的。

  晨曦说:“哥,你讲的这个太幼稚了。”

  “我也这么觉得,都讲困了。”

  “我刚才就想说了,见你兴致勃勃的就没好意思说,哥你给我讲小说哄我睡觉吧。”

  “你还看小说呢?”

  “都看啊,我们同学上课全都看,我也爱看,玄幻,异能,兵王,你随便找我找。”小晨曦说:“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找到保护自己的那个兵王。”

  “你才多大。”

  随后我就找了一种她说的这种小说给她讲,基本讲完前面的我都知道后面写的是啥,没啥期待感,感觉比故事书还困。

  这种文俗称爽文,当天看当天爽,并不会像有一些小说一样,看完目前却不知道后面的结局,人们管它称之为虐文。

  有的人说我看小说就是为了爽,也有的人说我想看小说就是为了看他们的故事真实性。

  无论哪种都可以,存在即合理。

  讲着讲着我就睡着了,晨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是在地上睡的,晨曦的身子是横着的,她的脚落在我的枕头之上,如果阳哥没猜错的话,是让她蹬下去的。

  那一日的离别后,挺久没见到丫丫了,不知道她在忙乎些什么。

  我的日子忽然就变得简单起来,甚至可以说很无聊,晚上通宵包宿,白天就睡觉,时间过的很快,又不用写作业,只是偶尔才和陈辉他们回学校打篮球。

  上海那边,我瑶瑶干妈跟她现在的老公王禹正在一间诺大的办公室里激烈的讨论着。

  瑶瑶一脸坚定的说:“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不会想去的。”

  王禹揉着太阳穴恳求的说:“可他们毕竟是我的父母,可要过年了,咱不去看看二老不合适,对不起你的是我哥,不是他们。”

  瑶瑶双手环抱着来到落地窗户前,陷入回忆。

  当初她与自己的小叔子在一起后,夺权篡位,将家中的生意大包大揽的全都揽过来,废掉了王潇,王潇在得知真相后,得了精神病,老爷子知道真相后,大骂瑶瑶不要脸,双方闹的很僵,并说再也没有她俩这个孩子,就是饿死,也不会认她俩。

  可她俩仍坚持每个月往卡里汇生活费,不过这些钱对她们继承的财产来说简直轻如鸿毛。

  王禹狠狠的朝自己扇了一个巴掌,每每想起这件事,他都懊悔不已,不该贪图自己嫂子的美色。

  G,最新&章6节O上

  瑶瑶之所以选择他,他也明白,就是为了让自己继承他家的财产,让他哥永无翻身之日。

  王禹说:“我哥当初的做法确实挺让人寒心的,可我的父母们是无辜的,就算不看在我父母的面子上也得看看你们的孩子呀,难道你让他一辈子都不认他的爷爷奶奶吗。”

  “一辈子不认又能怎么样,当初是他们保证的要孩子不要我,当初是他们一起联手隐瞒我这么久,我连我自己的父母都不认,他们又算什么!”瑶瑶眼里满是诀别之色。

  “说了这么多,我知道里面也有浩哥的关系吧。”王禹叹了口气,这些年就如她说的那样,瑶瑶不仅把气撒在自己的父母身后,也撒在她的父母身上,每次过年都是她们夫妻俩以及两个孩子过,家里从来不回。

  “王禹,你想想看,如果那次网络演讲赢得是张浩那么现在会如何?在生孩子,他们签字说保大人的时候,张浩不冲进来给我鼓励,后果又是什么,想起他为我受的那些委屈,我现在的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话我只跟你说一遍,你的父母我依然愿意养他们,但我不会回去的,要回你自己回。”

  王禹叹了口气,拉过瑶瑶的手:“媳妇从跟你在一起那天我就想好了,为你抛弃一切我也在所不惜,可能我没有办法陪你君临天下,但还是可以陪你遗臭万年的。”

  瑶瑶噗嗤一声就笑了:“臭贫,收拾收拾回哈尔滨,想我那个干儿子了,回去看看他。”

  王禹带着无比醋意说:“你是看浩哥要回来了,想见他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