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瑶微微一笑,撒娇般的拉过王禹的手:“说什么呢,我现在是你的妻子,张浩也不再是需要我保护的那个小男孩了。懂了吗?”

  王禹傲娇的撅起嘴巴,眼里是挡不住的笑意:“真哒?”

  “天地可鉴,棚灯做证,只要你对我好,我就会对你好的。”

  王禹苦笑着说:“只要你发火的时候不打我就行。”

  瑶瑶摸摸他的头,霸气的哄道:“乖啦。”

  王禹矜持一笑:“嗯,其实我也想浩哥啦。”

  远在日本的我爸他们遇到一次大危机,由于国人的审美已经是世界级的了,再加上我裤衩叔独到的眼光,专挑那些长得像东方美的姑娘,一个个质量都是嘎嘎的,远不是小日本挑的一些残次品化化妆,弄个假的封面能比拟的。

  虽然说这样成本会很高,但也是有利可循的,我爸他们走的精品路线,很快便在诶V届打出自己的名声!

  甭管怎么说,他们始终是外来的,小日本好多家公司联合起来要整我爸他们,甚至说动用了黑社会来威胁我爸他们,我爸他们特气愤。

  众所周知,日本的黑社会是世界上唯一合法存在的,有三大帮派,山口组,福清帮,稻川会,三大黑帮横行霸道。

  裤衩叔说:“这个产业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他们掌管的,咱们横插一脚让他们已经很不爽了,已经发下公告令了,要是我们不按行规的话,就要废掉我们,并且别的公司已经合伙,要切断我们的一切资源,好多合作伙伴已经终止与我们合作了,怎么办?”

  刘柏眯着眼说:“他们已经跟我取得联系,晚上大摆筵席,这个行业的各大话事人全部请了过去,浩哥,他们邀请你了,你要不要去?我觉得这就是一场鸿门宴。”

  我爸揉着太阳穴非常的头疼,若是在国内,有黑社会威胁自己的话,黑道两道都不好使,可远在异国他乡,本来两个民族就不和谐,这未免有些欺人太甚了,大家凭自己的本事赚钱,跟他们有他么几把毛关系。

  刘铂接着说:“浩哥况且你本来的身份就是黑户,如果他们想整死你,恐怕……”

  我爸摆摆手,站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衣衫,皱着眉头淡淡的说道:“老子命大,不是一般人想整死我就能整死我的。晚上,裤衩子在家看着点我媳妇,这些日子你陪她,凡是有个照应,刘铂,你跟我去。”

  “拿响吗?”刘铂问。

  “不需要。”

  下班之前,我妈红着一张脸走进我爸的办公室:“哎呀,你说你干的这一行非要我过来,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你说我是看还是不看啊?”

  我爸咧嘴一乐:“谁让你看了,让你当会计管钱。”

  我妈有些不乐意:“大材小用。”

  “行了媳妇,我一会儿还有个酒局,你跟裤衩子回家去吧,我可能回去的晚一点。”

  “喝喝喝天天就知道喝,喝死你得了。”

  我爸笑了笑:“没办法,应酬啊,马上过年了,回去的机票订好了吗?”

  “早就订好了。”

  “浩哥,走啊?”刘铂推门进来了,见到我爸跟我妈腻歪的时候,尴尬的催促一句,日本人最讲的就是守时,去晚了,恐怕会更引人非议。

  “我让你准备的文件都准备好了?”我爸挑眉问道。

  “一切ok。”刘铂点头。

  “好,媳妇我走了。”我爸给我妈一个大大的吻,弄的后者满脸通红,当着刘铂的面就亲自己,老夫老妻了还扯这个干啥。

  上了车以后,我爸就闭着眼睛不说话,刘铂开着时不时的向后视镜看看,动了动嘴唇,没说话。

  “怕吗?”我爸突然开口问道。

  刘铂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

  “要不给你妻子打个电话?”

  “已经打过了。”

  我爸说:“这个坎儿要是过去了,以后日本诶V届就是咱们的天下了,飞黄腾达,指日可待,若是过不去……”

  “浩哥,别说了,征服小日本才是最爽的事情,比玩小姑娘过瘾多了,哈哈。”

  两个男人放声大笑,眼里满是坚毅之色。

  这是一家地下饭店,里面装修的金碧辉煌,据说每当大佬们在谈判的时候才会来这种地方,这里警察不管,出人命不管,发出响儿不管,但是都是在出了这个饭店以外,在饭店里面只能谈判,后台的老板是一个超级牛逼的人物,牛逼到相当于东北的沈靓坤。

  诶V届大佬一共有七个人,不要小瞧这七个人,他们掌管了上百家公司,全部都是指着这个活的,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黑社会组织在给他们撑腰,唯独我爸是个特例。

  当我爸推门进去以后,便感到一股杀气,这几个人唰的一下将目光望向我爸,由于在日本要常年混,他们没事就在学日语,多少也懂了一些基本的对话,太高端的不行,简单的还是可以的。

  为了让大家能够看懂,我就是中国话说了,帅船就不秀自己的日语才华了……咳咳。

  我爸一进去就哈哈大笑,抱歉的说道:“让各位久等了,路上堵车,不好意思,看来咱们大日本帝国的交通也不咋地么,跟我老家哈拉滨挺像,呵呵。”

  ☆$首D发/

  这七个人听到我爸上来就埋汰他们的国家,当时就不乐意了,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其中一个白花花的胡子老头,用沙哑的语气质问我爸:“年轻人上来就这么冲,合适吗?”

  我爸耸耸肩:“我说的是事实而已,好啦,咱们不说这个不愉快的事情,今天小浩能有幸见到这个行业的前辈大佬,实属小弟荣幸,特意从带来家乡的特产,牛栏山二锅头,请各位尝尝。”

  我爸的话音一落,刘铂便将怀里的酒拿出来给他们挨个倒,这几个人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不吹牛逼,这些人的资产没有上亿也得上千万,谁他么会喝你这两块钱一瓶的酒?这不是侮辱人么,就他们现在的身份,就他们现在的这种酒局,你不拿出个上万的酒,都是在侮辱他们的喉咙。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