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默半晌,用手挠了挠鼻子说:“那肯定不能答应呀。”

  “为什么?”她这句话回的很快,似乎早就在等着回答一样。

  “因为......呃......他给你甩了,现在知道你的好了,后悔来找你,随便哄哄你两句你就跟他和好,女人的矜持呢,女人的自尊呢。”

  “不要说滴这么伤感嘛。”

  说点开心的呗,我想半天,也没琢磨出来她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最后我就说:“反正你不能答应他就对了。”

  “给我个理由。”

  我半开玩笑的说:“你跟他和好了我怎么办。”

  #ei9\"

  “呵呵,挂了哈。”小仙女将电话给挂了,弄得我倍感受挫。

  阳哥给你好一下子,至于这么样么,还直接给挂了电话,晕。

  “别偷听了,出来吧。”我没好气的冲丫丫喊道。

  “嘿嘿。”丫丫滋着牙笑呵呵的出来了,随手在我肩膀上一拍:“人家前男友找她复合了袄,你没戏了吧,吼吼。”

  “贱样。”

  “你说谁贱!”丫丫顿时火了,揪着我的耳朵一阵拧,这给我疼的,耳朵里本来就长个包,一碰就疼,她还给我拧了一圈、我晕。

  她的爱好之所以变态就取决于她容忍不了身上出现任何的小瑕疵,只要是有小疙瘩,那就必须给你挤出来,那是相当烦人的。

  还好我不是满脸坑痘痘的那种男生,否则非得让她给我挤哭了不可。

  “别动,马上就好了。”

  “轻点,卧槽。”

  啪!她照着我的嘴巴啪的就是一声巨响:“文明点!”

  我欲哭无泪,相比她的野蛮,我好像更喜欢小仙女的温柔。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很快便临近过年,我爸他们今天从日本回国,我挺兴奋的,听说他在日本赚了不少钱,回来管他要点,还还账,欠一屁股饥荒了。

  这一天,我家里人格外的全,我爸,我妈,智允阿姨,晨曦,刘鹏两口子,裤衩两口子,健洲两口子,刘铂两口子,赵心两口子……我很少能见到赵心干爹,这个人给我的印象就是那种硬朗的硬汉,剃着个小平头,穿的西装革履,但给人的感觉就像个黑社会大哥,我挺怕他。

  家里的年味很足,这帮人在一起呼呼哈哈,什么都聊,什么都扯,互相看着开玩笑,尽管我妈一再强调家里这么多孩子呢,别乱扯,我的干爹们给他们的孩子也都带来了,我瞬间化成孩子王,领着他们在楼下放炮。

  我手里攥着二十块钱,对其中一个孩子说:”白小裤衩,你去买雪糕回来,你们吃五毛钱一根的,我吃一块的。小女孩吃一块五的。“我爸从小就教育我,小姑娘要富养。

  也就是说,小白裤衩的妹妹跟晨曦是要一块五的,我自己吃一块的,赵心的儿子跟刘鹏的儿子还有小裤衩只能吃五毛的。

  小白裤衩有些不乐意:“凭啥我们吃五毛的,不同意。”

  “对,我们也要吃一块的。”

  “得得得,你们也吃一块的,你们有钱吃一块的吗?”

  几个小子脸憋得通红,就在刚刚我们在楼上挨个拜年的时候,兜里就没有压兜钱,全都让父母给刮走了,这下楼还是秦然干妈给我们的钱呢。

  “我是你们大哥,请你们吃雪糕,你们就不错了,不吃的滚蛋。”我嗷嗷一嗓子,这几个小崽子都老实了,然后我瞪了眼小白裤衩:“剩下的钱给我买包烟回来,在剩下的钱就给你当跑腿费了。”

  小白裤衩一听有跑腿费乐了,耶了一声,就跑去买了。

  回来的时候是哭着回来的,他说我骗人,跑腿费没得到还搭了一点钱。

  我就尴尬了,还是赵心儿子给我救了,他推了把小白裤衩:“你兜里不是没钱么,咋还有钱给咱老大买烟抽?”

  对哦,我们几个质问他,给他问的都快哭了,他说刚才在路上捡的……本想藏着当私房钱,但转念一想,怕烟没给我买回来,怕阳哥揍他,就给花了。

  这些孩子里他们都比我小,我一直都是他们的大哥。

  但是这几个孩子有几个很显著的特点,刘鹏的儿子,有点娘娘腔,都怪秦然干妈平常太凶,给他管的太严格,整的他胆子特别小,脾气也都特温和,而且只跟小姑娘玩,从这件事上我们就应该明白,当父母的教育是很重要的,惯的太严不行,管的太松也不行。

  裤衩叔的儿子性格特皮实,有点随他爹,只有我能收拾的了,长得特别白净。

  裤衩叔的姑娘暂时不评价,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个潜力股。

  赵心的儿子,典型的那种城里公子哥,跟我们不太熟,整个人闷在那也不吭声。

  ”哥,学校有人跟我装逼,我提你没好使,反而被打的更严重了,你啥时候有空带人去教训教训他们呗。”刘鹏的儿子憨憨的挠了挠脑瓜子,小心翼翼的跟我说道。

  我一听,炸了:“我草,谁还敢欺负你们?他住哪?我现在就带你揍他去。”

  玛德,欺负我老弟,揍小孩子我最在行了。

  “走!”刘鹏儿子一听我要帮他,整个人神采奕奕的。

  “你们几个站好了,我整理一下队形,晨曦,白小小,你俩当我的爱妃,左拥右抱的跟在我旁边,剩下的在我屁股后面跟着,白小裤衩,你给老大开路。”

  我就像是武状元苏乞儿一样,排列好队形就要去报仇。

  现在想想那时候挺幼稚的,哈哈。

  还没走出小区门口,迎面来了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她见到我的时候双眼放光,几乎是给我抱起来就亲,要知道我已经十七岁了,当着这么马仔的面就这么亲我,还是令我很尴尬的。

  但我很欣喜:“瑶瑶干妈你啥时候回来的。”

  “刚下飞机就来找你了,哈哈。”瑶瑶干妈很开心。

  “干妈过年好。”我说完之后,转头对我的马仔说道:“你们想啥呢,跟干妈说过年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