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立刻变得警觉起来。她目光如炬,炽热的盯着我,仿佛我在她面前就像是一个没穿衣服的人,变的很是透明!

  “真的。”

  “摸着你自己的良心说,是真的吗?”

  我嘿嘿一乐:“不管是摸我的,还是摸你的,我都会很镇定的说是!”

  “如果你要骗我呢?”

  “我怎么会骗你。”

  “如果你要骗我,你这辈子断子绝孙的!”

  我擦……这么狠,那这个誓我肯定不能发呀。

  我一旦否认的话,她就该知道我是骗她的了啊。

  怎么办?在我无语之际,丫丫转念一想,不行,自己是铁了心要嫁给这个男孩的,他要是断子绝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也没孩子孙子了?不行不行。

  她自己就给否定了这个说法:“别发誓了,你手机给我,给你们班主任打个电话,我确认下。”

  “大过年的给人家打什么电话,人家忙着团员呢。”

  “就是趁着过年,才给他打电话方便呢。”

  “我不打。”

  “你心虚!”

  “我没有。”

  “那你打。”

  “打就打!”

  被她逼的没着了,只好硬着头皮打过去,心里在祈祷,我所拨打的电话一定要关机!

  嗡……通了。

  我立刻给挂了,一脸正经的说:”电话关机了。““放屁,我都听到通了,拿来。”

  这回轮到丫丫打了,看这架势她是准备跟我们老师沟通了。

  只见她说:“老师过年好,我是张耀阳的姐姐,我们见过面的。”

  “过年好。”

  ry◇|首S发

  “嗯嗯……老师您没收张耀阳的那个苹果手机我想问问您什么时候可以换给我们,弟弟知道错了,保证以后不上课玩手机了。”丫丫将苹果两个字咬的极重,我郁闷的捂着脸,完了,这下漏了。

  “苹果手机?什么手机?我没没收他手机呀。”

  “噢,可是张耀阳说他的手机被您没收了呀。”

  “净胡扯这孩子,是不是上网吧打游戏给手机卖了冲游戏了。”

  “嗯?”丫丫一愣:“老师,那我知道了,打扰您了,再见。”

  挂了电话,丫丫脸瞬间黑了下来:“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么,是充游戏了吗。”

  我深呼吸一口气,刚想说是,但丫丫瞅着明显就不信:“好吧,其实手机在回来的时候坐火车让人给偷了。”

  “哦,是吗,忽悠,接着忽悠。”丫丫揪着我的耳朵就往出拎,一点都不客气,就给我拽客厅里来了,当着所有大人的面,丫丫特气愤的说:“妈,爸,你俩要给我做主,我给他买的一万块钱的苹果手机让他不知道是给卖了还是送别的小姑娘了。”

  说着说着,丫丫就哭了,我心想尼玛,你是影后么?你差那一万块钱么?我说刚才揪我出来之前在屋里抽两下是干啥呢,感情在酝酿情绪,我晕。

  我妈一听炸了:“啥玩楞?你给他买一万块钱的手机干嘛?那不是浪费么。”

  丫丫抽了抽鼻子:“妈,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给他买手机,他可能将这手机送给别的女孩泡妞用了。”

  丫丫还是挺了解我的,虽然这手机不是送,却也跟送差不多了,反正我是没指着小仙女还给我。

  赵心干爹咧嘴乐了,偷摸问我爸:“啥时候订的亲?”

  我爸茫然了:“这是我认得干女儿啊。”

  紧接着他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这个小丫头一直都喜欢我儿子,牛逼吧?”

  “牛逼。”刘鹏拽了他儿子一把:“学学你哥,没事多给我泡泡妞,成天跟小姑娘玩,一个都没整到手,看看你哥,这边一个,那边一个。”

  刘鹏儿子要晕了:“爸,你们都这么教孩子的么。”

  裤衩叔摸着鼻子,道:“浩哥,很有你的风采么。”

  “必须的,不看谁儿子。”我爸还挺骄傲。

  “哎。”健洲叔默默的叹了口气,心里想着,果然我给他的那点钱没够用,原来做个无痛人流这么贵,怪不得电视上只说要三分钟就搞定呢,他还埋怨的看了眼房总。

  房总自然是懵的,毕竟健洲叔说要钱是帮他的一个同事下属,也不是张耀阳,她就说:“你看我干啥?”

  “还干啥,才回来东北多久,这大碴子味儿就出来了。”健洲叔略嫌弃的整了一句。

  “今天你不给手机这事说明白,你看我能不能让你过了大年三十就完了!”我妈拎着扫把就要搂我,丫丫是一脸我是抛妻弃子一样的人渣表情看着我,弄的我特无语,我怎么着了?

  一万块钱的手机,让我给整没了,我妈真的害怕我拿那个钱误入歧途或是惹什么事不敢告诉家里了。

  她挺气愤的,我也不说,一时间我们僵持不下。

  眼瞅着我妈就要动手了,我看了眼瑶瑶,希望她能帮助我。

  果然瑶瑶是对我最好的,只见她说:“一万块钱而已,没了就没了,我在给他买一个,丫丫,你也别难过了,当干妈的说你们两句,这么早就恋爱影响学习。”

  丫丫面对这帮大人的时候一点都不怵,这源于从小的优厚背景,使得她不会像别人一样有自卑感,她说:“我不差那一万块钱,我就想知道他的钱花哪去了,为什么可以把我轻易送给他的东西,他要转给别人,辜负了我的这份心,在座的我想应该都是耀阳最亲最亲的人,我也不撒谎,我喜欢张耀阳,我俩好过,我想跟他处对象,他已经上技校了,学习没有在下降的空间了,而我本身学习就不咋地,靠着家里的关系才上重点,我知道我们小,可你们这些人像我们这么大的时候不也是恋爱么,彩妈跟浩爸爸不也最终走到一起了么,别拿你们大人那一套说我,不管用。”

  小妮子还挺有性格,瑶瑶微微一笑。

  我抬头嗔怪的说:“你别跟我瑶瑶妈喊,没大没小的。”

  “没事,挺有个性的,像我,哈哈。”瑶瑶哈哈一乐。

  我妈跟着说:“瑶瑶,这孩子有点叛逆,又在吉林上技校,我怕他做了什么错事不敢跟家里说,你别护着他,我今天必须给他问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