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阳你讨厌。”

  这句话更像是撒娇,惹得她追打我一路。

  大家好久没见,感情比以前更加的深厚了,我们觉得这两个月的放假不如不放了,本身就是在学校玩,还有个伴,回家就是自己玩没劲。

  三月份的东北并没有让我脱去厚厚的衣裳,但也不需要羽绒服了,更多的则是一件小衫配合一件外衣足矣。

  大家喝的很嗨,小汐汐都加入酒局了,不过她喝不了多些,就跟老艾组团。我们滴小仙女呢,她就负责给我倒酒。

  “老妹你对我可真好。”我都要哭了。

  “怎么呢?”

  “给我倒这么满,生怕我不够喝是吧?”我笑着问道。

  汪金叶吐了吐舌头,天然萌。她砸吧砸吧嘴唇将我杯子拿起来,问道:“我也想喝一口了。”

  “忘了那天喝完就难受的样子了?还喝。”

  “一小口就行。”

  我将被子夺了过来,啤酒不适合她,这种气质女孩尤其在这种家庭氛围下,还能保持到现在这样,实属难能可贵,可不能让我们这群盲流子给污染了,绝对不能。

  吃完饭,我们依旧是采取AA制的老办法,刚开学都有钱,说要去ktv嗨一下子,大家见气氛正好,谁也没有拒绝。

  老艾这个公鸭嗓子捧着麦克风就不松手了,一个劲地在那嚎,小汐汐跟他唱了一会儿果断放弃,一个唱歌不跑调的人能被他带跑偏都。

  汪金叶用眼神示意我跟她出去一趟,她直接带我进了包厢内的厕所,天呐,这是要干什么?该不会是要在厕所里给我强制办了吧。

  夹着小碎步,矜持的走进去问道:“什么事?”

  “闭上眼睛。”小脸微红,这是要直接吻我的节奏,想不到平日里挺矜持的小姑娘在爱情上会这么积极出动,来吧,妹子,我喜欢。

  “手伸出来。”

  嗯?伸手干嘛?拥抱她吗?

  “要不我来吧?”毕竟我是个男生,表白亲吻这种事我主动一点会比较好。

  “你来什么?”她说完以后将一个冰凉的长方形物品放我手上,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款最新的苹果手机,她说:“过年这几天赚了些钱,买来还给你。”

  我是真的真的没想到她会将手机还给我,也没有想过她买一个新的给我,我就说她不是骗子,我要证明给我妈看!

  我的选择是对的,阳哥是个有眼光的人,善良的人付出真心后,换来的绝对是真心。

  “我从来没想过要你还给我,这些钱留点买点衣服多好。”丫丫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不是新衣服,应该是去年买的。

  “衣服够穿就行,女孩子嘛,美的是脸,保持的是身材,我就是卖衣服的,天天都有新衣服穿哦,拿着吧,就是不知道这个颜色喜不喜欢,而且买的是64G,不是256G的,你也不玩游戏,应该够了吧?不够的话,咱俩再去换,我跟人家老板说完了。”

  我呵呵一笑:“够了,太够了,只不过这个手机你用吧,要不你去帮我换回来小汐汐手里的那个也行。”

  “那个手机对你很重要吗?这个不仅是新手机,还是我精心挑了好久的,你确定要换吗。”

  “嗯,还是旧的用的比较顺手。”

  “旧的就让它变成旧的吧。”

  我突然就不说话了,仔细琢磨着她话里的意思,然后说道:“行,手机我接了,但是我明确告诉你,这个手机是我前女友送给我的,我想还给她,我们大吵一架,不会复合了,我不想欠她的,就如你所说,旧的就让她变成旧的吧。”

  话说完,汪金叶就跑出卫生间了,她走到小汐汐跟前说道:“汐汐,你的苹果给我看一下。”

  “喏,怎么了?”

  汪金叶扫了眼手机上的内存后,便跑过来对我说:“手机暂时先不给你了,明天在给你。”

  “哦。”

  我有些莫名其妙,没搞懂她是什么意思。

  老艾这时凑到我身边,一脸贱笑:“咋样了,厕所恩恩啊啊了?跟女神整这个,啥感觉?你牛哥给你算了算,一共是七分钟,属于正常男人,就是跟我这种七十分钟的男人一比,有点面哦。”

  “你终于承认你是艾大牛了。”

  “滚,唠正经的呢,啥感觉?”

  “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我小声说:“你家小汐汐长得也不错啊,知足吧哈。”

  “小汐汐是挺好的,但是天天整也够了,咱们学校跟前有个卫校,听说里面有卖的,回头咱俩去啊?”

  “贵个毛线,人家走量的,她们自己租的小房子,好多人都去。”

  “我不去,那得破成啥样了?”

  “有贵的,你玩不起你咋不说。”老艾说:“趁现在刚过完年,咱们兜里的钱比较厚,去玩一玩,等着不出半个月,这钱就得没,我都寻思好了,与其拿钱冲游戏,挥霍了,不如犒劳犒劳自己呢,你陪我去,行不?”

  我有些心动,对于这一块还是比较感兴趣的,我是个正常男人,没经受住老艾的古惑,便说道:“行吧,就咱俩偷偷滴。”

  “妥了。”老艾打了个响指,心情不错的用牙又启一瓶啤酒。

  这时,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仔细一听是雪峰跟人骂起来了,赵球也没了。

  我跟老艾对视一眼就往出跑。

  原来是碰见高兴了,两个人不知道因为啥干起来了,赵金跟雪峰两个人打他自己呢。

  我草,就这么对待老客户?

  q$◇首发

  在学校里,他是客户,但我没忘记他曾打过我。

  阳哥报仇,得到机会就得上啊。

  我呼的一声冲了上去,抬膝盖奔着他脑袋使劲就是一下子,他鼻血让我干出来了。

  老艾这比特损,给门口扔垃圾的那个桶拿出来直接扣他脑袋上了,烟灰,烟头什么的瞬间干了他满脖子,很快我们四个就给他摁地上全踢。

  也是因为都喝了点酒,给他干不动弹以后,说了一句以后见到必须叫爷后,就摇摇晃晃的回了包间。

  但没出五分钟,包厢的门让人重新给踢开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