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第一次吻她,在充满春的气息里,怀里搂着佳人相伴,此刻极为幸福。

  她靠在我的肩膀上问道:“你刚刚许的什么愿望?”

  “我许的愿望就是你能当我女朋友,流星雨看来很准。”

  “真的?”她高兴坏了。

  “嗯嗯,你摸摸我的心脏看,是不是真的。”我将她的手放在我的胸口之上。

  “我听听吧。”她将脑袋贴了过来,我裂开衣服,调皮的她却在我身上轻轻的咬了一口……

  浑身一哆嗦,便说:“咱俩回家睡觉吧?”

  回到家,我俩便在客厅中亲了起来,一项害羞含蓄的她却在这种时候显得特别的积极主动。

  我俩在客厅中亲了一会儿,便抱起她进了她的闺房,接着就扑在她的身上。

  她有些紧张:“我们是不是太快了。”

  我摇摇头:“不快,很正常。”

  “我怕……”

  “怕什么?”

  “我没有第一次了。”她说:“我希望你考虑好,如果跟我发生关系,你就要对我负责,在感情上我已经被伤过一次,不想在遇到第二个渣男了,一上床就是一辈子。”

  “我也不是那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张耀阳用男人的名义发誓,肯定娶你,就算前女友来找我,前前女友来找我,前前前女友来找我,我都不带跟她们复合的,我很认真,也很确定。”

  她扑哧一声就笑了:“刚跟我确定关系就要上我,说,你是不是早就在寻思了。”

  长夜漫漫,我也不着急,索性从她身上翻了下去,摆了一个挺舒服的造型,便说:“确实想了好久,尤其放假回家的时候,经常做梦梦见你,早上起来就得换条大裤衩。”

  她听懂了我的话里的意思,笑骂着打了我一下。

  “咱俩开始吧?”

  “嗯。”

  她这声嗯比蚊子声音还小,随手就给灯关了。

  我说不管,想看看她是什么表情,她害羞,说什么都得给关了。

  半个小时过后,我俩累的筋疲力尽,她催促我去冲个澡在回来睡。

  我哪里还想动弹,整个人都就想虚脱一样,吧嗒吧嗒的抽着烟,她比我爱干净,冲完澡回来以后,她躺在我身后,我也没理她。

  她双手缠绕过来,搂在我的腰间,问道:“你是不是很失望?”

  我愣了愣,转过了过来,看着她不解的问道:“什么?”

  “我没有第一次了,你是不是很失望,我是不是一个很不好的女孩,在你心里我的印象肯定不行了。”女孩子一旦跟男孩发生关系后,并且很在乎这个男孩子的时候,心里就会出现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

  “不会的,我以前是一个看第一次看的很重的一个人,但现在真不是了,人这辈子谁还遇到过几个人渣呢是吧,只能说你毫无保留的爱过,我遇见你比较晚而已。”我很真诚的说道,不希望她跟我在一起有什么负担。

  “那你呢,还是吗?”

  “我是。”我承认我撒谎了,女孩子有没有第一次能看出来,男孩子她肯定看不出来,这是个善意的谎言,我是还是不是,这无关紧要。

  “你刚才的手法那么熟练肯定不是。”她很笃定的说,她也挺矛盾的,一方面希望我不是,那样她心里的罪恶感就没有那么多了,一方面又希望我是,这样我就是属于她的。

  那我能承认么,肯定不承认,最后汪金叶应该相信了我的话。反正这不重要,至少在我看来是。

  第二天一大早,她整个人窝在被窝里不肯起床,应该是害羞了。

  明明我感觉她都已经醒了,就轻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小宝贝起床了。”

  “叫滴这么肉麻,不起,还要在睡会儿。”嘴角勾起一抹可爱的小梨涡,懒洋洋的哼哼着。

  “今天开学,别迟到了,咱周六在回来睡。”

  开学了,大家都挺想念对方的,每个学校,每个班级,都是人声鼎沸,大家互相调侃着吹牛,气氛一片欢乐。

  尤其我更开心了,只要想到跟汪金叶好了,心里的满足感就大大的提升。

  老艾昨晚可能让小汐汐给榨干了,今天走路都有点哆嗦,他笑摸呵的搂过我肩膀,问道:“好了没?”

  “好了。”

  “请喝酒。”

  “那肯定的,周六,还是上她家喝。”

  “妥了,嘿嘿。”

  技校还是挺乱的,开学第一天,就发生三起打仗事件,大多数都是我们这一届的男生在打仗,上一届的男生收拾收拾准备毕业了,他们也就不会惹事了。

  就拿咱们班的于得文来说,进了学生会,当了纪检部的干部后,整个人的脾气,态度比之前牛多了,走路都是鼻孔看天那种。

  QYL8Z

  你说技校的孩子谁能服谁啊,第一次检查跟人家说话冲了以后,就跟人家干起来了,后来还是让学生会的那帮人给拉开了。

  于得文挺来气的回到班,喊了一嗓子,472班的给我出来!

  结果没有一个人动弹,大家对他都不感冒,你惹不惹事,我们凭啥听你的。

  你要说老艾在上面喊一嗓子,那我们肯定动弹对于这个班级体的荣誉,我们似乎还没达到那么团结。

  老艾小声问我:“上不上啊?”

  我低头摆弄手机跟汪金叶发短信,也没听他说话,时不时的哈哈一乐。

  “得,陷入爱河一个。”接着他转头问赵球:“球,干不干啊?”

  “我一学生会的干部干啥干,要干你们干吧。”

  “雪峰那你呢?”

  雪峰随意的耸耸肩:“我所无所谓啊,只要有带头的就跟着干呗,毕竟咱们班的。”

  于得文虽然讨人厌,但是不管咋说也是班里的人挨打了,一荣俱荣,一辱俱儒,人家已经带着人在走廊挑衅472班了,而不是喊于得文自己,于是乎,我们班里的人在他的带动下,拎着凳子腿,扫把,小棍子之类的东西就出去了,老艾拽了我一把:“沙笔耀阳别玩手机都他么干起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