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老艾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商量好了,就说昨晚去网吧包宿了,谁问都这么说,包括赵球跟雪峰,关系好是好,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这辈子我们做过好多事,有好多秘籍都是不可以说要隐藏在心底的。

  “嗨,小仙女。”我从旁边跳到她面前。

  “啊!”她吓了一跳,看了眼我身后的老艾,有些埋怨:“你们怎么从那边出来的呢,干嘛去了,打电话还关机。”

  “呃,手机没电了。”

  “昨晚去包宿了吧,大一早上电话了,你可以去,我也没说不让,用得着关机么,害我干着急。”汪金叶没有想那么多,挽着我的胳膊就去吃早餐。

  汪金叶真的很好,对我又是如此信任,忽然间觉得很对不起她,在回想昨晚那个风尘女子,没由来的一阵厌恶,好后悔昨晚的行为。

  挨得近了,她就感觉不对劲了,嗅了嗅问道:“你这身上什么味道,香的这么刺鼻呢,你用什么牌子的香水呀?”

  她永远不会怀疑我身上的香味是别的女孩子的,只会觉得是不是喷了香水,一个男孩子喷香水,挺可笑的。

  “昨晚去网吧包宿,旁边有个浓妆艳抹的小姑娘,味特大,熏的我都迷糊。”

  “是啊,我也被熏的头疼。”老艾为了让小仙女相信,把自己胳膊也拿过去让她闻。

  但小仙女人家根本就没有不信的那个意思,就说:“至少比你满身烟味好闻。”

  “没毛病。”我俩挺心虚的,一个劲的点头,争取这个话题早点回去。

  “你闻闻我身上这味道好闻吗?”

  我嗅了嗅,淡淡的清香,让人在早上会感到心旷神怡的感觉:“超级好闻。”

  “是吧,嘿嘿,一会儿吃完饭你跟我回宿舍,我拿给你,你身上这味道太刺鼻了,回班你同学都得笑话你。”顿了顿,她转头问老艾:“你跟小汐汐吵架啦?”

  “甭跟我提她,提她我就来气,你说昨天她们出去玩都跟谁去的啊,你们班不是全女的么?”

  “汽修123班的,两个班组织聚会,他们全男的,我班全女的就聚一下子呗,你不要多想,基本都去了。”

  “草,她跟我说没几个人,骗我!”不说还好,一说老艾更火了,汪金叶吐了吐舌头,悄悄的问我是不说她说错话了,我责怪的看了眼她,一天到晚没个心眼子,瞎勒勒。

  “你咋没去呢?”老艾又问。

  AS

  汪金叶看着我笑道:“我跟领导请示了,他不让我去。”

  阳哥得意的正了正身子,老艾更更火了:“看来我是没力度了,得跟她分手了。”

  汪金叶吓坏了,赶紧说:“至于不啊,人家唱完k就都回来了,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人家还没点私人空间啦,不要那么小气,要对自己有信心。”

  老艾不是对小汐汐没信心,是对男人没信心,男生什么心理他最清楚,聚会才不会是单纯的想聚会,大家都懂的。

  老艾琢磨半天,不行!非得去找小汐汐干出个输赢不可。

  吃过饭以后我就跟汪金叶去女生宿舍了,当然我是进不去的,便在外面等着。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哈市的号,瞅着是个陌生的号,就接起来说道:“你好。”

  “你好。”

  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你好?”

  我以为她没听到就又说了一遍。

  “你好。”

  她跟着说了一遍。

  “你谁呀,有话赶紧说,不说我挂了,长途加漫游的。”

  我心想这货是不是有病,在这跟我俩打长途玩呢?

  “呵呵,不装斯文了?”

  我终于听出来声音的主人了,只是没想到她能给我打电话。

  “我丫爷呀,手机收到了吗?人家还你了,我就说她不是骗子吧。”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她不是骗子,但给我买的新手机是啥意思,向我示威吗?我稀罕吗?你把电话给她。”

  在我看来这无非是健欠账还钱的小事,可在丫丫看来这就是一种挑衅了,我给我前男友买的东西,你要是想还我,把旧的还给我就可以了,干嘛给我新的,是想炫耀你不差钱还是炫耀你现在跟我前男友关系好?

  “别闹,人家是真的把手机还给你的,没恶意的。”

  “哎呀,这么快就帮人家说话了,感情你俩好上了呗。”

  丫丫阴阳怪气的说道,我本想啊的一声呢,但是想到那天她吹哨子时的伤心劲,我又不忍直接说,于是就这么沉默着。

  丫丫顿了顿又说,只不过这一次的语气没有了之前的锋利:“你俩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告诉我,别怕我伤心。”

  “丫丫别这样,你会遇到更好的。”

  接着丫丫就没说话了,陷入一段极长的沉默当中,隐隐约约我好像还能听见她在哭却极力忍着的声音。

  这时,汪金叶从宿舍走出来挽着我的胳膊兴奋的对我说:“等很久了吧,就这一点了,你省着点用哈。”

  “她来了吧,你把电话给她,放心、我不骂她。”

  丫丫说完,我犹豫片刻最终将电话给了汪金叶,汪金叶问了句谁呀后,便拿着电话走向远处,时不时的回头看我一眼,表情挺复杂的。

  我不担心丫丫会说一些不利于我的话,也不担心丫丫会跟汪金叶发生争吵,从她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

  我很想抽烟,就坐在树下点了一颗烟偷偷的抽着,过了好半天,汪金叶她俩才结束通话,看着一地烟头:“你疯了在这里抽烟,让老师抓到你又该被批评了。”

  将手中烟头掐灭:“你俩聊什么了?”

  “秘密,呵呵,”

  她没说,我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如果想让我听到的话,刚刚也就不会理我那么远了。

  “送我回班吧。”

  我俩手牵手去她班,期间碰见过一次她们班主任,人家笑着说让她注意点,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我们松了口气,技校管的就是这么松。

  当她回班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咦了一声,看着桌上的一大捧鲜花,好奇的问道:“谁的花呀?”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