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班一个笑起来挺甜的小姑娘说趴在她耳边说:“高兴送来的。”

  “他给我送花干嘛。”

  汪金叶一些不开心,然后回头对我说了实话。

  我就有些火大,当着我的面就追我女朋友这是有多没把我放在眼里,本来刚刚就让丫丫给我整的心里犯郁闷,他还来刺激我,我他么要是真不给你干趴下吃屎,你是真不知道屎是啥味儿的,一句话没说,扭头就往出走。

  “你别走。”

  汪金叶知道我要去干他,连忙拉住我,并且说:“这花我不要,咱还给他就是了。”

  “还他个几爸。”

  我顺手就给垃圾箱里了,汪金叶宠溺的对我笑了笑,丝毫美誉哦责怪我的意思。

  她说:“你放心好啦,我跟谁都是不可能的,他们追我,你不能追我一个你就打一个,那你打的过来吗?我跟你说,这个是送我花的,还有一些强制给我充话费,买好吃的你都不知道吧,你能打的过来吗?”

  我皱着眉头说:“你就不会不接?”

  “我真没接,但是强制给我充话费,就没招了。”

  “那你不会骂他。”

  “我没事还直播呢,人家也刷礼物,我还能去骂人家呀?你是不是傻,安啦,你对我这点信心都没有吗?”

  A¤*

  我不同意汪金叶的观点,就因为好多人追她,我没出面,才让他们这样为所欲为,要是我打趴下一个,其他人在追求汪金叶的时候就得掂量掂量,以前阳哥就是个挺能打得选手,来技校怎么变怂了。

  这个学校管的宽,我更应该下狠手才对。

  出了汪金叶的班级往自己班走的这一路我就在思考,到底怎样能给高兴干服。

  正常打,我肯定打不过他,他们人太多了,还都比我大了两三岁,要是单挑,显得太二笔了,这年头哪还有人单挑了。

  动刀的话,那更不可能了,人家脑袋放你面前你敢砍吗?说敢的那都是吹牛逼。到时候拿着刀在不敢砍,整的还他么怪尴尬的,成笑话了都。

  ……

  转眼间,五一劳动节来了,我们提前一下拿着小树苗去植树,为抵挡沙尘暴,绿化环境做一份贡献。

  全校出动,一个人负责五棵小树苗,我就在树苗上刻着我跟汪金叶的名字,同时写下了日期,用来纪念我们的爱情。

  老艾看我整的挺浪漫,就跟我学了一招,并且还拍照发给小汐汐看,两口子天天说分手,到现在也没分手……

  这种情侣无疑是让人羡慕的,他们大多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而有的情侣平常好的就跟连体婴儿一样,突然有一天分手,那就是分的非常他么的彻底,各自天涯那种。

  我双脚踩在锹上,像踩高跷那样咔咔一顿蹦,丝毫没有心疼这把锹的意思。

  赵球咔咔的跑过来对我说:“植完了吗?”

  我点点头:“完事了,咱们能走吗?”

  赵球擦了擦额头的汗:“走个几爸,去帮女孩子植树,走。”

  帮女孩子植树那我肯定帮我家小仙女呀,就笑摸呵的往她们班走,她们班都是姑娘,并且一个个长得都很不错,好多人来帮她们植树。

  汪金叶身边的男生更多,都快挤成一个加强排了卧槽,最显眼的就是光着膀子,大铁锹都轮出火星子的高兴,格外卖力,身上的汗水哗哗的往出流。

  我笑呵呵的走过去,搂着汪金叶的肩膀问道:“媳妇,完事了吗?”

  我很少甚至都不管她喊媳妇的,冷不丁突然这么一喊,造的她一愣:“马上完事了。”

  “咱们走吧。”

  “我去跟老师说一声。”

  “嗯。”

  汪金叶转身就要走,高兴一看自己白忙活半天,就给汪金叶叫住了:“要不要这么绝情呀,帮你种了半天树了,手都磨出泡了,给口水也行吧?”

  “当然行。”汪金叶微微一笑,从她们班集体买的矿泉水拿出一瓶递给他。

  “我不要,我要喝你的。”

  高兴这个臭不要脸的指了指汪金叶手里的水杯。

  “这个是喝的,怎么可能给你?”

  汪金叶一愣,说道:“我们又不是情侣。”

  “喝一口水有什么关系嘛,真的是小气,看,有飞碟。”

  高兴趁着汪金叶下意识看天空的一刹那,快速的将她手中的杯子夺了过来,打开呼呼就喝,啊,终于喝到女神喝过的水杯了。

  他完全无视我顺便外加调戏汪金叶的这个举动引来周围男生集体大笑。

  “高兴你过分了。”

  汪金叶很难得的怒了,你想一下,一向好脾气的汪金叶都怒了,得惹人多么生气,只见汪金叶将手中的水杯给扔掉了,看的我还比较满意。

  “不至于吧,这个水杯你送给我得了,反正你也不要了,回头我在给你买个新的,不要生气啦好不好,回头我给你刷俩火箭。”

  高兴没皮没脸的说道。

  “你这话很侮辱人你知道吗?”

  汪金叶皱起眉头说道,她直播的事全校百分之九十九都知道,刷礼物的也都属于正常行为,但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的这么轻描淡写,感觉就跟自己是要饭的似的,能不生气么。

  高兴之前对待汪金叶还是挺好的,自从知道我俩确认关系以后,态度就发生很大的变化,没有之前那样宠她了,也是,只要想到自己的女神在一个让自己厌恶人的身下的时候,谁都会膈应。

  “我觉得你身边的那个臭虫在你旁边嗡嗡的晃悠会更侮辱你的。”

  高兴指了指身后的我,周围的人再次冷笑,我的双拳已经握得很紧了,这逼是真的很过分很过分,我已经忍无可忍。

  “咱不理他,就是个无赖,咱们走。”

  汪金叶注意到我情绪的变化,怕我生事,可能更怕我吃亏,也不在跟高兴理论,拉着我就要走。

  我怎么可能走,就在高兴得意的哈哈大笑时,一把大铁锹轮他脸上,顿时给他轮的脑瓜子直冒血,吓坏了当场所有人。

  我气呼呼的拿着锹照他身上又狠狠的轮了几下:“你这逼嘴我看看还欠一个!”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