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的暴怒吓坏了周围一片人,他们反应过来后,全部拉着我。

  {

  但是高兴他们班级的人都不乐意了,挥着铁锹过来打我,很迅速就给我围成一个圈。

  而我们班的人谁都没在,他们离的挺远,都跟着雪峰去帮汽车商务班的姑娘植树去了。

  高兴是他们班的班长,更是学生会的副部长,在大庭广众之下让我轮倒,他们自然是忍不了的,这是一个讨好高兴的好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我可笑他们这么小就学会趋炎附势,以后混到死也就是别人身边的一条哈巴狗的选手。

  我并不怕他们,要干咱就干,轮呗就看看谁他么敢下死手,谁是装腔作势就完了。

  我是真的火了,自己的女朋友被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追求不说,这当着我的面就敢这样调戏她,老子绝对忍不了。

  我就这样被一群人围着,一个瘦弱的身影倔犟的挡在我面前,汪金叶冷冷的看着这帮拿着铁锹嚷嚷要轮我的男生,回头对我说:“我保护你,你快走。”

  我苦笑一下,走,往哪走?哪都走不了。

  其中有个人就刚我了:“你他么要是个男的就出来咱们干一下子,躲在人小姑娘身后算什么本事。”

  “别说话。”

  我刚要开口回击他,就让汪金叶给制止了,她对那个男孩说道:“你要是个男人就别人多欺负人少啊,有本事跟我老公单挑哇。”

  汪金叶的一句话顿时化解了我现在的尴尬处境,反而给这小子整的尴尬了,你说单挑吧,就这逼样的我一个打他十个,要是不打吧,让一个汪金叶给这顿鄙视面子挂不去。

  但是,人不要脸则贱至无敌,只见这个男生的说:“这年头谁还单挑。那不是煞笔么,有种来跟我们群殴呀。”

  “呸,你真不要脸,我老公自己跟你们一帮人群殴?”

  汪金叶气的破口大骂,我哈哈的笑了,见她骂人还是挺可爱的。

  这帮人没有一个敢跟我单挑的,纷纷嚷嚷着要玩群殴,明摆着要欺负我了。

  我让他们给憋得没发说话,干,肯定吃亏,不干,挺他么丢人,就这样让我媳妇保护我,我面子还是挂不住。

  这个年纪的我们是将面子看的比生命重的时刻,我绝不能让他们羞辱我,就当我忍不了的时候,一道及其懒散的声音从外围传了过来:“玩群殴是吗,老子陪你玩。”

  “啊?”

  这人在身后听到声音刚回头那一刻,就让老艾一铁锹给轮倒了。

  这时,我才看见老艾领的人来的,不仅有我们班级的,还是隔壁班级的,每个人都拿着大铁锹,气势如虹,这帮人顿时懵逼了,纷纷往旁边躲了,我们人一多,对面就没一个敢动弹的了。

  老艾居高临下的指着这小子:“曹你嘛的叫唤的不是挺欢吗,起来干啊。”

  这人怂了,也都给吓服了,那我哪能趁机放过他们呀,小仙女都将我松开让我自由表演了,并且只是叮嘱我一句别打坏了就完事了。

  根本就顾不上刚才跟我装逼那人,耗起满脸是血的高兴,咣咣又搂他几拳:“还牛逼吗?”

  高兴满脸是血,一笑嘴角里就跟着往出流血,咬牙说:“你等着。”

  “还嘴硬是吧。”

  我捡起旁边的转头,让老艾给我摁住他的手,任凭他如何挣扎,最终砖头狠狠的落了下去。

  他传出杀猪般一样的嚎叫,疼得撕心裂肺,眼睛看着我都要喷出火了。

  说实话这眼神挺吓人的,就他么跟要杀了我一样的。

  他疼得直吸凉气,身子在地上一个劲的打滚。

  紧接着我再次举起转头还要砸!这货终于是服了。

  “别……别打了。”

  高兴忍了老长时间了,他就感觉老师差不多应该来了,要是换做往常老师真来了,但今天他点子背,中午十二点多正是太阳最热的时候,各个老师不知道躲在哪里吃冰棍呢。

  “以后离我媳妇远点,在敢骚扰他,我牙齿给你打丢它!”

  本来挺霸气的一句话,硬是让小汐汐笑的给我们逗整乐了,老艾上次不是让人家牙干丢了么,成为我们这个圈子很长时间的笑话,所以我刚刚的话不小心引得这个圈子发生笑话了。

  真解气,憋了这么久的气终于发出去了,什么高兴,什么他么的生活部副部长,都是篮子。

  阳哥可谓是一战成名!自从干了高兴以后,走到哪人家都会叫我一声哥,就算不认识的也会跟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感觉着自己走路都带风一样,倍潇洒,曾经那个纵横四海的阳哥回来了。

  丫丫,没有你保护我,我照样很坚强。

  打架这东西是上瘾的,干了高兴以后,阳哥的小脾气明显蹭蹭蹭的往上涨,期间还干了不少仗,均以大胜而告终,人的名,树的影,渐渐的有人开始传我们是这一届新生里最牛逼的一帮。

  当然,我这人低调,不喜欢冒头,对外宣称老艾是我们大哥,我跟雪峰赵球他俩就是小弟级别的而已。

  高兴自从让我轮了以后,整个人低调了不少,见到我们就当不认识一样,没有报仇,也没有继续为难我们,顶多班级每个月都被评为卫生最次而已。

  人呐,就是他么的贱,有时候你不给他干趴下了,还真不知道地球的吸引力有多大。

  正所谓树大招风,我们因此不小心得罪了已将毕业,却还没毕业的学生会副主席,辰光。

  我很清楚的记得,这是六一儿童节这一天,所有的班级都拿着小凳子来到操场找到自己的位置后,就去买水气球玩,这玩意挺坑人,砸人身上立刻就爆炸,蹦人一身水,我们玩的不亦乐乎,不吹牛逼的说,现在我敢砸别人,别人不太敢砸我,除了老艾这几个王八犊子。

  砰的一声,一只水气球毫无征兆的闷我脸上了,爆炸的那一刻,脸蛋子给我干的生疼,谁他么闹还有往脸上砸的?我立刻就火了,骂道:“你麻痹你是不是瞎?”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