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哥就这么毫无抵抗力的跟着进去了,老艾跟这女孩还在进行着运动。

  妍妍将窗帘一拉,往床上一躺就开始脱衣服,她说:“跟小蕊一个价行吗?”

  天地良心,我在门口的时候想好了绝对不玩,到了门口一看见妍妍这身材就有点控制不住了,然后进屋看她在脱衣服的时候就顶不住了。

  但想到汪金叶那善良的面孔时,我还是忍住了,于是就说:“咱俩躺着唠会磕吧,完了我依然给你那个价格行吗?”

  妍妍笑了:“还有这种好事?可以呀。”

  说是简单的聊天,还是动手动脚的这么聊,你们懂的。

  但是这个小姑娘挺忙的,一晚上都在摆愣手机,跟无数个男的聊天,我等于就是混一个白摸状态。

  等着老艾跟她扯完犊子以后,我们就在这里睡下也没走,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的时候,这姑娘已经不在了,不知道去哪了,我想了想,就从兜里摸出两百块钱仍床上走了。

  老艾就骂我是虎逼,啥也没玩花他么两百,在看看他就差空中飞人没玩了,对我这顿鄙视。

  不过我是无所谓的,我们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都特么一个样,你就是有贼心没贼胆。”

  老艾鄙视的说道,然后越想越心疼那两百块钱:“要不以后你把钱给我,摸我得了,我便宜点,收你一百。”

  “滚犊子。”

  我笑骂着踢了他一脚,玩他?不如去玩赵球了,还免费。

  这个早上没有跟小仙女一起去吃早餐,我骗她说跟老艾在双吉网吧包宿了,可能要晚点回去,她就跟小汐汐两个人去吃的。

  我俩回到学校的时候就已经七点半了,早餐都完事了,便一家买了点好吃的,准备回学校吃。

  这时,老艾突然一指大操场说有人干起来了,他这人好奇心重呀,拉着我就过去看热闹,也顾不上一会迟到不迟到了。

  两伙人打的挺激烈的,走近一看才知道,一伙人是辰光他们,另一伙人是高兴他们。

  高兴让打的挺惨,身边站着的全是辰光他们的人。

  我跟高兴也就是用铁锹给他拍服了,要是正常打,我们这帮人绝对打不过他们的,可他们这么牛逼在辰光面前依然啥也不是。

  嘿,我就纳闷了,都是一个学生会的,一个主席,一个部长,两个人干起来了,这是为啥呢?

  学生会是学校里最牛逼的组织了,他们是学校选出来的人,一共分好几个部门,例如,生活部,纪检部等等,每一个部门都有一个部长,而统领这帮部长的便是主席,统领主席的才是主任。

  我想你们也了解到了,老师也好,主任也罢,只要没做出什么过格的事,他们是不会出现的。

  这他么的就好玩了,我跟高兴虽然不打架了,但也绝对不是什么那种打着打着就成为好朋友那种人。

  他跟辰光打仗在我看来就是狗咬狗那种类型的,我跟老艾看热闹看的挺舒心的。

  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子,可能隐隐约约明白辰光为什么给高兴打了,多半是因为小仙女的事。

  辰光指着高兴说:“你嘛了个痹就你也能追汪金叶?”

  高兴被打的备服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个:“辰主席我是真不知道她是你朋友,否则你借我俩胆子我也不敢去招惹她,你们一直也没说过。”

  “你这意思这事怪我了呗。”

  他笑呵呵的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高兴立刻给他点上,他带来的那些小兄弟也都闷着头不吭声了,往日的嚣张劲全无。

  更新O最快上f'

  “以后不会了,我已经好久没招惹她了。”

  “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行,今天我来找你,还算好的,等着亮子要是来找你,就不是这么简单的过程。”

  亮子的名字出来时,高兴的身子竟然抖了起来,他猛的抬头,眼睛徒然睁得老大:“亮子?吉林五中的扛把子张亮?”

  辰光微微一笑:“呵,你认识。”

  “不认识,听过,据说挺猛的。”

  “那我在告诉你一件事,汪金叶就是他的女人。”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高兴苦笑一笑,暗暗后悔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在他们来技校之前,原本之前的学校都差不多,有一起玩过的,有一起打过仗的,牛逼的就那么几个,没有谁不认识谁。

  这次过后,高兴直接萎了,见到汪金叶以后连眼神都不敢飘过去了,只有夜深人静时,自己拿着她的照片,默默流泪。

  额,纯属我瞎猜的。

  又是那个亮子,我就不信有那么牛逼,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早晚有一天,我得看看那个亮子长得什么样。

  辰光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我们,揍完高兴以后,就从另外那个方向离开了。

  高兴从我身边走的,我给他叫住了,戏谑的说道:“就这样让人干服了,真给我丢脸。”

  高兴无所谓的笑了笑:“丢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马上毕业了,我还跟他扯这些没用的干啥,今天在校园里也许我打不过他,以后进入社会,我赚的钱比他多,不就可以了?”

  “你这是想开了?”我挑着眉头问道。

  “呵呵,被你打了以后我就想明白了。”

  高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离汪金叶远点吧,不说亮子你惹不起,就是这个辰光,你也打不过。”

  “可是他也马上毕业了不是?”

  “他是要毕业了,但是张亮若是来找你呢?他来学校找你呢?你能怎样?”高兴说:“按理说我很讨厌你,不该劝你,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由衷的告诉你一句,最后让人干服了,在离开汪金叶,那样远比现在更丢人。”

  我随手递给他一支烟,缓缓的说道:“曾经我也不认为自己能打的过你。”

  高兴一愣,接过烟说道:“祝你好运。”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