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笑:“我想这句话你送给辰光更好一些。”

  高兴一怔:“你有自信是好事,但千万别打脸。”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你是不相信我跟汪金叶的感情,还是小看了我的抗击打能力,亦或者我身边的这帮哥们都是打着打着就跑的选手?”

  老艾挺了挺身板,走上前搂着我的肩膀,很认真的说:“谁敢动我兄弟,我就敢片刀伺候他,不用他么的跟我们来黑社会那一套,都是小毛崽子装什么装。”

  高兴笑了笑,便没在说话,待到他们离开后,我无比感动的看着老艾:“大牛哥,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你会为了我动刀去砍别人吗?”

  老艾火了:“我警告你最后一遍,不许叫我艾大牛!我他么先杀了你。”

  他话音刚落,我就给他来了一记猴子偷桃,紧接着就是一顿撩,老艾在后面追我。

  上课的时光总是很无聊的,马上也都放假了,睡觉都没心思了。

  雪峰便拉着我们说:“斗地主吧,没意思。”

  “斗呗,赢啥的?”

  雪峰从书桌里掏出两瓶雪碧:“输了喝汽水的。”

  不要小看汽水这玩意,刚开始喝可能没觉得啥,喝多了就会很撑,到最后就该死活喝不下了。

  我们这几个人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认真,你甭管是玩游戏也好,打扑克也罢,再或者去打篮球,经常都是玩着玩着就几眼,因为都很认真。

  最开始自由散漫号称斗神的老艾没太当回事,把把瞎要地主,输了还没滋滋的喝呢,说自己口渴了。

  玩着玩着让号称斗圣的雪峰给一血虐外加小偷袭,各种阴,给老艾喝的一边喝雪碧打嗝,一边在那哇哇流眼泪,求着我们说不喝了,那也不行,必须喝完,给我乐完了。

  “斗混,别踏吗笑了,赶紧要不要?”

  额,好吧,我原本以为自己斗地主挺厉害,跟他俩一比,菜到爆炸,除非牌好我能挺厉害,其它的时候根本不行,也不记牌,因此得名斗混,简称大混子。

  看着手中的牌略微思考片刻,便说:“半杯雪碧。”

  “一杯干满!”

  老艾不信邪,直接给拿走了,我就他么纳闷了,大牌全在我这,他哪来的勇气要地主呢?

  最终的结果大家也可想而知,阳哥两个炸给老艾的鼻子都要炸冒烟了,说什么就不喝了,开始打赖了。

  这是第一天,我们还能喝的起雪碧,往后每节课都得玩会,不然时间实在混不过去,渐渐的就发现喝雪碧都喝不起了,太奢侈了,就该喝凉水的……

  下午放学,汪金叶来我们班找我,引起不小的轰动,漂亮的女生嘛,走哪都是自带光环属性。

  我揉了揉眼角里的眼屎,迷茫的说道:“呵呵,你咋来了。”

  她满脸愁容:“刚才公安局给我打电话,我爸回来了。”

  我有些没明白:“你爸回来了,公安局为什么给你打电话,他又闹事了吗?”

  她看了眼周围还有的学生,便说:“你跟我去双吉吧,咱们边走边说。”

  经过了解后,我听明白了,她爸不是出去打工了么,外面的工厂都是压一个半月,才发工资的么,而她爸干活的时候晚上依然回去喝大酒,有时候喝多了第二天干脆根本不去上班了,旷工一天不去扣三天的钱,挣得那点钱都不够扣的。出门打工之前带的那点钱都花完了不说,烟钱都给整没了,然后他就管班长要。

  那人家怎么可能给他,凡是不得按照流程走么。

  班长不给,两个人就吵吵起来了,最后汪金叶的父亲就说那你我干的那几天活的钱给我,我走人,老子不伺候你了。

  人家不可能给他,说他旷工多少天都记着呢,早就扣完了。

  汪金叶的父亲就火了,说什么都不好使,要是岁数小的让你们给熊住了那就熊住了,我这么大岁数还能让你给糊弄了?他的意思就是我干了多少天的活,你就必须给我钱。

  你不给是吗?那老子就喝酒闹你们。

  最后让人家公安局给遣送回来了,还挺牛逼。

  当我们见到汪金叶父亲的时候,已是一个烂醉如泥的醉鬼,躺在地上正跟警察耍酒疯呢,嚯,这是喝了多少酒,还没醒呢?旁边是啤酒瓶子,你就听他说:“不用你们管,我自己回家。”

  警察一脸无奈的样子,汪金叶上火的不知所措。

  我赶紧上去将她父亲从地上扶起来,无奈的对这帮警察说:“不好意思又麻烦你们了。”

  警察也他么无奈了:“哎,一天不作妖,三天早早的,好好劝劝吧,这么喝下去也不行。”

  “我知道了。”

  他们巴不得赶紧离开了,与我随便说了几句后,就走了。

  汪金叶叹了口气,眉头紧锁,一种深深地无奈感充斥着她的内心,为什么,为什么别人的父亲都是那样的好,而自己的父亲却是一个嗜酒如命的烂赌徒。

  我费劲巴拉的给汪金叶父亲扶到家以后,他就往沙发上一躺,完了就开始说酒话,将兜里皱皱巴巴的钱给拿出来,一边说着自己多牛逼多牛逼,谁欠他钱也不好使,必须给要回来。

  兜里的钱皱皱巴巴的,不知道来回掏了多少遍了。

  确实有几张不错的大红票,可汪金叶根本看不上眼。

  相比你能挣多少钱,她都无所谓的,她更大的希望只是他别惹事了,安安稳稳的不行吗。

  什么叫狗改不了吃屎,就是汪金叶父亲这样的。

  汪金叶父亲将兜里的钱全部给汪金叶,让她随便花,这小小的感动了汪金叶一番。

  可是汪金叶也明白,这货明天醒酒以后,就会将钱要走,然后继续去赌博,喝酒。

  ‘^.

  今天他能给汪金叶一千块钱!可明天,他就能要走两千块钱,然后什么时候干光什么时候回来,甚至还欠账。

  汪金叶没有丝毫的开心,眉头越皱越紧,坐在客厅里一直在哭,好不容易脱离魔掌,过了几个月的安稳日子,这一下她爸回来后,以后的日子又不会太平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