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金叶的妆都哭花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就在一旁陪着。

  后来她就扑进我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以后这父亲到底怎样才能盖好,她害怕以后谈婚论嫁时,让对方父母知道自己父亲时这样子后不同意而遭到拒绝。

  一个好的父母可以改变孩子的一生。

  一个不好的父母同样可以毁掉孩子的一生。

  幸运的是,今天她的父亲没有想往日那般作妖,终于安静的睡着了。

  但是她爸这人脚贼极薄臭,原本香喷喷的屋子随着她爸的回归后,变得刚刚臭,喷香水都解决不了问题。

  好在这是夏天可以开窗户,汪金叶担心她父亲会出事,就在家睡的,她爸在家我就不能跟她一个屋了不是,只好在另外一个屋睡的。

  夜晚,很安静,除了能听到汪金叶父亲在客厅熟睡的呼噜声以外,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看S正版章}节上t

  夏天挺热的,热的我虽然只穿一条大裤衩还是浑身冒汗,脱干净了吧,怕蚊子咬,盖被子吧,还他么热。

  你就听大半夜的有只蚊子在那嗡嗡嗡嗡……叫的我心烦。

  但是自己就是一个懒逼,说啥不愿意起来打开去干死它,只好将自己的脑袋给蒙上,身上你随便咬吧,吃饱了就别来烦我就行。

  一夜无话。

  因为汪金叶有心事,所以早早的起了床,而我让蚊子给我折腾的也是一宿没睡好。

  所谓物极必反,有不好的现象就有好的现象发生,汪金叶的父亲竟然给我们做好了早餐!

  “爸。”

  “叔叔。”

  我俩一起喊了一句。

  “嗯,吃饭吧。”

  已经醒酒以后的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看上去特别的可怜,但现在这状态正是汪金叶所想要的那种状态,父慈子孝。

  喝完酒的他说话就跟唐僧一样,墨迹个不停,醒酒以后的他沉默寡言,没什么话,就偶尔能跟我扯两句犊子。

  我随手递给他一支烟,说他:“叔,你咋又喝那么多呢,还给人班长揍了?呵呵。”

  她爸咧嘴笑了笑,笑的就像个孩子:“那他不给我发工资我不揍他,咦?坏了,我钱不知道丢哪了。”

  他摸了摸兜,发现钱没了!找了半天,我跟汪金叶也没告诉他,就在那乐,俨然已经忘记昨晚将钱给汪金叶的事。

  “在我这了。”

  汪金叶说:“爸,你能不能好好打工呀,这家伙这才走了几天就回来了。”

  “你爸就是这样,有什么办,回头我在去别的地方找找工作吧,那个地方太欺负人,不爱干了。”

  “你说人家小孩子干干不爱干了也就得了,你干干还不干了,就你这岁数还能干啥了,消停的找个保安的工作混得了。”

  随手的时间里,我就训他,说他打工事小,别惹事啊,你消停的吧,别惹事,让你姑娘好好的上学。

  无论我怎么说他,他都是笑呵呵的,完全没有昨天那犟嘴气死人的劲。

  汪金叶给她爸留了些钱以后,我们就往学校走。

  在十路车上,她靠在我的肩膀上,说道:“你说我还去哈尔滨打工,那他在惹事怎么整,连个照顾他的人都没有。”

  “你更应该去哈尔滨打工了,离他远远的多好。”

  “还是算了吧,到时候我跟我爸一起找个工厂打份工得了。”

  汪金叶无奈的说道。

  “那什么吧,你爸身上有没有贷款,黑名单啥的?”

  “不知道哇,咋的了?”

  “等咱俩毕业了,订婚得了,我让我爸想办法给你爸整日本那边去。到时候他在怎么作,你都不用操心了。”

  “那能行么,到时候在给你爸作了。”

  “作我爸,我爸真揍他啊。”

  “靠!不管咋说也是我爸呀,两个亲家干起来了,这画面,不敢想。”

  “哈哈。”

  我们大笑起来。

  “不用愁了,你爸这个不叫事,有我在呢,我就收拾她了。”

  搂过她的脑袋亲了一口,接着说:“媳妇,咱俩好久没那啥了,整一把呗?”

  “你昨晚寻思什么了,现在怎么整?”

  即便我跟汪金叶已经发生过不少次关系了,可说到这种话题的时候她还是很害羞。

  “昨晚你爸不在家么,我哪敢啊,要不,咱俩别回学校了,直接去旅店得了。”

  我指了指刚刚一闪而过的旅店说道。

  “你做主就好。”

  “司机,靠边停车!!!”我扯着脖子喊道。

  我们下了车,直接进了旅店,你们懂的。

  事后,汪金叶去卫生间刷牙,一边刷牙一边说:“你现在的恶趣味怎么越来越严重,哎,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纯情小男生了。”

  我从后面揽过她的腰,神清气爽的说:“都说女朋友给自己用这招,才是真爱他的表现,我相信你是真的爱我啦。”

  “那你也给我用这招吧,哈哈。”

  说完她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

  “可以,我刷刷牙。”

  后面的细节我就不细讲了,大家自己寻思吧。

  总之我们把能玩的都给玩了一个遍,就喜欢她的这股害羞劲,那是装都装不出来的。

  翘了一天课,抱着必死的决心回到班,让班主任给我这顿骂……

  汪金叶就比我好得多了,她就说她爸爸突然出事回来了,班主任不仅没说她,反而关心她。

  哎,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么。

  就因为翘了一天的课,我他么足足拖了一个星期的办公室。

  转眼间,还有三天就要放假了,期间那个亮亮多次联系汪金叶,尽管汪金叶屡次拒绝,可他仍不放弃,就像狗皮膏药一般。

  这一天,正在班里打闹的我们,刚好在阳台看见这一幕。

  汪金叶跟辰光两个人并排走着,是往学校正门口的方向走去,离得老远,隐约的就能看见门口站着一位穿着黑色半截短袖的少年,因为离得太远,并不能看清他的容貌,据我猜测,此人百分之九十九应该是亮子了。

  我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她们走过去,汪金叶还是背着我去见了他。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