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几个看着在雨中一边大笑一边狂奔的我,摇摇头叹息道:“这货是疯了吗?”

  赵球话音刚落,就感觉大腿传来一阵凉意,老艾得意的哈哈一笑。

  “你老妹的大裤衩,脱我裤子。”

  赵球火了,感受一把心飞扬透心凉的感觉后,张牙舞爪的向老艾扑了归去。

  “哈哈哈,带我一个。”

  雪峰见挺好玩,跟着老艾一起扒赵球裤子,这三个大傻叉就在雨中大闹起来。

  而我跑到门口等我时候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是离开了吗。

  我苦涩一笑,也对,聊天也得选一个好一点的地方,谁会傻呵呵的在这呢。

  原本兴致冲冲的跑来与亮亮一较高低,大声告诉他我才他么是小仙女的男朋友的时候,她们却都没在,我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颓废的蹲在地上。

  隐隐约约我感觉是自己太看得起自己了,人家或许根本就需要我出面。

  呵呵,我自嘲一笑。

  张耀阳呀张耀阳,你对于她们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的存在吧,你当年狠狠的伤了方柔心,如今老天派了好多女孩来伤你,这是对你的惩罚,我可以说一句活该吗。

  更'新最}:快uC上g

  “你在这干嘛呢,会感冒的,疯了啊。”

  就当我自怜自哀的时候,一道带有急切的语气从身边传来。

  我慢慢的抬起头,脸上由悲情的表情变成惊喜,紧接着大喜!

  “小仙女!!!”

  我一把扑进她的怀里,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孩子见到自己妈妈一样,那份温情,谁能懂。

  小仙女没有跟他走,没有回到他身边,我很确信,不然她不会将自己的校服脱下来用来当我们的遮雨伞。

  在雨中,我捧着她泛红的双鬓脸颊亲吻起来。

  她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很配合的跟我拥吻着。

  雨越下越大,它冲刷着这座城市的肮脏,洗涤着我内心的灵魂。

  我太开心了,以至于忘记怀里这个柔弱的女子不能像我这么一个老爷们一样淋雨。

  我挽着她的手臂,将头靠在她肩膀上,我们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双吉的家了。

  在远处一直没有走的张亮目睹了这一切,眼神里的恨意越来越浓,手指头上的指甲深深地抠进肉里也浑然不觉。

  ……

  回到家中以后,我俩身上的衣服全都已经湿透了,她爸也没在家,她将窗帘一拉,就开始脱衣服,紧接着又将上回我放在她家让她给我洗的干衣服给拿了出来,她说:“这么大的雨你在门口干啥呢?”

  “我……我……”

  我了半天也没好意思说看见张亮来了,我特意去找你们的,显得好像我多小心眼似的,万一她再来句我不相信她岂不是尴尬了。

  “你都看见了?”

  好吧,她率先开口,倒是令我挺意外的。

  “嗯……在班里不小心的时候看见的。”

  “那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来?”

  距离她俩在门口见面,我在去的时候已经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

  “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去,你也没有给我打电话告诉我。”

  我有些埋怨的说了一句。

  “我怕你俩这性子见面干起来,就没跟你说。”

  她了解张亮的,远比了解我多得多,即便如此,我还是有些小小的吃醋了。

  “你们都聊什么了?”

  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先洗澡吧,一会着凉在感冒了。”

  她一愣,继而拉着我去卫生间“你不怕你爸一会儿回来撞见吗?”

  “不怕,他知道咱俩处对象了,我跟他承认了。”

  他爸不是傻子,每次都能碰见我,还给带她家过夜了,她爸能不明白么,没好意思问我,却在无意中漫步经心的问过汪金叶一次,她承认了,她爸也没说什么,我给她爸留的印象还是很ok的。

  我大喜,自吹自擂:“像哥这么一表人才,岳父都得抢着要我。”

  “呵呵,你摊上这么个岳父也够你操心上火的,到时候就是不知道你爸妈他们……”

  她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甭管他们,他们特开明,你放心好了。”

  技校谈恋爱,真的无所谓,因为还有一年,我们即将步入社会,既没有高考的紧张,也没有上大学以后对未来的迷茫憧憬,毫不客气的说,如果说哪种学校毕业能结婚的成功高,毫无因为就是技校。

  “那就好。”

  她点点头说道,我心里也是开心的不行,她都跟我聊到谈婚论嫁这一块了,至于那个亮亮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吧?

  “嚯,你身上这么多灰,多久没洗澡了。”

  小仙女给我搓后背,也不嫌弃我。

  北方跟南方不一样,我后来在深圳呆过一段时间,那边天天洗澡,一天不洗浑身难受,每个人几乎都养成中了这种习惯,我觉得可能是那边太热的事,每天都会大汗淋淋。

  在看北方,勤快的女孩子,两三天洗一遍,男的勤快的是一个星期洗一回,正常的普遍都是在十天半个月洗一回。

  我跟老艾几个是一个星期洗一回的那种选手,倒不是说我们多爱干净,而是每周六包完宿,早上就去洗个澡,周日回到宿舍睡一天,但是最近没去网吧包宿,也就没洗澡了,偶尔在打个篮球,闹一身汗,算了算日子,得八九天没洗了,身上已经脏的不行。

  “你别说我,你也一样!”

  抱着也给她身上搓出来灰的信念给她一顿神搓,结果啥也没有,好吧,我承认你比我干净。

  小仙女得意洋洋的说:“我一天也不闹,也不出汗,也不跑步,有空回家就洗澡,你能搓出来灰算你是个搓澡大师。”

  她不嫌弃我,这点令我非常满意,给我身上搓的干干净净之后,又抹了她们女人专门用的沐浴露跟香香,感觉自己干净老多了,远远不是跟老艾他们几个在一起时,随便抹点沐浴露就完活的事!

  等到快洗完的时候,欲望冲昏头脑,暂时忘记问她前男友的事,直接一把抱起她,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