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

  小仙女直接变脸了:“你刚喝完酒出去赌钱肯定输。”

  “我不带输的,他们都是垃圾。”

  赌博的人在堵之前永远都感觉自己能赢钱,本来气氛一直都不错的,最后因为这个钱的问题上,两个人差点吵起来,最后我说:“叔我兜里有钱,我入股你干,赢了咱俩出去吃烧烤喝酒咋样?”

  “好啊,走走走,比我姑娘强多了。”

  她爸兴高采烈的搂着我就往出走,我在悄悄的对她眨了眨眼睛,意思就是你爸我看着他,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待到我俩走后,屋内变得安静起来,她忽然的就笑了,是一种幸福的笑容,看着桌子上还残留的剩饭剩菜,第一次让她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要知道,在一个人很无助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来了这么一个人笑呵呵的就帮你解决掉或者给分担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动。

  嚯,一进屋一股刺鼻的烟味扑面而来,这是什么味道!让我一个“老烟民”都受不了的烟味,这个屋子里一共有七八个人,每个人嘴里都叼着烟,他们岁数小的二十五六岁,岁数大的四五十岁,在一起不分老少的开着各种玩笑。

  汪金叶的父亲显然是这里面最能聊的,一进去随便说了几句话以后,气氛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这些人看来,这货就是来给他们送钱的。

  #zDw

  赌场无父子,你就是输的倾家荡产又能怎么的?

  他们还问他我是谁,汪金叶的父亲就笑呵呵的说我是他儿子。

  众人不太明白,刨根问题的说:“你不就一姑娘吗,啥时候多个儿子。”

  “你管那么多干啥,玩不玩?兜里钱揣的够不够,别不够输的,还得回去取,快看看你卡里的余额。”

  汪金叶父亲打趣道,拿起牌以后款款而谈,谈笑风生简直跟家里在客厅闷头喝茶水的他判若两人。

  “我一会儿给你干的都找不到回家的路。”

  这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完全没有尊老爱幼的意思,事实上汪金叶的父亲也不需要你尊老爱幼,咱们在一起赌钱,那就是赌友,扯别的都没用!

  经过这次赌博,我就感觉她爹跟他么赌圣周星驰一样,让我嗷嗷的崇拜他,我俩仅仅揣了五百块钱过去推牌九,人家最少带三千块钱才敢上桌子上。

  第一把她爸只压了三百块钱,但是之后,有多少压多少,就跟梭哈一样,五把牌,手里从五百块钱翻到一万两千多,这种要么赚翻了,要么一把输精光回家睡觉的堵运气打法,看的我热血沸腾。

  她爸就负责配牌,我就负责收钱出钱,配合的很完美。

  “全压!天门,一万二!”

  她父亲开口说道。

  我也不懂推牌九啊,但我会拦着他啊,就说:“叔,咱们连赢五把了,让着他们点,这次少压点?”

  她爸明白我啥意思,想了想说道:“行,那少压点吧,听你的。”

  我嘿嘿一笑:“一百,天门。”

  “靠。”

  这帮人顿时不乐意了:“都他么干了我们一万来块,你就压一百?玩呢。”

  “多压点,没几波事。”

  她爸面子挂不住了,就让我多压点,我估计以前她爸能把钱输光就是因为太好面,不经劝。

  “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之前不也是压了一百?”

  我立刻回怼他,什么玩意,人愿意压多少钱就压多少钱,跟你有他么什么关系?

  都知道推牌九这玩意,只有推的人赢钱的几率才会大,他之前输光了压过一回一百块钱,后来从放局子的老板那借了两千主推,这回别人压一百就不干了?就必须让你赢回去是不?

  “那都是什么的事了,现在一百不收了,最少也一千,玩不起别玩。”

  这是典型的要刚一下子呗?咋的你岁数小,就能说这话,我岁数更小,说话更不怕得罪你。

  汪金叶的父亲四十多了,不愿跟你较真,那我能贯彻你么,我来是干啥的,是带着她父亲来给你输钱的。

  于是我就梗着脖子起哄哄的说:“最少一千是不?上不封顶呗?”

  “随意!”

  他不屑的笑了,将自己银行卡拍出来,汪金叶父亲穷成什么样,他不是不知道,至少自己结完婚,家里有点存折,使劲干一下子,不定谁输谁赢呢。

  “那行,这把我压一万二,你要是输了,你怎么赔?”他账面上不过只有刚刚借的两千块钱而已。

  “你管我怎么赔干嘛,不欠你的就完了。”

  “呵呵。”我笑了:“那你管我压多少钱呢,陪你赌就完了。”

  “我没工夫跟你打嘴仗,你压不压?”这人被我气的冒火。

  “我也没工夫跟你打嘴仗,我要是赢了你也不够赔我的啊,别跟我说什么手机转账,去银行取,你出了门,跑了,我上哪找你去,手机我岁数小,没绑卡。”

  “在一起赌了这么久,为了区区一万块钱我还能跑咋的。”

  我俩的对话直接让原本就输钱的他们火冒三丈,尽管汪金叶父亲好几次想拦着我,但动了动嘴角,终究没有开口,反而心里很爽。

  他不是没脑子,就是太他么好面子,许多他不好意思说的话,今天都让我说出来了。

  他也不傻,这些人老坑他钱,他也知道,但是自己就好赌,管不住自己啊。

  “是,你不能跑,那你给你哥们或者你媳妇打电话叫他们送钱过来,我就压,或者你管这几个人大哥借钱,我也压。”

  不吹牛逼,他管他朋友借钱说赌博,谁能借他?按照他那个岁数的朋友圈,谁没有家庭,谁不过日子?谁会把钱借给你,你赢了还给我还好,你他么输了呢,你敢告诉你媳妇吗?你不告诉你媳妇你拿啥还我,我他么还需要过日子呢。

  在一个,我听我爸说过赌场一起玩这个不借钱都是有数的,一旦借钱就给点子借没了,最最最主要的就是,都是在一起赌博的人,你今天借钱给这个人了,那不就是得罪汪金叶的父亲了么,得罪他了,以后他不来了,你们他么赢谁的钱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