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么存心来找事的吧。”

  剑拔弩张过后,这小子面子终于是挂不住了,将手里的扑克直接甩我脸上了,众人一愣,赶紧去拉着他。

  “我*你妈!”

  我也火了,随口破骂一句,还没上去呢,我旁边的汪金叶的父亲就冲上去了,挥着拳头就像一头蛮牛一样往上冲,两下就给这小子轮倒了,然后这帮人就开始拉着汪金叶的父亲。

  我趁着机会,拎起板凳对着他咣咣一顿砸,在我们爷俩的齐心合力一下,给这小子砸蒙逼了。

  但是他不服,依旧破口大骂的骂我们,扬言要整死我们,拿出电话在电话本里找了一圈,也没能找到能帮他过来干仗的朋友。

  别看他通讯录人不少,都是些酒肉朋友,在一起吃喝玩乐行,一到真章哪有来的,如果有,就不会连一万块钱都借不出来。

  我们爷俩越战越勇,打到正嗨的汪金叶父亲都跑去厨房拿菜刀来要轮他了,最后给警察都招惹过来了,这场闹剧才停止。

  在警察来的那一刻,我偷偷的将这一万两千块钱踹进裤衩里一万一千五,手里只留五百。

  这帮警察很有素质,他们不会翻你们的兜,只会将桌面上的钱给拿走。

  之后就是进警局录口供,这些都没的说。

  警察跟我也算是熟悉了,他们挺疑惑的,以前都是她爸把惹事,我帮着跟着在解围,今天我咋还跟着闹上了呢。

  不仅我疑惑,一会儿来的汪金叶也无奈!

  趁着汪金叶没来之前,我俩蹲在公安局的小屋里,她爸说:“一会儿我姑娘来肯定又得生气,你好好哄哄,跟她认个错,知道吗?”

  看,她爸醒酒以后比谁都懂事。

  “你这咣咣的大拳头轮人家,凭啥我去认错啊,你也得跟你姑娘认错。”

  “我这是看你挨打了,我才动的手。”

  当爹的怎么可能跟自己孩子认错。

  “那意思这事赖我了呗?”

  “能不赖你?要是我直接梭哈就啥事不带有的。

  “对,赖我!”

  我他么算是对这个老爷子无奈了。

  ……

  片刻功夫后,我俩低着脑袋在客厅默默的抽烟,谁也不说话,面前站着差点被我们气乐的汪金叶,一个人能被气乐了,你说我俩得多气人。

  “还有脸抽烟,给我掐了!”

  汪金叶一声令下,我默默的将手中的烟给掐了,她爸寻思了一下,也给烟掐了。

  她说她爸:“你赌博去了,我没拦着你,但你能不能不惹事?每次都干仗,家里多少钱够你这么打的。”

  她爸表示自己挺无辜的:“闺女,这次真不能赖我,是那个人给他打了,那你说我能看着么?本来就是你男朋友,还是我带去的人,能忍心看他受欺负吗?你爸就是在窝囊,也不能让他受欺负!!!”

  她爸这话说的铿锵有力,慷慨激昂,整的好像真的是我的错一样,我也不敢废话呀,帮老丈人背锅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么。

  阳哥现在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哇,这个臭不要脸的,我幽怨的看了眼他,希望他能感觉自己的良心隐隐作痛,然而他没有,只见他嬉皮笑脸的起身对他姑娘说:“闺女你先训他,这么晚了,也都饿了,我下楼去给你买你点小烧烤,还是老一套呗?”

  “多加几分生蚝。”

  “偶啦。”

  我太羡慕她爸了,就这样逃跑了。

  果然在下一秒,汪金叶就狠狠的瞪着我,我就微微一笑看着她,再然后她就气乐了,扑哧一声笑出来,用小拳拳吹我胸口:“小冤家我都对你无语了,说好的是去看着我爸,咋还跟他一起干仗呢,我爸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因为你打起来的?”

  “是,下次不会这样了,你看这是什么,噔噔噔。”

  哎,就说是吧……我从裤衩子掏出这一万块钱给她:“这是我们爷俩赢得战利品,你爸赌博这气势超牛的,只要有人控制他,拦着点他,基本输不着啥钱,呵呵。”

  “你还挺崇拜他,我都没愿意说你,哪有带自己老丈人出去打仗的,说出去都让人笑话死,也是服了你俩了,我怎么摊上你俩呢。”

  汪金叶特无奈。

  “好啦媳妇不要生气了,要不是那个人嘴贱,我也不能动手,说实话,你爸打仗真猛,他上次喝多跟我俩摔跤,绝对是让着我了……”

  她将钱放好以后,略感疲惫的说:“原本一个就让我操心,这下多了你,以后的生活,想想都觉得……刺激。”

  “哈哈,你的世界会因为多了我而精彩的。”

  我俩说着说着就动情了,完了我就要去亲她。

  “买回来了,快趁热吃。”

  她爸突然回来了,吓了我俩一大跳,原来刚才门就没关严,我俩迅速分开,及其尴尬。

  他爸动作明显顿了一会儿,咳嗽两声就去厨房了。

  汪金叶羞涩的嗔怪的看了我一眼,跑去厨房吃烧烤去了。

  更6新最_W快?上'、

  我笑呵呵的也跟着去了,她爸嘎嘣又起开一瓶啤酒,这个酒蒙子,没治了。

  打这之后,她爸只要有功夫就得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她家,跟他俩去赌钱,因为他发现一个规律,只要带着我,他就能赢,不带我,必输无疑,我俩后来也惹过几次事,每次都是二打一,能不赢么,一时间,我俩在他们的那个小圈子还有点出名呢,我越来越喜欢跟他爸厮混在一起了,尤其是放暑假的时候,前几天一直在她家呆着,跟着他各种驰骋疆场,她爸这人既逗又讲究,特别好,至少我觉得对我挺好。

  尤其买烟的时候你就能看出来,他抽四块钱的灵芝,给我买玉溪。

  他爸也不像之前那样颓废了,虽偶尔有闹心的时候依然喝酒,但已经改了不少了,回家也知道买菜了,一整我就拉着他去菜市场给她闺女买好吃的回家,小仙女说她现在超级幸福。

  不过,睡觉就成为我们的难题,小仙女在她的卧室,我在她父亲的卧室,而她父亲在客厅中。

  最开始我以为她爸是怕我睡沙发不习惯才让我睡他卧室的,后来才明白,怕我跟他姑娘那啥,他在客厅看着我们!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