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的变化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始终觉得这个地方的美女比吉林要多。

  夏天一到,遍地都是光腿大美女,一个个嗷嗷漂亮。

  反观吉林,好像穿黑丝的更多,黑丝跟光腿,我更倾向于后者。

  小晨曦自己来接我的,智允阿姨这几天去了日本,我爸又给她找到了一个挺出名的医生,据说在治疗失声这一块嗷嗷牛逼。

  每次她见到我,都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现在的小晨曦与过年相比又变得不同了,又长大了一些。

  女大十八变这个词用在她身上最为贴切不过了,这个年级的她,相较于同年级的丫丫,秦子晴她们更加的漂亮,更加的女神,不愧有一个颜值高的母亲。

  “哥,有没有想我。”小晨曦恨不得挂在我身上。

  “没有。”我嘿嘿一乐,呲牙回道。

  “哦,你都没有想人家,生你气啦。”小嘴一厥,不满的哼道。

  我收回之前的话,无论她长得多么大,在我面前依然是个小妹妹。

  回到家,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住,有点想我妈了,说啥都要给她发个视频瞅一瞅,过了好一会儿,我妈才接,面容有些憔悴。

  我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小彩妞儿,一天也不知道给阳哥打电话是不是,不想我了呗。”

  我妈哈哈一笑,刚要说话,电话就让我爸给抢了过去:“怎么跟你妈说话呢。”

  我撇撇嘴,说道:“也没跟你说话,你接电话干啥,把电话给我彩!”

  “我在这揍不了你了是吧,跟我臭贫。”

  “你可别威胁我,现在就我跟你姑娘在家,你要是惹我,我可揍你姑娘了。”

  “……!”

  我爸无语,乖乖的将电话还给我妈了,我妈笑着说:“你爸公司最近特别忙,哪有时间哇,现在刚准备睡觉。”

  “日本哪边现在是几点呀。”

  “十一点了呗,你回家了吗?”

  “嗯。”

  跟我妈聊了一会儿,就感觉到困意了,便沉沉睡去。

  小晨曦还给我盖了通被子。

  这一觉就是睡到晚上五点多,起来后发现她正在学习桌面前写作业,晨曦的教训很好,坐在那都是笔直端正的状态。

  “哥,昊延哥刚才打电话来说晚上带我去滑旱冰,你去吗?”小晨曦见我睡醒后,便放下手中笔,跑到我跟前说了一句。

  “这货跟你天天还有联系呢?没告诉你离他远点吗。”

  我愣了下,情圣钟不传这是真的盯上我妹妹了,这么天真的傻丫头若是落在钟不传手里,美好。

  “昊延哥挺好的。”

  *zKh正版首-发#

  完蛋了,见晨曦这架势对他是一点都不反感。

  上了初一,晨曦便在学校里刮起一股晨曦风,当然,她现在虽然叫张念执,但户口本上依然还写的叫冉晨曦,在学校就得用户口本上的名字,我觉得冉晨曦也挺好听的,我叫耀阳,她叫晨曦,我们都是张浩的儿子,代表着美好的凌晨与向往。

  “我跟你昊延哥谁好?”

  “你好。”

  晨曦毫不犹豫的回道。

  “那就是了,听我的没错,你跟你昊延哥对他的态度就跟我一样知道吗,只能当哥哥一样去看,千万不能谈恋爱,不要拿我的警告当玩笑。”

  “安啦,我知道的。”

  晚上,当我跟晨曦出现在钟不传面前,这货激动的不行,捧着我就要亲:“哇哦,耀阳哥哥,想死你了。”

  “滚他么犊子,我说没说不许你泡我妹妹。”

  “冤枉呀,耀阳哥,我只是把她当作干妹妹。”

  这话听得听得咋有点别扭呢!我们来到一家滑冰场要滑旱冰,钟不传这个银贼曾多次试图手把手教我妹子滑旱冰,那我能给他这个机会吗,绝对不能,于是乎交小晨曦滑寒冰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我也不咋会,就跟小晨曦在那摔跟头了。

  “起来,完特么犊子。”

  钟不传这个臭不要脸,还是从我手里抢走了小晨曦,哎,估计这他么的就是孽缘吧。

  因为没有女伴,玩起来也没什么意思,瞎逼滑了一会儿,我就在旁边的凳子上做着,然后你就看钟不传这个骚包,抓着小晨曦的手,一会儿正滑,一会人侧滑,一会又在她面前转圈圈,惹得晨曦捧腹大笑。

  钟不传特牛逼,一个小小的加速过后,表演一记单腿滑行,眉毛一个劲地冲她条,呲着大牙花子就是个乐,然而他有点得意忘形,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石柱子,咣的一声,整个人都撞上去了,兜里的手机唰的一声飞了出去,脖子杵冰上了,给我乐够呛。

  该,活该,叫你泡我妹妹!!老天爷都不乐意了。

  “没事吧。”

  小晨曦立刻紧张的上前去扶他。

  “哎呦不行了,脑袋迷糊,妹妹,快让我靠会。”

  这个骚包将脑袋靠在晨曦怀里,一脸享受表情,哪里像是受了大伤的人,绝对装的。

  “别他么演了,走了,咱们去夜场嗨会儿。”

  “真难受。”

  “在他么装,我可踢你了。”

  我们刚走出旱冰场,就碰见了丫丫,缘分这东西真的是很微妙的,有些时候你特意不想去触碰它,却总能在不经意之间遇见。

  无巧不成书,这句话说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我更愿意把它看做为无巧不成生活,不然我这次这么低调的回来,怎么好巧不巧的就能碰见丫丫。

  显然她没有看见我,与这个面前这个男孩正在发生激烈的……拒绝吧。

  丫丫一如既往的那样暴力,回手一巴掌抽在这个男生的脸蛋上,挺无情的说:“黄平,我最后警告你一次,离我远点,我们不可能!”

  “丫丫,我……”

  啪!丫丫毫不客气的再次甩了一巴掌:”请你别他么跟我墨迹,ok?“她还是那样的暴力,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曾经我就是那个被打得男孩,也许他还不懂,一旦丫丫舍得动手打你,只有两点,第一,你是真的遭她烦,第二,她把你当成自己人。

  ”说没说离我远点,我有喜欢的人!““难道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这人仍不放弃,甚至带着些可怜与委屈的哭腔说:“你喜欢什么样的人,我就愿意变成那样的人。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