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我的脑子一瞬间就乱了,面前的佳人仿佛还如当初一样,没有变过。

  纵使我遇见百人,千人,可我始终忘不掉这个可以让我心甘情愿被她欺负的这个女人。

  想着她对我话我就一阵害怕,想带她属于别人时的样子我就tm接受不了!

  最终我的手挡在黄平的嘴唇与丫丫的脸蛋之间,如果说非要用一个表情来形容我现在的我样子,请大家看大话西游星爷与朱茵在看他心脏时的那个表情是一样一样的,特无奈你知道嘛。

  “果然你还是在乎我的!”

  丫丫咧嘴笑了,撅着小嘴:“快哄哄我,我就不生你的气。”

  “看吧,我就说你哥对我丫爷余情未了吧,走,昊延哥送你回家。”

  钟不传笑了笑,对晨曦说道。

  “哥,可是你为什么非要拉着我的手呢?”

  “哥不是怕你走丢么!”

  她俩离开后,现场就剩我们三个人了,我扯了扯嘴角,觉得自己挺尴尬的。

  比我尴尬的还有一位,那就是黄平,见到野蛮女友突然展现调皮一面,这可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一面啊,他嫉妒我了!

  “黄平抱歉,我喜欢的是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刚刚的事情我跟你道歉,对不起,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丫丫充满歉意的跟黄平说道。

  “你幸福就好。”

  黄平挺受打击的,他对我说:“最好你好好的对她,我黄平虽然傻,却从来不骗人,如果丫丫说你对她不好了,我就不会放过你,给你应有的惩罚。”

  “这孩子好像彪,以为自己是判官怎么着,还给我应有的我惩罚!醉了。”

  我挺他么无语的。

  “你别跟他计较,他家背景挺厉害的,可能是父母太聪明了,导致他智商有点不够用!”

  我俩找了一家游戏厅,买了些币子打游戏机。

  “跟她处的咋样,有我好么?”

  “没你好。”

  我没好气的回道,还是没你好、阳哥能跟她处这么久么!

  “没我好那就赶紧跟她分手呗,知道你心软,做为补偿,我答应你之前给她找广告公司的事,并且还可以答应你对我做一件为所欲为的事,怎么样?”

  丫丫的身材比以前还要好,看得我怦然心动。便龇牙问道:“真的?”

  丫丫乐了,眯眼睛说道:“当然!”

  我笑了笑,没在说话。

  ......

  日本那边,我爸差点没跟医生干起来,他气急败坏的揪着医生的脖领:“你他么不说你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么!什么他么叫你也无能为力,啊!!差钱是么,你他么说就完了!”

  我爸眼睛红红的,原本他以为智允阿姨这次有救了,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智允阿姨一个劲的拉我爸,让他不要这样、医生也给吓了一大跳:“她的这个病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她曾出过车祸,脑部本身就有伤,受到过很严重的刺激,我认为她声音突然哑了,不应该从嗓子,呼吸道做文章,而是从脑部,心理,这种说法听上午挺简单的,实则难如登天,也许有一天她突然就好了,也许一辈子就这样了。”

  医生表示无能为力,我爸也无可奈何。

  “对不起。”

  一股子深深的自责感充斥着我爸的内心,这比让她嗓子哑还要煎熬!

  智允阿姨看着我爸难受的模样,有了几分心疼,她明白,现在我爸跟她在一起纯粹是看在孩子以及自己嗓子的事上,他拼了命的想要治疗好自己,智允阿姨也害怕有一天他会因此离去,如果一辈子不能说话却能换来一辈子的爱人陪在身边,也值了,这看起来有些乞怜,但在爱情上谁是高尚的呢。

  “这么些年我已经习惯了,你能回到我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快乐,明天我就回哈市,陪耀阳去韩国玩,开心点,陪陪我。”

  智允阿姨微微一笑,整个世界都亮了。

  我爸发誓,他一定会给她治好的。

  .......

  视线扯回来,我与丫丫在游戏厅玩了一身汗出来。

  “你这游戏厅舞王不是白叫的,越来越娴熟了,是不是经常混这里没有好好学习。”

  “对呀,总来,你不要小瞧人,我现在学校比你家秦子晴还要好。”

  “你快拉倒吧。”

  我撇撇嘴根本不相信:“常年倒数第一的选手上了高中一年以后,学习就比一个常年年纪前十的学习好?你问问天上的星星,它信吗?”

  “切,不信拉倒,她上重点以后也不学习啊,成天处对象,幸好你当初你没跟她在一起、不然有你哭的,现在是我们学校有名的破鞋。”

  丫丫的话让我挺住脚步,皱着眉头说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你这个玩笑开的过分了。”

  “我真没骗你,你俩不是一直有联系吗,难道她没跟你说吗?”

  丫丫露出疑惑的表情。

  “说什么,她咋的了?”

  “她堕胎,全校都知道了,打那之后就越来越颓废,已经不是最开始的那个三好学生了,不信你问问你钟不传、整的好像我骗你是的,哎你干嘛去?”

  “你自己打车回家吧,我就不送你了。”

  听完丫丫的话我就往秦子晴家狂奔而去,跑到一半感觉又不对,又往晨曦家跑,并打电话过去告诉钟不传一定要在家等我。

  ?q)%正版首。发-'

  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我却怎么也没想到秦子晴可以变成那样的女生,我接受不了!

  “嗯,确实如丫丫说的那样,秦子晴变了,变得有些堕落。”

  “她为什么堕胎?打的孩子是谁的?为什么好好的一个女孩就变成了别人口中的破鞋?你们几个又在干嘛,为什么没人帮她?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坠落,告诉我!!!”

  我无比愤怒,过年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也就半年不到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只要一想到秦子晴这么好的女孩变了,我他么的就难受!

  “哎,钟不传幽幽的叹了口气,如果我跟你说秦子晴还带人过来打我们,你信吗?”

  钟不传被我逼的无奈了,只好跟我如实交代开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