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玩意?她带人打你们?”

  我愕然愣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要不是丫丫带着人过来,我们都得折了。”

  钟不传心有余悸的说道。

  “因为啥啊,怎么都没人跟我说?”

  “你也不在本地,说了除了能给你添堵还能干啥。”

  思绪突然就乱了,我不知所措的摸出一根烟,哆哆嗦嗦的叼在嘴里。

  无法想象秦子晴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变化之大,让我难以接受。

  钟不传看出我情绪变化,抓向我的手:“你抖什么,你还爱她?”

  “这不重要。”

  我皱着眉头说道:“她打你们是不是因为陈辉去骚扰她了?”

  “不是。”

  钟不传呵呵一声冷笑:“她肚子让人搞大了,陈辉知道了,喊上我陈业兴我们一帮人去给那个人打了,后来秦子晴就跟着那个人叫了一大帮人给我们反打了,呵呵,丫丫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消息,给高三的人全都喊来了,给他们打了。”

  “丫丫喊高三的人?她不是才上高一么。”

  我疑惑的问道。

  “咱丫爷这魅力,高一高二高三全吃,只要她愿意,一中的都能给你叫人过来。”

  钟不传有些洋洋得意起来:“阳仔,听哥们的,能跟丫丫处就还好好处吧,人漂亮,性格招人喜欢,办事大方,讲究,大大咧咧整天嘻嘻哈哈没啥心眼子,还能保护你、多好的一丫头,你都不知道多少人梦中的女神,尤其上了高中以后,她比在初中那会还火,就刚才你看着跟二愣子那小子,他爸妈是教育局当官的,嗷嗷牛逼,丫丫说抽就抽,一点都不惯毛病!无论谁追她,都给拒绝了,这样的姑娘哪找去。”

  “哪找去?我现在的女朋友就嗷嗷好,比丫丫温柔多了,不信哪天我领你看看就知道了。”

  “放你大爷的罗圈屁,我他么怎么就不温柔了,来,你他么好好跟我说说。”

  丫丫突然出现了,一把耗住我的耳朵,一副要干死我的样子。

  mmp,看到这里,我感觉自己都不用解释了!

  “你啥时候来的?”

  “前后脚就到了,听半天了都!”

  我幽怨的看了眼钟不传,我说这怎么咔咔一顿吹丫丫的好呢......感情早就看她来了,也不知道提醒我一下,我是不是也夸两句!

  钟不传嘿嘿一笑,一副与我无关的表情。

  我也没什么心思跟她们闹,当下就决定给秦子晴打一通电话,看看到底是不是如她俩所说的那样,变的如此不堪。

  我打了几个电话过去,通了,却没人接。

  钟不传说:“别打了,这个点不定在哪蹦迪呢。”

  “你知道?”

  我斜楞眼睛问道。

  “你要找她?”

  “废话,走!”

  “哎,你找她干嘛呀,愿意变成啥样变成啥样呗,我跟你说这么多不是想让你找她,是想让你看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人不值得你去爱,她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但有些人呢,刚开始可能接近你的目的是不纯,但她不会忘记初心,知错就改,任凭世间浮华,仍然对你真爱不变,比如我!”

  N,最新m章}*节上◎‘‘

  我挺住脚步,眯着眼睛说:“别她么不要脸,自己夸自己有自己吗?”

  “你妈了个笔你在骂我我真急眼了!”

  我不想跟丫丫打嘴仗,在钟不传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一家夜场,这个夜场在哈市这边只能中下等,但它确实招人,很受这批学生党的喜爱,因为便宜。

  这个时间段正是人最多的时候,在外面就听见叮咣的吵闹声,眉头一皱,总觉得这种地方与秦子晴的性格格格不入,这种强烈的反差感让我很不适应。

  钟不传说:“平常她们就在这里玩,今晚能不能碰见纯看运气了。”

  我们几个便进屋一顿寻找,因为这里面灯光很昏暗,只能挨个挨个桌子上找,好多姑娘都在拎着啤酒,穿的特暴露跟他们划拳呢,输的人要么被亲一口要么就坐男生的腿上的,看的我直犯膈应,心想以后找对象说啥不能找混夜场的当女朋友,那脑袋上你的哇哇绿。

  平常我们几个也去唱k,但大家都只是在一个包间里嚎两嗓子也就拉倒了,不像这里娱乐活动这么多,而且各个都挺开放。

  丫丫比较适应这里,时不时的跟着节奏还晃俩下,她的律动感比较强,从跳舞机上就能看得出来。

  我们三个决定分头找下去,都注意点手机就行。

  终于在不远处的一个卡台里,让我碰见了秦子晴,她画着浓浓的妆,穿的吊带超短裙!旁边一个男孩将手揽在她腰间,两个人似乎在说着什么,偶尔她还会笑着跟人碰酒杯,漏出的那暧昧笑容就让我无法接受,完全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尤其当我看见她手指夹着烟,熟练的吞云吐雾时,一股无名火从心里窜了出来!

  “跟我走!”

  一个健步窜了上去,伸手拽起发愣的秦子晴就往出走。

  “干嘛,松开我。”

  秦子晴想要挣脱我,似乎不愿意跟我走。

  “你他么谁啊?”

  一个叼着烟的男孩忽然站了起来,这几个人呼啦一下子挡住我的去路。

  “滚!”

  刚才就是这个人给秦子晴点的烟,本能的我就觉得是他给她带坏的,没由来的对他没有任何好感,声音也变的冷了起来。

  “你骂谁呢?”

  这人一愣伸手指着我骂道!

  我抬手就是一炮子,就给人轮倒了。

  旁边这几个人抄起酒瓶子就要来砸我,这时候秦子晴大喊一句:“别她么打了!”

  众人纷纷助手,秦子晴对刚刚让我干了一拳的那个人说:“超哥这我朋友,我跟他出去聊聊。”

  这个叫超哥的用手指了指我,那意思你给我等着,我没贯彻他,接着他说:“晴晴用我跟你出去不?”

  秦子晴摇摇头:“不用。”

  然后我俩就一起走出酒吧,一路上我都是在牵着她的手,走出酒吧那一刻,我将她的手有些厌恶的甩开!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