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出手机调成自拍模式,放在她眼前,怒吼道:“秦子晴你他么好像s……b,自己看看画成了什么鬼样子,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秦子晴吗,啊!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咋就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我头一次这么凶她,她短暂的愕然过后,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画的浓妆艳抹也都哭花了,极其委屈的蹲在地上。

  我插着腰气的不行,完了一看见她哭了,顿时有点后悔,语气也软了不少:“别哭了,咱回家。”

  她奋力的甩开我的手:“不,我不走!我不回家,他不要我了,孩子没了,所有人都在嘲笑我,没有人关心我,我也不需要谁的关心,更不需要谁的可怜,我现在这个样子多好,想抽烟抽烟,想玩就玩,想几点回家就几点回家,想他么跟谁睡就跟谁睡,不用任何人乞怜我,男人就是我的玩物。”

  啪!

  听到她这么说我的心都碎了,气的我抽了她一个特别响亮的嘴巴;“放屁,什么他么叫没人关心你,什么叫他么谁都看不起你!啊,你还有你的父母,你现在这副鬼样子,他们多伤心,你现在这副鬼样子,我多心痛!不就几爸一个老爷们吗,他欺负我,我替你出气!”

  “你打我?!”

  秦子晴捂着自己的脸颊;“张耀阳连你都欺负我,我跟你拼了!”

  随后秦子晴就像疯了一样打我,挠我,垂我,咬我。

  '&最%新,章‘节.上AW;T

  “你打吧,只好你能发泄掉心里的委屈,你使劲打我!”

  我冲身后出来的钟不传他们摇摇头,示意他们不要过来,秦子晴需要发泄,她太压抑了。

  一个人变化这么大,跟她心里的压力也是有着分不开的联系。

  试问,曾经一个三好学生,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父母之间的乖乖女,男孩子心中最理想的初恋对象,如今变成抽烟,酗酒,泡吧,堕胎,从万人捧,到万人唾弃,她的内心遭受何等煎熬。

  她有错吗?只是误爱上一个人渣而已。

  她打的累了,渐渐的停止手上的动作,紧接着像是抽干了全身力气一样坐在地上喃喃自语着:“他不要我了,孩子没了,你知道吗,我父母嫌我丢人,打我,我受不了了就跑出来了,发现有了孩子的那一刻,王伸跑了,只给我留下一千块钱就跑了,没人管我,没人爱我。那一刻我真的好无助。”

  一阵风吹过,尽管这是夏天,我还是感受到丝丝凉意,想象着秦子晴跟我说的那个画面,脊梁骨不自觉的发冷。

  我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边,然后将她拥入怀中,说道:“你不孤单,你还有我,只要我张耀阳还活着,这个世界就不会有人敢欺负你,给王伸打电话,我要让他血债血偿!!”

  接着我就用手将她眼泪抹干:“不哭了,妆哭花了就不好看了。”

  “恩恩。”

  按照以前,秦子晴听我要打架,她绝对会拦着我的,可今天没有,她主动给王伸打起了电话,说是要约他见一面,可王伸现在见到秦子晴就躲得远远的,根本不见她!

  “他不出来。”

  秦子晴苦笑道:“他现在见到我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他不会来的。”

  “再打。”

  然而在打过去就是电话已关机。

  这个王八蛋,是逼着我亲自找他呢是吧。

  “咱先回家。”

  “我不回家!”

  秦子晴挺倔犟的:“我跟他们赌气呢,不回家!”

  “那就先上我那,回头咱再说。”

  “我让你们走了嘛。”

  超哥领着一帮人出来了,将秦子晴拉过他的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这女的是我的人,我让你领走了吗?你就走!”

  “你他么的挨揍还没挨习惯是吧?”

  出了酒吧我才看清,这他么哪是学生,一看就是社会上的青年,但岁数不大,估计也就是高中刚毕业,或者高三没毕业被开除那个年龄段,脑袋上染的五颜六色的毛就能分辨出来,他认为自己这是时尚,其实就他么的就是非主流,像个s……b似的。

  “你算个几爸。”

  超哥回头看了眼秦子晴:“你这朋友说话挺冲啊,不给他点教训,真不知道徐宇超的力度!”

  “超哥,我跟他说说,你别生气。”

  秦子晴有些怕他,走上前对我说:“要不你先回去吧。”

  “怕他干啥?”

  “我不是怕,我只是……”

  “只是什么?”

  “……!”秦子晴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有求于我,我帮她摆平事,她今晚要陪我睡,懂了吗?逼崽子。”超哥趾高气昂的搂过秦子晴,仰着下巴对我说了一句。

  “求你麻了个痹!”

  看见他这个贱爪子搂秦子晴我就火大,一把耗住他这非主流的头发往下一拉,抬膝盖就嗑在他脸上,这人挺抗揍,晃了晃脑袋,从兜里掏出一把刀就向我这边捅了过来!

  钟不传一看上来就动刀了,玩的有点大,眼睛四周扫了一圈,捡起倒在门口的棍子,轮了过来。

  超哥动手的时候,他身边的这几个人也跟着动手了,不过他们都是奔着钟不传打的,而我跟这个超哥面临着一对一的情况。

  这逼奔着我的胳膊就是一顿滑,我还有点突突呢,打架就动刀,他肯定也是想吓唬住我就拉倒了,因为他滑的地方都是胳膊,大腿这种不会致命的地方。

  而我自从用铁锹给高兴轮倒以后,我就深知恶人就得恶人治这个道理,于是乎,我几乎赤手空拳的对着这个刀就抓了过去,脸上青筋暴起,眼珠子快从眼睛里掉出来了,他没敢往出抽,毫无疑问这把刀要是往出抽,劲大的是可以给我手指头都划掉的。

  他这种小垃圾,就是能欺负欺负学生,从学生那整点小钱也就顶天,让他给我手指头整掉了,他不赔钱啊?

  “你最好他么的别惹我!”

  说话的同时,我的手开始发力,鲜血就从这把刀上往下滴。

  见过虎的,却没见过连手指头都不要的。

  为了秦子晴,我他么的连命都能嚯得出去,手指头算个几爸!

  我这辈子用整个青春去爱的女人,让你们给我糟蹋成这样了,我他么就忍不了。

  他哆嗦了:“有能耐你松开,看我攮不攮你就完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