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屁,她堕胎的时候你在哪!怀孕之前为什么不保护好她!能玩不能负责,要你活着有何用!”

  不说这个还好,越说我越火大,这一棍子直接照他脸闷了过去,鲜血瞬间洒满地!他疼得差点昏过去。

  “......耀阳!”

  陈业兴他们吓坏了,赶紧将我拉住。

  “松开我!

  我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拿剪刀开始剪他头发,你他么不是帅么,老子给你剪成秃嫖,我看你哪帅!

  不一会儿就给他的头发剪成狗啃的,我不解气,拿起一个矿泉水瓶子,揭开裤腰带就往里滋尿,陈辉眼睛一瞪:“草,还是你会玩带我一个。”

  我尿完他尿,他尿完钟不传尿,等着陈业兴尿的时候,这货有点脸红:“你们三个转过去,别他么看我,我尿不出来。”

  “快他么点的!”

  我们几个将头撇向一边,又不是小姑娘看着有啥上不出来的。

  嘘!

  不一会儿我们几个就听见口哨声,感情这货自己给自己吹口哨呢,差点没乐死我。

  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霸气性格,差点就让这货给我整没了。

  “快点的。”

  “催啥玩意催,尿一手。”

  “嚯,你这什么味儿?”

  这个尿瓶子接过来差点没给自己熏死。

  “四个人尿尿,混在一块你说能有啥味儿!”

  陈业兴没好气白了一眼:“为啥我尿尿是黄的,你们都是白的?”

  “你他么多少有点上火,没事少吃点辣的吧。”

  “你们要干什么。”

  王伸都他么懵了,看见我拿着尿瓶子在他面前晃悠,他发出作呕的味道。

  “喝下去。”

  蹲在他面前,我淡淡的说道。

  “啥?”

  他瞪大了眼睛:“你让我喝你们的尿?”

  最新!U章节,N上MqiL

  “呵呵,一会还让你吃屎呢,你信吗?”

  “……!”

  王伸沉默片刻:“有多少错我都忍,把秦子晴叫来,我当面跟她道歉,告诉她,我不躲着她了。”

  “哦,好,钟不传……算了……陈业兴你去给亲自清接过来。”

  本想叫钟不传去的,他那个车技,我怕俩半路出车祸死道上……

  现在就剩我们四个人了,我想了想,对他说:“尿趁热喝,一会儿你给秦子晴道完歉,这个还得喝。”

  “……!”

  他咬牙说:“士可杀不可辱。”

  “我他么在这跟你俩下象棋呢,*你妈!”

  陈辉一巴掌给他轮了。

  “耀阳,不传你俩把他给我摁住,我灌!”

  咕咚咕咚,四个人的尿顺着王伸的嘴里便倒了进去。

  呕!王伸干呕的眼泪都出来了,嘴巴闭的严严实实的。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呕。”

  王伸留着眼泪一边吐一边惊恐的看着我们。

  “*你妈,你给我喜欢十来年的姑娘给糟蹋成那逼样,你说我要干什么!”

  砰!

  我一脚闷他脸上,气的咣咣又雷他一顿。

  随后场面有些安静,只有浓重的喘息声,以及尿骚味。

  “王……王伸。”

  秦子晴来了,看到血腥的一幕,眼里闪过不忍。

  “子晴救救我,我做了,看在我们曾经的份上,我求你放过我吧。”

  王伸见到秦子晴就跟见到救世主一样,不停的磕头,不停的道歉。

  “……!”

  秦子晴扯了扯嘴角,眼里闪过犹豫:“耀阳……”

  “随便你。”

  我两手一摊,随意的耸耸肩,就在那抽烟:“该出的气,我都出了,你说咋办就咋办。”

  “晴晴,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们和好吧,我会对你负责人的,我该死,对不起,晴晴。”

  王伸此刻就像一条摇摇乞怜的哈巴狗,跪求着那一丝丝的可怜,我又不能杀了他,只是折磨他而已,用得着这样吗?

  他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极度虚伪的人而已。

  怕了,王伸确实害怕了,他不知道我什么路数,但我一出手就给他整的这么狠,他真的哆嗦了,此刻除了秦子晴没人能帮他。

  “哦,对了,你要是想报警也可以,先去打听打听,刘鹏跟张健洲是我什么人,呵呵。”

  “不敢,不敢。”

  “算了吧耀阳,他已经得到教训了。”

  秦子晴终究心软了。

  呼!

  从地上弹起来,我将还剩半根烟屁撕开他的裤裆对着里面就扔了进去。

  就听见滋啦一声,他的几爸猫烧着了,在地上一顿打滚。

  “疼,疼,晴晴救我。”

  王伸打声的求救着。

  “别动。”

  我一把拦住秦子晴,就让他静静的看着,真不要个逼脸了,还求跟他复合,你算干啥的?

  秦子晴的身子开始哆嗦,我知道她心疼了,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她是动了真感情的。

  尽管王伸喊得撕心裂肺,我始终让晴晴站在原地,就那样给我看着。

  “他会烧坏的。”

  “那是他的报应。”

  我无比淡漠的看着他裤子上着起来的火,越着越凶。

  “你这等于是废了他。”

  秦子晴终于忍不住了,挣脱我的手,跑上前给他裤子上的火扑灭。

  我眼角抽了抽,终于,她还是心软了。

  “呵呵。”

  我失望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你走不走?”

  陈辉没什么情绪的问道。

  “可是他?”

  “他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是原则原谅他吗?你到底是有多贱。”

  陈辉忍不住骂道:“耀阳为啥让你过来,你心里没点数吗?”

  “他给人烧坏了,他叔在厉害他也会出事的!”

  秦子晴一愣:“我这是为他好,你们给他点教训就得了。”

  “哈哈哈。”

  陈辉忽然大笑起来:“那你呢,你遭罪的时候他有没有为你求过情?”

  “……我们走吧。”

  秦子晴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跟着陈辉我们往出走,留下一脸不知所措的王伸,是生是死跟我都没关系了,刚刚有那么一刻,我真相给他蓝紫砸碎他,让他以后不能祸害别人。

  到最后我选择用烟头滋,说实话还是有点不敢,社会上的手段我耍不来,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

  车内的气氛没有因为整了王伸而感到有任何的兴奋,全都压着。

  还是陈辉率先开口:“耀阳你上了技校以后打架怎么这么狠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