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这个羞涩的笑容,她只属于张亮。

  如今这副笑容再次出现的时候,却让张亮感到极为陌生。

  他后悔了,真的后悔没能把握小仙女这样的女孩儿。

  他没有办法想象没有小仙女的日子要怎样过。

  如果遇见你,其她的姑娘都已经变成将就。

  他不能失去他,张亮决定使用大绝。

  双腿微屈,慢慢的跪了下去:“我张亮活的潇洒,过的坦荡,从来没有求过人,也没给任何姑娘下过跪,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今儿我就想跟你表个态度,我真的知道错了,如果你还是不原谅我,那就打我吧。”

  啪!啪!啪!

  张亮拉过小仙女的手往自己脸蛋子上一顿呼。

  “别这样。”

  小仙女用力挣脱,往后退了几步,与他保持距离:“张亮,你不是这个样子的,请给你自己留点尊严。”

  当当当。

  张亮跪着往前走了好几步,再次扑到小仙女的身边,哭的大鼻涕都流出来了,各种跪求,均惨遭小仙女的拒绝。

  最终小仙女不想在这里呆着了,她没什么情绪的说:“我真的已经不爱你了,我爱上别人了,再见。”

  小仙女离开了,离开这所充满她青春的学校,一路上边跑边哭,她真的忘记了吗?

  没有,但她深知他们不可能回去了。

  更H:新4v最+快G上A…o

  那就,一心一意的跟阳哥过吧。

  爸爸说的对,碰见在最困难的时候碰见让自己最开心的那个人,不好好珍惜,万一丢了呢,她可不想把这么好的帅小伙给别人。

  “贱人!”

  等到小仙女离开后,张亮从地上站起来一脚踢翻前面的桌子,拳头狠狠的砸向墙壁:“张耀阳,你他么给我等着……”

  “你怎么来了。”

  跑到家楼下的小仙女一把撞在我身上,撞了个满怀,微微错愕后,赶紧擦自己脸上的眼泪。

  阳哥在思前想后最终决定还是来吉林找她,待到智允阿姨没下飞机之前,我就让晨曦转告她,韩国我他么不去了,我要陪着我的小仙女,不能让她有半点损失,也不能给别人半点接近他的机会。

  当下便马不停地的要打车过来,恰巧碰见健洲叔的一个同事要开车来吉林,我就坐顺风车干来了。

  “我寻思过来捉见,想不到,没成功。”

  我嘿嘿一乐,替她抹去眼角泪滴,她这副样子不用寻思肯定是去张亮了。

  “呜呜呜。”

  她扑进我怀里就是一阵哭,我安慰了好一会儿后,小仙女主动向我吻了过来。我俩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吻着,吻了一会儿我就不行了,就要跟她回卧室。

  “不行……我爸在家了。”

  “那就去旅店,哥有钱。”

  “别着急,我爸一会儿就该出去打麻将了,到时候在做就赶趟。”

  “好嘛。”

  我俩并没有着急上楼,而是在楼下,我就问她:“不准备跟我说点什么嘛。”

  “我去跟张亮说明白了,下次他在玩自残,跟我也没关系了,我的良心就不会因此受到谴责了,对不起,我还是去了。”

  小仙女向我道歉。

  “我突然想知道上一次他来找你,你俩聊了什么。”

  “也是来求我复合,找他朋友过来劝我,当时我确实犹豫了,直到看见雨中出现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因为害怕我的离去而在雨中暗自神伤的样子,不清楚那是雨水还是泪水,我已经尝过那种滋味,就不想让我心爱的人再尝那种滋味了。”

  “我可不是去找你,我是去门口取快递的。”

  “是嘛。”

  我是不可能在她面前承认的,尽管我的理由非常拙劣,也在硬撑,小仙女将这种情绪看作是害羞。

  我们嬉笑着上楼,一进屋,我就差点脱口而出喊老王八犊子想没想我了,话到嘴边硬生生变成:“汪叔,有木有想我。”

  “我想你干啥,一天吃的好,喝的玩,玩的好。”

  “切,我可听说你最近没少输,走,赌两把去?”

  小仙女偷偷的打了我一下,这刚过来不陪自己呆着又要出去赌?活拧歪了这是。

  “走呗。”

  汪父一听赌,就不装了,搓了搓手站起来。

  “走呗。”

  “赢俩钱,晚上咱们去吃锅子去,喝点白的。”

  汪父神情向往的说了一句,看见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跟他走的意思,便说:“愣着干啥呢,走啊。”

  “你先去呗,我寻思寻思今天是将裤衩子穿外面当超人,还是套脑袋上当蝙蝠侠。”

  “没大没小的。”

  汪父挺无语的:“我看你裤衩子别穿正好,凉快,灌风。”

  “爸,我真服你俩了!”

  小仙女实在听不下去了,就跑屋里面了。

  “走啊。”

  汪父给我一个眼神,甩向门口。

  “我刚回来,还得陪你姑娘呆会呢,你出去玩会吧,晚上回来买点刷羊肉,咱们在家吃,白酒整劲酒吧,那玩意好喝不贪杯还大补,金宝清我实在整不了了。”

  “劲酒那味儿我受不了,你能喝几个?”

  “整三个吧。”

  喝完酒在办那种事的时候会更猛的,我说啥都得多喝点。

  “行,那你俩呆着吧。”

  汪父看了眼小仙女的卧室,想了想最终没说什么,闷着头出去了。

  “哈哈哈,小仙女我来了。”

  阳哥浪笑一声,三下五除二就跟身上的衣服全脱光了,穿着大裤衩就往屋里面钻。

  “你干啥?”

  手刚放在卧室的门把手那一刻,汪父忽然开门,冷冷的看着我。

  “呃……洗澡啊,坐好几个小时车,累够呛。”

  我尴尬一笑,说了一句我自己都不信的谎言。

  “你家洗澡去我姑娘卧室洗?”

  “……我那不是走错屋了么,嘿嘿。”

  “走错屋?现在这个家你比我都熟悉,你告诉我你走错屋了?”

  “啊,不是,我就寻思喊她帮我搓搓后悔,一身灰,自己搓不到。”

  “那我给你来搓。”

  妈的,这个老王八犊子他想干啥,铁了心在这搞破坏呗。

  我从小到大都没跟我爸一起洗过澡,却不得不跟她爸一起洗澡,你说我尴尬吧,两个男的在一个水龙头下洗澡,时不时他给我搓搓后背,完了我在给他搓搓灰。

  “叔,你不去赌了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