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我是拒绝的,就阳哥这气质来说,怎么看也得是厨房里的模特这种级别的存在,根本就不是路边的烤夫。

  后来,小仙女让我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简直和谐的不成样子。

  就这样,我在半推半就中从了汪父。他负责支摊子干烧烤,我就负责管钱,伺候局子。

  夜市,人声鼎沸,好多情侣或者即将成为情侣的人都会来这边,溜溜达达混个一两个小时,天刚好就黑了,然后顺便去开个房。

  如果说,你喜欢这个女孩,想跟她牵手却不敢牵的时候,那哥们绝对要推荐你去夜市。这里走路前脚跟挨着后脚跟特别拥挤,女孩子很容易走丢,你一定牵住她的手才可以,这种时候你既有了很好的借口,女孩子也心甘情愿的被你牵,何乐而不为呢。

  滋!滋!

  汪父烤好了二十串羊肉串,五个大腰子,就让我给端到不远处的桌子那了。

  这帮人一副社会小青年的装扮,光着个大膀子,身上有纹的下山虎,胳膊上有纹的鱼,但大多数都不好看,他们身上没上颜色,看起来非常的砢碜,甚至有些埋汰。

  他们声音豪迈,动作夸张,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得知道他是社会小青年一样。

  “老板,你这羊肉味儿不对呀。”

  这帮人已经撸了快他么二百块钱的串了,到最后给我们整了句羊肉味不对,纯找事的。

  街边烧烤,包括店内的烧烤,有很多心照不宣的事。

  就是大多人都采用假的羊肉来做为食物,什么是假的羊肉呢,就是羊肉,鸭肉,猪肉混合成的羊肉,这样的肉便宜,人基本也吃都吃不出来,在放上烧烤蘸料,你他么能给我吃出真假?除非你他么从小放羊长大的。

  你又不几爸是林志颖,还能给我演出放羊的星星不成?

  而我们自然也是用的这种参假羊肉,说白了,夜市这种活就干一个下午,秋天过后基本就收了。

  我们还是刚开张,生意怎么样谁都不知道,来这边溜达的基本都是流水客人,也没指望有回头客。

  “你们这羊肉不对,是假的,说话你没听见是吧?”

  第一遍的时候我就装作没听见继续忙着自己的,他又抻着脖子喊道。

  我真想*你妈了,你在这方圆五百里之内,能他么找到一家全是真的羊肉,老子脑袋摘下来给你玩。

  当下不由得脸色变了变,我将目光看向汪父,后者哼着小歌仿若未闻,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笑道:“哥,我们这个绝对是纯正的羊肉,从江南王胖子那上的货。”

  我说的一本正经,对方不能不相信。

  “人家羊肉的味道膻味特别浓,你家这羊肉咋啥味道都没有呢?”

  这人梗着脖子问道,确定了,百分之百来找事了。开业一天就碰见这种人,真是要命。

  “我家辣椒放的多,味道多香,可能是被辣椒的味道给掩盖了吧,呵呵。”

  我尽量忍住怒气,在那笑呵呵的,心里别提多憋气了。

  “算账,不他么吃了。”

  “二百五十六。”

  “多钱?”

  “二十五十六。”

  “我们吃了那么多钱么?我看看你咋算的。”

  然后我就将单子给他看,他看了半天,然后说:“你这假的羊肉,我就不去揭发你了,摸个零,二百得了。”

  说完就开始给我掏钱,你麻痹感情是在这等我呢。

  “哥,你看我们做生意也不容易,你上来就给抹了五十,我们赔钱了啊,这样吧,头一次来,当交个朋友,给二百四行不?”

  我低三下气的说,我就说干不了这种伺候人的活,老王八犊子非的让我干这个。

  “就几爸二百,爱要不要。”

  得,二百就二百吧,赔点钱买个省心了就当。

  然而我刚要接钱的一瞬间,两张红色毛爷爷轻飘飘的在空中飘了一会儿,最后应声落地,看着地上的钱,我挑了挑眉毛。

  “咋?不要,不要我就捡起来了。”

  这他么不是纯侮辱人么,阳哥差他么你那200块钱么?装几猫啊跟我,纹个小纹身,带俩姑娘,喝点小逼酒就跟我装社会人,真想*你妈了。

  我就这么愣在原地没捡,一双充满老茧的手将它捡了起来,用嘴将钱上的灰吹了吹,然后揣进兜里,笑呵呵的说:“小兄弟吃好再来哈。”

  这人看着汪父满脸胡子拉茬,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最终什么也没说,扭头走了。

  “叔你说这钱捡的砢碜不砢碜?”

  “不可称,顾客就是上帝,上帝侮辱你一下怎么了。”

  ☆看o$正√版章‘?节上#*Q

  “关键是他么我信耶稣的,也不信上帝啊。”

  “呵呵。”

  这桌子人走了,又呼啦啦上来一帮人,后面倒也还好,没有像之前那样找事的了,这种人就是他么的有病,挨揍挨的少了。

  开张第一天,除了碰见这桌子人以外,其它的都还不错,算账什么得也都挺痛快,我忙乎的满是臭汗,钱包却不小心越来越鼓。

  等到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基本就没啥人了,别的摊主也都开始走了。

  一阵风吹过,我俩就在收拾桌子,趁着火还没灭,整点小烧烤,我们爷俩也喝点。

  “叔,我越想今天这个事就越憋屈,妈的!”

  我狠狠的喝了口啤酒。

  “你感觉憋屈说明你岁数小,我问你,你是想站着还是想把钱整了?”

  “这电影我看过,人家最后是站着,还把钱挣了!”

  “所以说那是电影。”

  “电影也是根据身边的事启发或改编,没准就有真的,只是你没接触到那个层面罢了。”

  汪父像是听到最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那好,我问你,给你一把枪,就刚才那个人,你敢蹦吗?”

  我一愣:“不敢蹦,但我也不会把这钱捡起来的,太侮辱人了。”

  “你就当这钱放在桌子上,被风吹掉地上了呗。”

  “根本就不是一码事,故意的跟不是故意的,我还是能分得出来的。”

  “做人哪,有时候糊涂一点挺好,何必去较真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