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得老汪干什么去了呢,他是拿名片去找张国强了,想起张国强的那个眼神,就令他心里很不舒服,这件事必须越快解决越好!

  一间普通写字楼内,老汪进了电梯,摁了五楼。心里有些小忐忑。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他深呼吸一口气,走到张国强办公室门口内。

  “张总,你好。”

  心里不屑,嘴上却客气的说了一声。

  “呦,烧烤老汪,快进来。”

  这人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反而变得客气起来:“这么早收摊了呢?”

  “我姑娘跟我姑爷在那搭理,我过来看看,跟您聊聊租金的事。”

  “这个不急,给你尝尝上好的龙井。”

  说着,就给他沏了一杯茶,令他有些受宠若惊,同时心里也明白,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他哪里有喝茶的心思。

  “张总,这屋子真气派。”

  老汪环顾屋内一圈,阿谀奉承的说道。

  “还好,这年头做点生意不同意,我也是给老板打工的,收你们地租,也是上头老板的意思。”

  “我知道,知道,你看我们刚来,有些事也不懂规矩,向周围打听了一下,老客户大多数都是200,新人大多数也都是500,一千的很少,我想我也没得罪过您,您看能不能交500,放我一马?”

  老汪说话非常客气,没有一丝油嘴滑舌,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而且他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是特便宜那种。张国强认为他挺好欺负的,应该是那种见钱眼开之人,否则怎么会因为五百块钱死活不交呢。

  “这个好说,不叫事,这样,我先给你看个东西。”

  张国强舔了舔嘴唇,从抽屉里拽出一万块钱仍桌子上了。

  “……这是?”

  老汪不太明白。

  “你的女儿很漂亮。”

  “草!”

  老汪瞬间明白了,转身就想走。

  “您先别着急走,钱不够,我可以再加,两万,让您女儿陪我睡一宿,以后不仅你的保护费不收,我还给你安排夜市里最好的地方,咋样?你好好考虑考虑,要知道长得不错的大学生,高中生的第一次也都给补上这个高价,您的女儿不仅漂亮还很有气质,在烧烤摊,真是浪费了,不如跟着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面前这个人虽然三十多岁,但长得特别的显老,毫不客气的说快比自己姑娘大上一轮了,让自己女儿陪你睡?扯他么什么王八犊子,区区的三万块钱,呵呵!

  “张总,您说话越来越过分了,我虽然家里穷,但是三万块钱就让我卖自己的女儿,有点小看人了知道吗。”

  “那你开个价,实不相瞒,刚刚见到你女儿的那一刻,我真的心动了,仿佛自己年轻了十来岁,呵呵。”

  “恶心,多少钱我都他么不卖!”

  老汪后悔过来找他了,这他么是啥人,草!

  “不识抬举。”

  张国强眯着眼睛,表情愈发的凶狠,随即给下山虎打电话:“来我办公室一趟。”

  “哥你找我。”

  片刻后,下山虎恭敬的站在张国强面前。

  “给我查查烧烤老汪这个人,看看他是干什么的,家里什么情况,有没有什么特殊爱好,查明白了告诉我!”

  “这种逼人不听话,直接干他就完了呗,您查他是什么意思?”

  “你他么好像煞笔,我为了五百块钱干人家一顿?整的我他么好像没见过钱似的,我说的是有没有什么办法跟他姑娘睡一觉,滋滋,那小模样,我见犹怜呀。”

  “妥了哥,我这就去给你办。”

  下山虎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一脸贱笑离开。

  出了办公室,回到自己的那台号称公路小流氓的捷达车上,寻思半天,呸,什么他么玩意,长得跟老母猪成精似的,还想睡人家小姑娘,草!

  小仙女,他刚才也注意到了,确实比一般的女孩都要漂亮许多,自己也动了心,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老大看上她了,一般老大看上的姑娘,十个得有九个被他祸害死。

  他猛裹了几口烟,说道:“要怪就他么怪你点子背吧,姑娘。”

  然后一脚油门窜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咣的一声撞前面的树上,进医院了……

  “这个二逼,开个车都他么能撞树上。”

  张国强在楼下无语的骂了一句,随即眯着个眼珠子,裹着手里的那根花十块钱买的腮帮子都裹肿了还没抽完的大雪茄。

  “收摊了,收摊了。”

  老汪感觉情况不好,就给客人哄散了,这一行为惹得这些顾客还挺不乐意的。

  “还没吃饭就撵顾客走?我草,你这是怎么做生意的?”

  一些人开始不乐意了。

  “不好意思,家里出事了,改天,改天再来,今天的免费,算我请大家的。”

  老汪火急火燎的开始收拾东西,整的我跟小仙女一脸蒙蔽。

  “叔,我知道你渴,但咱也不能干违法的事呀。”

  趁着小仙女不注意,我悄悄的对老汪说道。

  “什么违法的事?我干啥了?”

  老汪愣了愣,问道。

  “你是不是给人家那寡妇给嘿咻了?”

  “放特么屁,兔崽子你说啥呢,赶紧,收拾东西,回家再说。”

  老汪整的一副跟着急拉屎找不到厕所的样子是的,就往家跑。

  本来没啥的,看他整的这么紧张,我跟小仙女都跟着紧张了。

  回到家,老汪就说:“张耀阳你跟金叶也快开学了,领她去哈尔滨玩两天,夜市你俩就别跟着忙活了,我自己来。”

  “净扯你自己咋来,那么忙,不怕跑单啊。”

  Jic正S^版nv首发

  老汪想了想:“反正旁边那大娘们跟我说她想跟她老公离婚,正好给我打打下手,你俩该玩玩去吧。”

  “牛逼。”

  这才多久就扯上了,我深感佩服的对他竖起大拇指。

  “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好端端的干嘛撵我们走呢?”

  “叔,你刚才喝了三瓶啤酒就走了,到底干啥去了?”

  我也感觉不太对劲,短暂的开完玩笑后,便很认真的问了一句:“您该不会去给那个下山虎打了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