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艾这个不靠谱的,这是啥哥啊,还都是姐妹,他也自身难保,我草!

  阳哥当时的心里阴影面积大家可想而知,得,这个早晨算是让老艾给我浪费了。

  挺郁闷的离开狼嚎一条街,老艾追上我:“你别看我哥这样子,真挺厉害的。”

  “嗯哪厉害,我信了,行了吧。”

  “你看看你还是不信,咱们怎么办啊?”

  “看看再说吧,不行我就给我健洲叔打电话让他过来一下子。”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打这个电话,人家在H市挺忙的。

  我俩随后去了网吧上网,暂且就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了。

  普通写字楼内,五楼。

  下山虎脑袋上缠着一圈纱布,恭敬的站在张国强面前:“哥,资料我给你查明白了,烧烤老汪他姑娘叫汪金叶,十七岁,在吉林机电工程学院上学,学的是幼师,这个老汪呢,以前是跟大哥在道上混的,十几年前跟丧超混的,丧超倒了以后,他也就销声匿迹了,酷爱赌博,以前跟丧超赚过不少钱,都给赌输了,妻子一气之下跟别人跑了,现在又染上喝大酒的习惯,这个人,咱别惹了。”

  张国强手上带着翡翠戒指,慢悠悠的敲着桌面:“你说他以前跟丧超玩的?”

  “嗯,丧超身边最红的人,一个人一把砍刀,在狼嚎一条街那砍跑七匹狼而成名,后来更是丧超身边的得力干将,若不是丧超惹到沈三爷,恐怕也不能这么快陨落。”

  张国强还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的时候,他就听过丧超他们这帮人,当时这帮人在他们眼里绝对是那种顶级大混子,如神话一般的人,只可仰望的人,他慢慢的喝着茶水,陷入沉思。

  下山虎接着说:“有传闻说,丧超让沈三爷给弄死了,也有传闻说最后沈三爷心软给他放了,如果是前者倒还好说,如果丧超没死,我们会有大麻烦的。”

  张国强心里也犯嘀咕,但想小仙女的身材,便嘴硬的说:“一个臭几爸过气的大哥怕他做什么!别说丧超不在了,就是他么的在我面前,我该.草.老汪的姑娘一样.草!”

  “国强哥牛逼。”

  下山虎适时的舔了一句:“咱们用抢的还是下药?”

  砰的一声,张国强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照着下山虎的脑袋就砸了过去:“说你虎逼你还真虎,身上这老虎让你纹的都瞎了,你用抢的,用强的,不他么犯法吗?啊?我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把她姑娘给我睡。”

  “大哥,我不懂您的意思。”

  “*你个妈,你说我一天要你啥用,他不是喜欢赌么,你给我想办法把他往赌场里引,借他高利贷!!”

  张国强气的脑袋嗡嗡直响,凡是都得靠自己去告诉他,这个大哥当的也是累,早晚有一天得给他换了。

  “哥,还是你脑袋好使!”

  “废话,脑袋不好使,你就是我大哥了。”

  “嘿嘿。”

  “笑个几爸,赶紧去。”

  “好嘞哥。”

  “等一下。”

  张国强从桌子里面拽出五千块钱:“这些钱你先拿着花,事情给我办好了,亏不了你。”

  “放心!保证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下山虎讪笑的拿着钱离开了,回到车上便收起玩笑心,想了一会儿,便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吴磊,我是小虎,对,你场子那边现在钱够不,不是借,我想往里放点钱,不要你利息……嗯,行,我过去谈。”

  两天后,下山虎来到老汪烧烤摊前面,当然,这次一个人来的,他吊儿郎当的说:“谈明白了,我大哥也不为难你,五百块钱,现在就交上,但要是有城管过来查你,我们可不保你,到时候就看你跑的快还是慢了。”

  老汪一听,顿露喜色,赶紧将钱给了下山虎,能避免一事还是避免一事吧,他心想虽然这件事暂时避免了,但绝对不能让小仙女过来这边了,到时候在让人起色心就不好了。

  男孩跟女孩不同,无论什么时候,男的永远只是搭点钱,最多搭点钱感情就完了,可女人搭的就多了。

  下山虎故意找了一个离老汪最近的烧烤桌子那坐着,当时天有点凉,时间也有点晚了,这时候没什么人,下山虎故意拿起电话,随便就播出去一个号码:“草,你可别给我打电话了,输成什么血人了,还推,推不起了,兜里就他么两千块钱了,不够推吧?要是输光了你借我我就玩,就你们这群垃圾,我分分钟推哭你们……草,几点开始?行,等我喝完酒去干你们,老子喝完酒推牌九刚刚生猛!宛如武松下山。”

  啪的一声,挂了电话,下山虎冲老汪喊道:“老汪,在他么来二十个大腰子,喝完酒看我怎么报仇去。”

  老汪别的话听不着,就这推牌九三个字却清晰的进入他的耳内,这些日子他早就想赌博了,一直都找不到地方,刚刚听说下山虎这小子打电话,推牌九,两千块钱就够用?那玩的也不大啊,平常他们推牌九,上万,上十万的都玩过,就是后来赌废了,才玩几千的,那最辉煌的时候也上过五万呢。

  老汪给腰子烤好以后,搓了搓手上坐在对面,随手给下山虎起了一瓶啤酒,咧嘴道:“赠你一瓶。”

  “讲究。”

  下山虎撸了一口肉串,喝了一大口啤酒,啊的一声,说了一声:“过瘾。”

  随后啥也没说,他故意这样,就等老汪自己往里跳。

  “内个,刚才听你打电话你也喜欢玩两把?”

  “干啥?要举报我啊。”

  下山虎见他上钩,心里挺想乐的,棱着眼珠子吊儿郎当的回了一句。

  “我举报你干啥,我没事也喜欢玩两把,你们那个地方玩的大不大,收摊子以后没啥事,带我也去呗?给你们凑个手”

  “你?拉倒吧。”

  “怎么滴呢?”

  老汪一听,急了:“我差啥啊?”

  M◎!pE

  “我们这最少都得压五百,你为了少交五百块钱都他么差点跟我们干起来,还推牌九?上了我们那局子,不给你吓哆嗦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