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倒是说哇。”

  我急的够呛。

  “这八十万,我回家求求我爸,让他给我出了,但是你呢,必须离开她,当我家的上门女婿,这钱就当我娶你的彩礼钱了。”

  “擦,没空跟你讲闲扯犊子。”

  “我是认真的诶。”

  丫丫笑容满面的拉着我的手,说:“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就想娶你当我老公,咋样、你考虑考虑,花八十万买个老公,值啊!”

  “上边去,不同意。”

  这个淘气的丫丫,啥时候了还跟我开这种没边的玩笑。

  月朗星稀,这个夜晚上火是不可避免的了,我们不是什么大老板,面对社会人的我时候更是没能力去保护身边的人。

  他们不同于在学校的学生,他们打仗打的很单纯,看你不爽干就完了,社会上则是看你不爽要么彻底无视你,要么想办法整惨你。

  这看起来就是一场无解之题,错就错在老汪不该出老千,否则十万八万就不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大压力。

  原本我们还可以偷偷跑的,一个欠条,就算告到法律那边也无所谓,人就是没钱还,你还能咋的?蹲我?你不管饭吗。

  但是现在身份证压在这帮人手里让我感觉挺恐慌的,生怕他们会拿着做一些我们反抗不了的坏事,比如银行贷款之类的。

  就在这时,远在日本的我爸给我打来电话,语气很紧张的问:“你咋的了?”

  “爸,我.......”

  “赶紧说,我跟你妈急死了,你惹什么大麻烦了?”

  我一愣,心里升起一股暖流:“不是我惹麻烦了,是我女朋友她爸惹麻烦了?”

  我爸一愣:“他惹什么麻烦了?人家那么大一老板惹麻烦还让你找我帮忙吗?”

  “大老板?她爸就一干烧烤的也算是大老板吗?”

  “她爸不是娱乐公司的老总么,啥时候转行了?破产了吗?”

  “爸你说的谁啊?我咋感觉咱俩说的不是一个人呢。”

  “不是迟家那闺女吗?”

  “呃,不是她、又一个了。”

  “哪个啊?发个照片我们看看。”

  “行,回头发你微信,咱们先说正事。”

  “你说她爸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赌博欠人家高利贷八十万!”

  Ot◎

  “儿子你真能逗爸爸乐,哈哈。”

  “真的,没骗你。”

  “行了我跟你妈还在忙呢,要出门办事,没啥事挂了。”

  “别啊爸,我说的是真事,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了,”

  接着我爸就沉默了,紧接着过了两分多钟刚才暴跳如雷的说:“咋的?80万,他爸周润发吗,玩她么那么大,玩那么大家里没钱赔,当我摇钱树呢,给我打电话啥意思?”

  “爸你先别激动!”

  安抚他的情绪以后,我刚才说道;“是这样的,她爸让人坑了......”

  随后的时间里,我就将前因后果给他说了一遍,他一直摁着免提。

  “儿子、经过我跟你妈,裤衩干爹,刘铂叔等组委会层层决定,你跟那个女孩分手吧,那个小丫丫就不错,人也喜欢你,我跟你妈妈也挺喜欢她吧,她给我们当儿媳妇就挺好,其她人就别考虑了好吧。”

  丫丫也听到我爸说的话了,还冲我比划一个V字型手势!

  “爸.我们是真爱,她爸虽然不咋地,但她绝对老好了,等下次你们回来,我带你们看看。”

  这是距离上一次跟我爸他们吵完架以后第一次来电话。

  “袄,我知道了,就是你卖人家丫丫手机帮人还债那个家庭?我草,想起来了,她爸这么能作,你别跟他们家扯了。就这样,拜拜!”

  我爸毫不客气的挂了电话,我这个郁闷这是什么爹!

  丫丫幸灾乐祸的说:“你看我说啥了,这样的家庭你爸妈不带同意的,还没咋地呢,就干了你八九十万,以后还了得了?”

  “别说了,闹心,”

  我爸也不帮我,要不给远在上海的瑶瑶干妈通个电话?她那么得意我,我开个口应该行的吧,按照她的实力借80万能借出来吗?我不由的有些忐忑。

  “得,你慢慢上火吧,我去睡觉了。”

  “你去哪?”

  “宾馆啊,难不成跟你家小仙女与你大被同眠。”

  “宾馆太危险了,你一个小姑娘的,回屋挤挤吧。”

  “呵呵。”

  丫丫笑了笑:“我一个人都能从哈市来吉林,睡个宾馆有啥的,放心吧,丫爷跟你家小仙女不一样。”

  她还有句话没说,那就是等她去了她母亲那边,不还是得靠自己。

  这个夜晚,并不美丽。

  日本,我爸挂了电话后说:“兄弟们,你们的侄儿,干儿子现在玩英雄救岳父呢,都出出钱凑凑吧。”

  我妈乐了:“你不是不管么。”

  “不管?我倒是真不想管,就怕这小子最后给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就废了,我儿子我了解,他敢在没跟人家谈恋爱的情况下帮人家凑好几万块钱,那绝对就不会在跟人家小姑娘恋爱以后抛弃人家不管,这点我自信心还是有的。”

  刘铂哈哈一笑,从兜里摸出一张卡:“那还不是随了你的性格,我这卡里有十五万,刚准备给媳妇汇过去的,你拿着吧。”

  裤衩子说:“干嘛一定要赔钱呢,刚才咱儿子说在吉林让社会混子给坑了,咱们直接找那个社会混子不就完了,钱完全可以不出。”

  我爸眉头一挑:“找谁?”

  裤衩子看了眼我妈,然后哈哈一乐;“你的初恋,你的大舅哥,哪个都不行。”

  “你说沈浪啊?”

  “嗯,这逼现在不是东北新的话事人么,吉林连一个小混子都整不了,这大哥当的多丢人啊。”

  我爸挺为难的说:“你不知道情况,瑶瑶跟了王禹会,跟沈浪他们也闹掰了,好久都没回过家了,沈浪估计都不能叼我。”

  “他不叼你,但是我彩美如画说句话肯定好使,不管咋说也追了我彩美如画那么久了是不是。”

  “你快别叫我这个名字了,多大岁数了,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妈微微一笑:“那我给沈浪打一个试试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