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不玩了?”

  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女网管主动跟我说了一句。

  “嗯,回学校有点事。”

  “拜拜。”

  我腼腆的笑了笑,心想要是跟这货来一下肯定爽,忽然间我想起我网王璐姐了,回家说啥都得跟她扯一扯,老玩一个姑娘不瞒你们说真的容易够,可能她是你们梦寐以求的女神,幻想有一天得到她的人就是此生最大的幸福了。

  但你真的得到她的时候,可能就不这么寻思了,按照老艾的原话就是别人的媳妇裤衩子都比自己媳妇的清香!

  话糙理不糙,倒不是不爱了,就是习惯了。习惯的程度就跟看自己没啥区别!

  这么想着就上了十路车,找到王璐的微信号,撩吃撩吃她.“社会美女我璐璐姐,干啥呢?”

  “……?”

  靠,这是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呗。

  “你的男神张耀阳!”

  “哦,你啊。”

  她的回答很冷漠,并没有我想象中那种兴奋程度,我挺纳闷的,这就没感情了?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这态度咋就像对一个陌生人呢,然后我翻了翻她的朋友圈才发现,原来她恋爱了……怪不得呢。

  “嗯嗯,咋样过的好不?”

  “还行,我有点忙,晚点聊。”

  完了,这就是不想理我了。

  男人就他.妈的贱,跟她如火如荼的时候,我就把她当炮友,后来让丫丫发现后,就没理过人家,直到丫丫出国后,我本能的就想起这个姑娘,可惜人家对我没兴趣了。

  只恨当时已惘然啊。

  “小伙子挺惆怅的嘛。”

  “还好还好。”

  “在惆怅你也得付车票了,两块!”

  售票员毫不客气的说道。

  “擦......不用找了。”

  .......

  下了车,我就给汐汐打电话,问她在哪呢,她说在水房洗头呢,我就过去了,当时水房没有别人就她自己,正弯着腰在那洗头,见我来了,就说:“帮我把洗发液到脑袋上。”

  “噢。”

  我笑呵呵的开玩笑道:“这洗发液摸脑袋上咋跟那啥是的呢,哈哈。”

  “去去去,别撩我,最近失恋了,你撩我爱上你咋整。”

  “前几天刚被人骂磕碜,你还能爱上我,那我得多荣幸是吧。”

  跟她简单的开了句玩笑后,便进入主题:“因为啥跟老艾分手啊。”

  “能为啥啊,发现我跟别的男的搞破鞋呗。”

  汐汐说的淡定自若,仿佛这就是一件毫不在意的小事一般。

  “.......!”

  倒吸一口凉气,顿时语塞,因为我完全没想过她会这么直接的跟我坦白,而且毫不掩饰!

  “咋不说话了,不是你要找我聊聊的么。”

  汐汐头一遍的头发已经洗完,在洗第二遍,她穿的裙子,一弯腰容易漏,老是挑战我的忍耐力,只好走她旁边装作没看见一样。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直接回答我。”

  “多正常呀,男生有需要,我们女生也是人,谁规定就你们男生能出去玩了?”

  我这一听,这是话里有话呀,就说;“啥意思啊?”

  “还跟我装傻,你们几个跟跟前卫校的那几个小姑娘干啥了你们清楚,小仙女单纯不知道,难道以为我也不知道吗,呵呵。”

  她冷笑两声,令我全身一颤,故作镇定的说;“你说啥呢?”

  “还装是不,跟你说吧,卖的那个小姑娘是我中学时的闺蜜,呵呵,你们去了提我没准还能免费呢!”

  我瞬间就慌了!这个老艾,简直就是玩火自焚,之前怎么不知道这俩姑娘认识呢,恐怕这个姑娘也不知道老艾跟汐汐处对象,不然应该啥都不会说的。

  点子太背了,这也应了一句话,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

  “等我把脸盆拿回去,咱俩出去好好聊聊吧。”

  我已经后悔找她聊了,眼下却不得不继续聊下去,因为我完全不确定小仙女会不会知道。

  随后汐汐说要去双吉包宿,不想在宿舍住了,我就只好陪她去双吉。

  晚上了也没车,我俩就溜溜达达的往过走,汐汐大大咧咧的拦住我的胳膊说道:“别怕,周围没人,再说我已经跟老艾分了,牵你一会儿你还嫌弃啊。”

  以前汐汐也这么牵过我,小仙女也这么牵过老艾,我们觉得没啥,关系处到位了,这很正常。

  但是眼下的情况有些尴尬,毕竟他俩在闹别捏,汐汐还跟人出轨,在跟我做这样的举动不合适,我就将她的手给推开,胆战心惊的问:“小仙女知道这事吗?”

  汐汐摇摇头:“不知道,我没跟她说。”

  “求你不要跟她说。”

  我恳求道。

  “哎,你们男人呐,玩的时候咋不怕有人发现这一天呢,现在知道害怕了。”

  汐汐在黑暗中点了颗烟,偶尔出现的火光让我看到是一张对男人失望透顶的脸,她顿了顿又说:“我以为老艾花心,你是个好男人,对小仙女又那么好,都羡慕死她能找到你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跟老艾是一路货色,呵呵,或许说男人都这熊样吧,那我就不懂了,凭啥你们男人出去玩,我们女人你得原谅你,我们女人出去玩,就是道德败坏呢,如果我们女人不出去玩,你们男人玩啥呢?都是一个爸妈养的,我就要让老艾尝尝这种背叛的滋味,也就是他发现的早,不然我非得好好玩几个在告诉他!”

  汐汐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是的,那种报仇心里特别严重。

  我想她以后应该会后悔的,我也点了颗烟,缓缓的抽了一口,说道:“还是不一样的,我们男的出去玩,顶多搭点钱,你们女人搭的却是身体,不管咋说,吃亏的都是你们女的!我说的对吗?”

  更/新最l快(上yk

  “不对,吃亏不吃亏的那是你这么觉得,我觉得很过瘾啊,并没有吃亏啊。”

  汐汐一脸的无所谓:“你跟我玩,我也给你钱,怎么样,不出卖出卖你的身体。”

  我有点生气了:“汐汐,你别这样,这样会让我感觉你有些陌生!”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