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汐微微一笑,顺势倒在我怀里:“等着灵魂交融以后就不陌生了。”

  …W#

  “别闹了,诶,有出租车,咱俩打车去双吉。”

  伸手将出租车拦下来,顺势就钻进副驾驶。

  “你来后面坐!赶紧的。”

  汐汐抓着副驾驶的门,也不上车,也不走的。

  “你就坐后面去呗,大姐你别闹!”

  我才不会傻到跟汐汐发生什么关系呢,这货现在有点走火入魔的感觉!报复心太强,我怕跟她玩火自焚。

  最终汐汐扭不过我,一屁股坐在我腿上,我无语了,咋就缠上我了?

  司机都不耐烦了:“你俩走不走?媳妇着急等我回家呢。”

  “你墨迹啥,给你钱不就完了。”

  汐汐也在气头上,怼了司机一把,给司机整急眼了:“下去,不拉你们了,草!”

  “我干啥下去呀?”

  “不拉你了,行不行,草。”

  “你跟谁草草草的呢?我该你骂的啊?”说着汐汐就将手机拿了出来:“信不信我向你们公司举报你,给你开了!”

  出租车司机好多都是租借公司的轿车,每天交一百块钱,去掉油钱剩下的就是自己赚的,他们也有倒班模式,比如这台车,白天A开,晚上就是B开,两个人换着开,一天小赚个二百多不是问题,整好了四五百也有可能。

  那么有人会问了,为什么不自己买车?

  首先自己买车要投入五万到八万,这五万到八万你说得跑多少出租能赚回来。

  其实,他们干出租车好多司机都是临时干的,并没有打算长久这么干!干一阵子歇一阵子,但你若是自己买车,不干的话,放在家就是赔钱!

  最后,我们跟前的这名司机瞅着四十多岁,一看就是老司机了,他完全是指着这个开出租车养家的,所以听到汐汐要举报他的时候,本能的就慌了,原本就急躁的心,更慌了!

  “你这丫头片子咋回事,我他.妈不拉你还不行吗?你拿手机拍什么拍,给我放下。”

  “现在不是你拉不拉我的问题,我现在要举报你服务态度不好!听明白了吗?”

  司机让汐汐给怼的没招了,就鸡头白脸的对我说:“管管你女朋友。”

  我无奈的耸耸肩,说道:“我要能管得了,就好了。”

  “草!你们赶紧给我下去,别让我急眼!”

  司机师傅咔嚓就把车停在路边,下了车就奔着汐汐过去了,我以为要揍她呢,若是真打起来,我肯定干不过这个岁数大的。出去男人的本能,我还是将汐汐护在身后,不爽的说:“你要干啥!”

  司机师傅气的双手都哆嗦了,指着我俩:“你俩赶紧给我滚,听到没,不拉你们,下车。”

  “就不下!”

  汐汐仰着下巴说:“你他.妈骂谁呢,有没有素质!”

  “我他.妈就骂你了,你有素质?还大学生呢,呸!”

  “呵呵,你看我怎么举报你就完了。”

  两个人呢越吵越厉害,司机见她是个女孩还不能动手去打他,气的他车的双山打开,走到一旁抽闷烟:“行,你就靠着吧,我家回了,咱们就靠着,草!”

  “你别草草草的,老头子有那体力么。”

  “咱俩试试呗!”

  我一听就火了,汐汐让一个老头子给撩了,顿时骂道:“老几爸瞪你咋说话呢。”

  这老头不敢打汐汐但是敢打我啊,二话不说,抬手就像我轮了过来,我早就感觉他要打我,就往旁边躲了一下。

  他不依不饶,夺步向我追来,不可能跟他正面刚,便使出迷魂脚法,一个劲地围着车子转,他的体力没我好,跑不过我,跑两下就累的气喘吁吁:“小崽子有种你别跑!”

  砰!汐汐抓紧机会,捡起转头奔着这司机脑袋就是板砖,看的我这个解气。

  这下司机可火了,一巴掌就轮回去了,汐汐本能的一猫腰,让他扑了个空。

  “别他.妈打汐汐。”

  我在后面一个助跑,腾空而起对着他屁股就是一脚,直接给他踹倒了。

  “跑!”

  趁着这个机会,我拉着汐汐就往出跑。

  “小逼崽子给我站那!”

  司机扑楞扑棱身上的灰,追了我们两步,紧接着一个急刹车,转身钻进他的车里,支着大灯eng的一声像我们追来,我这一看跑不了了,那就干吧。

  当下骂了一声“*你妈”之后,张牙舞爪的奔着他就打了过去,不过没干过人家,岁数摆在那呢,让他给我好顿踢,汐汐就在旁边挠他,小体格子让人两下就给扒愣咔了,膝盖也都破了。

  就在这时,从网吧回来的老艾他们在出租车上恰巧碰见这一幕,本来就是出于好奇寻思看会热闹的,没想到是我们!

  赵球说:“前面是不是干起来了?”

  老艾说:“师傅,停下来,看会热闹。”

  雪峰疑惑的说了一句:“那个人怎么好像是耀阳呢?”

  老艾瞪大了眼珠子一看:“我草,下车!”

  老艾招呼一声,赵球跟雪峰立即冲了过来,司机师傅一看情况不好,车费都没要,一脚油门就干了出去。

  在学校里,赵球的身份不方便打架,但现在就可以随便放开手脚,我们四打一,不一会儿就给司机干跑了。

  我们追了几步,就停止追了,因为汐汐的膝盖破了一个挺大的口子,哗哗往出流血,看的老艾这个气呀。

  寻思了一下,说:“走上车,给他车开走他,妈.的!”

  我们几个当时也着急,就开着车往双吉走,找到一家还未关门的医院,给汐汐包扎,汐汐的腿挺白的,露出口子的时候特显眼,她眉头紧皱,眼泪含眼圈的,老艾也不去安慰人家,就叉着腰在那看,表情挺冷漠的。

  “大夫轻点,疼!”

  大夫上药的时候,汐汐疼得叫了一声。

  “妈了个b的!”

  汐汐喊疼的时候,比老艾自己疼都难受,转身就出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