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是我跟张耀阳一起烧车。”

  当老艾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老师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因为他心里早就有数了。

  “就你跟张耀阳两个人?不说一共四个么。”

  “天太黑,他看错了,就我们俩。”

  老艾决定咬死不松口。

  “行,走吧,一会儿打电话通知你家长,跟警察有啥说啥,老师在这边会尽量帮你的。”

  “谢谢老师。”

  老艾眼角湿润了:“老师是不是,我们的学念不成了?”

  “哎!”

  老师叹了口气:“其实我挺喜欢你们几个小子的。”

  “对不起,以后不管我艾新走到哪儿,都说是您的学生!”

  平常的淘气包,此刻竟然给整的有些感动。

  “你们几个怎么来了?”

  他俩出了办公室门口就碰见一起过来的雪峰跟赵球。

  “老师其实还有我……”

  “我知道艾新已经跟我承认了。”

  没等他俩说完,班主任立刻打断他俩的谈话:“事情一个人抗,很大,两个人抗就不是那么大了,四个人抗,就显得有些多余了,知道你们处在意气用事的年级,但不是这样用事的,老师的话,你们明白吗?”

  “我们明白,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听老师的。”

  老艾也听懂了,对他俩说:“这件事没有你们,就是没有你们,回去吧,没事。”

  随后老艾也上了车。

  ……

  随后司机带着警察走了几个数控班,电子班,汽车商务班都没有看到腿部受伤的姑娘,直到走近幼师班的时候,看见警察的这一刻,汐汐比我们还要害怕,毕竟她是女孩子,整个身子都开始哆嗦起来。

  小仙女忽然抓住汐汐的手小声说:“别怕。”

  “都将你们的裙子撩上去,腿都露出来,我们检查!”

  司机舔着大牙花子,挺期待的说了一句。

  “凭什么。”

  小仙女第一个站起来反对:“不知道这样做对女孩子很没有礼貌吗?我拒绝!”

  已经秋天了,穿裙子的人很少了,及时穿穿裙,也都是配上棉袜,大多数都是外面一件迷彩裤,里面一条秋裤,如果真的腰脱,还挺麻烦的,毕竟这名司机说是腿受伤了,又不知道是哪个位置,难道全脱了只穿一条裤衩给你看?想他.妈多了吧!

  我就不脱,你还能咋的!

  一名警察同志说:“我知道我们在场会令你们很尴尬,这样,我们出都去,留你们老师检查,希望大家配合一点,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就看怎么处理了。”

  说完警察同志离开了。

  班主任是个女的,她说:“别的班级都检查了,咱们也不能例外,都把裤子脱了吧,我看看腿上有没有上。”

  众人开始不情愿的脱裤子,但都是女孩子也就没啥不好意思的了。

  “别脱了,是我。”

  汐汐见瞒不过去,也承认了。

  随后我们三个人一起被带入警局,然后分开问话,事先已经通好气了,任凭他们怎么审问带吓唬的,我们都是咬牙说就我们三个人烧的。

  为什么烧他车,就把昨天跟他发生争吵的事情给说了,汐汐手里还有证据,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

  汐汐跟老艾都是吉林的,他们父母来的最快!而我的父母在日本根本来不了,而我这边就是我健洲叔百忙之中过来的。

  他们在外面交谈了什么我不清楚,我们三个人被关在屋子里,都闷着头不说话,气氛挺压抑的,汐汐吓坏了,一个劲地哭,老艾看不下去了,将汐汐搂在怀里:“别哭了,没事的,我进去坐牢也不会让你进去的。”

  汐汐一听哭的更凶了:“都怪我,我不该跟司机争吵,不该跟他发火,这样你们就没事了。”

  ;fk|

  现在说那些已经没用了,都是命!

  本来我是非常非常的害怕,这次十有八九是要坐牢了,但是你们怎么都猜不到,我没被坐牢给吓死,差点让这对夫妇给我雷死!!

  只见老艾不知道咋他.妈寻思的,对汐汐说:“如果我们都坐牢了,等出来的时候我还愿意娶你,你愿意嫁我不?”

  “都是我害你坐的牢,我愿意嫁!”

  说完他俩就啃一块了,昨天还他.妈老死不相往来,一个比一个潇洒的离开,现在就啃一块了。

  这还不算玩,他俩直接进最里面的角落对我说:“耀阳你拿衣服给我们挡着点……”

  我:“……!”

  按照老艾的原话就是,万一坐牢呢,坐个好几年的话,里面全是男人,除了菊花爆满山以外,再也不能那啥,这很有可能是他青春的最后一次荷尔蒙了!

  我了个擦!我被他的神逻辑给整无语了,汐汐觉得他说的对,于是很两个人……

  这对破鞋夫妇也是没谁了,我晕!

  片刻后,老艾走过来悄悄对我说:“耀阳我对不起你,要不然你也用我媳妇……我就当没看见。这是对你最后的救赎吧。”

  老艾说完,一脸悲痛的走到最前面。

  “扯什么王八犊子,我健洲叔来了,他会有办法的!”

  目前,我只能把唯一的希望放在我健洲叔身上了。

  ……

  公安局附近的一个小饭店里,我健洲叔穿着便衣,旁边是老艾的父母以及汐汐的父母,对面坐着牛逼哄哄,鼻孔都快朝天上的司机!

  让我健洲叔拉着脸跟这种老百姓说话很丢面子的其实。

  “你看,这几个都是孩子,你为难他们也没意思,咱们商量商量赔偿吧,毕竟您也没受什么损失是吧?”

  当时健洲叔还没有亮出他的真实身份,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好好的一台车让人给烧了,给揍了我一顿,要不是我跑的快,得让这几个小鬼打死。”

  司机夸张的说道。

  “咱都是大人了,也都是做父母的,闲话咱也不唠了,我现在给您一种解决方案,你看可行不可行,车子我们赔偿您一个新的,你放过这几个孩子,我们给你一笔精神损失费,你看可以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