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果然什么样的父母教出什么样的孩子,就因为有你们这样的父母,孩子才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干,什么都敢做,那么好,你也不用威胁我,咱们就走法律程序!”司机顿时硬气了。

  “我的孩子他就有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资本,随便你走法律程序,我他.妈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官官相护!!没事去打听打听哈尔滨的张健洲是谁!”

  我健洲叔很久以前就是一个火车站跟前的小偷,后来认识了智允阿姨跟我爸他们,慢慢的一步一步混到H市副局长的位置,可以毫不犹豫的说,等我刘鹏干爹退了以后,他就是新的H市局长,现在手底下那帮人已经开始跟健洲叔抱团了,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名司机就一普通小老百姓,他根本查不到张健洲的身份,但张健洲刚刚的那一句官官相护让他有点发懵,人混的行不行,从气质上就能看的出来,他当了司机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有吹牛逼的,有故意吹牛逼的,还有真牛逼的,显然,张健洲是后者!

  权衡在下,他最终放弃了那一万块钱,不准备追究我们。

  而这边,我说句不好听的,虽然已经进入警局,但是有健洲叔这层关系在,只要同意私聊,一切就当没发生过一样,这就是权利的诱惑力!

  其实这名司机眼界太低了,低到只认钱,但凡是有点头脑,有上进心的人,知道张健洲的这层关系后,都不会选择去要钱。

  更^新xF最7快上v1

  简单点说,如果我是这名司机,你不是h市的副局长么,那么好,给我姑娘找一份像样的工作,简直就是轻轻松松的,钱早晚有花完那一天,但是若是给你一个赚钱的机会,你将会赚到现在的十倍不止。

  ……

  办公室里,张健洲对旁边一位中年人说:“吕哥真是麻烦你了。”

  老吕微微一笑:“这孩子我早就知道,一整就进来,要知道有你的这层关系,晚上的伙食怎么也得加点肉啊,哈哈。”

  张健洲跟着大笑起来:“不用加肉,让他多吃点蔬菜挺好,监控都关闭了吧?”

  “嗯,等他们出去监控在打开,上头还给我打电话问怎么回事呢,我给搪塞过去,现在就放了得了呗。”

  张健洲摇摇头:“这孩子现在有点虎,关他几天再说。”

  “你当我们这是自家后院呢,上头都已经知道吉林这边的监控都关了,我可瞒不过去了。”

  “那今晚十点再放!你过去在吓唬吓唬他们。”

  ……

  晚上十点,已经让吓逼逼的我们在听说没事了以后,全都哭了,真的是吓坏了,还以为这次就要折了呢,好在有这么一个强大的背景在,如果没有这强大的背景在,全都废了。

  汐汐是个女孩子,她爸妈在没有在这边说她,而是铁青着脸给领走了。

  老艾则是让他爸妈连打带踢的给叫走了,估计回到家免不了一场棍棒伺候。

  健洲叔站在那里抽烟,我跟小仙女来了一个拥抱,她带着哭腔说:“吓死我了,你怎么这么虎啊。”

  我嘿嘿一乐:“这不是没事了么。”

  松开小仙女,走到健洲叔面前,挠挠头笑道:“叔又给你添麻烦了。”

  啪!

  咣!

  砰!

  健洲叔将手中烟头仍在地面上,用脚碾灭,随后走上前对我就是一顿,一嘴把子扇完就踹了我一脚,直接就给我踹倒了,后背重重的嗑在垃圾桶上,他挽起袖子气愤的说:“小兔崽子,胆子越来越肥了,惹社会上的人不说,还敢烧车,我他.妈看你在得瑟下去,下一步是不是敢杀人抢银行了!!”

  健洲叔一边说一边揍我……

  小仙女连忙挡在我前面:“你干嘛打他?你是他爸?”

  “我不是他爸咋的?不是他爸我也揍他!”健洲叔这次是真生气了,他从来没有打过我,这次竟然动手了,让我挺意外的!

  “不许打他。”小仙女坚决的护在我身前:“他在里面就够遭罪的了,出来了你还揍他,他犯错让他爸妈揍他,轮不到你揍他。”

  显然小仙女对我健洲叔没啥好感。

  “呵呵,那他出事了咋不找他爸妈来找我呢?今儿我还告诉你了,我就是要揍他!”

  “我就不让揍!”

  “小仙女你躲了,这是我叔,亲叔。”我将小仙女拦在身后,走到健洲叔面前说道:“叔,你揍吧,你开心就好。”

  说完我就闭上眼睛,健洲叔一点都没客气抓着我咣咣一顿揍,但是他不是往死了揍我,打的地方大多数都是屁股,大腿根那里,打不坏的。

  ……

  片刻后,我被揍得挺狼狈的上了他的车,小仙女气的腮帮子鼓鼓的,健洲叔扭头看向我:“饿不饿?”

  “饿了,想吃火锅。”

  咯吱!

  他在导航附近找了一家火锅店,随即掉头就领我去吃火锅。

  吃饭的时候,健洲叔还问小仙女:“你想吃什么?”

  小仙女生他气呀,就拿他的话恍若未闻,也不理他。

  “那我看着点了。”健洲叔嘿嘿一笑,拿着菜单就去前台了。

  我对小仙女说:“你别跟我健洲这样啊,掉啥脸子,他就跟我爸一样,是亲人,揍我两下很正常。”

  “那也不能下那么狠的手哇。”

  “这算啥,这要是我爸揍我,现在半条命都没了,还坐在这吃火锅?”

  “他是谁啊?”小仙女问。

  “我爸的一个铁哥们,h市副局长!,从小我就跟他身边长大的,对我老好了,可能是觉得我这次犯的事有点严重给我一个教训,让我张张记性,一会儿好好的,我这叔你可得整明白了,以后我整不好还得跟他混呢。”

  “那他打你也不行,我看不惯。”

  过了一会儿,健洲叔就回来了,拿了一瓶白酒,我俩一家倒了一杯,他说:“你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给人家车都能点了,你爸还不知道呢,要知道了不得从日本飞回来踢你昂?刚才打你,生我气了不?”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