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也是,按照小仙女的性格她若是跑来肯定得哭的不成样子。

  我其实真的感觉还好,当兵一年也能回家一次,而且,两年时光,匆匆而过。

  再次往学校门口立望了一眼,还是希望她能来送送我,哪怕跟我说一句再见也可以。

  她太脆弱了,最终我上车他都没有来。

  健洲叔催了一句:“赶紧走吧,一会儿都下班了,路不好跑,该堵车了。”

  “嗯,走了,各位。”

  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然后深深的看了眼这所学校,这所让我将青春安放的学校。

  再见了,各位。

  再见了,我的朋友。

  再见了,我的小仙女。

  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两年……你要等我!!届时我会还你一个男子汉。

  车子缓缓行驶起来。

  “难受不?”

  老艾忽然问我。

  “有点儿。”

  “呵呵,人都是恋旧的,今天的再见是为了他日更好的相聚,不要难受了,你还有我,咦?小仙女?”

  老艾话音未落,目光疑惑的看着窗外。

  只见一位穿着长裙,打扮的像个公主一样的女孩儿正靠在路边的候车牌那里,怔怔的望着我出神,眼神里尽是不舍得神情。

  原来她早就在这边等我,她知道去送我会舍不得,所以就在告诉我们必经的高速公路却不能停车的地方等我,等着看我今年的最后一眼,也有可能是这辈子的最后一眼。

  “叔,停车,快停车。”

  我猛然站起身子,催促着说了一句。

  “前后都是车,咋停啊,一停全都堵了。”

  当时我们是在桥上,而小仙女就站在桥下不远处静静的凝望着我。

  我一着急,就将车里的黑色中性笔拿出来,在车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心,在上面写了两个字:“等我!!”

  小仙女忽然就捂着嘴蹲了下去,肩膀不停的抖动!

  这一场无声告别,使我的心变得空前难受,眼泪也终于遏制不住的流出来。

  一年多的时光天天在一起,我怎么可能走的毫无负担。于是我在车里也嚎啕大哭起来。

  小仙女这一刻哭的撕心裂肺,因为她知道,我们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这一别,将是永远。

  漂亮的词语已经无法修饰此刻哭到差点昏厥的小仙女,她的天,塌了!

  健洲叔看到我也哭的嗷嗷的凶的时候,叹了口气:“哎,都是重感情的人。”

  随即他将车子停住,非常不忍心的对我说:“去跟她好好道个别吧,是个不错的女孩儿。”

  我拉开车门就往下跑,惹得周围的司机一片漫骂:“草,不想活了啊,有这么开车的么?想死换个地方。”

  漫天的叫骂声,嘀嘀嘀的喇叭声,健洲叔恍若未闻,将车子一锁,坐垫椅子将身后一放,悠哉悠哉的睡着了。

  “宝贝不哭了,我会心疼。”

  小仙女茫然的抬起头,瞬间就扑进我的怀里:“耀阳,我好不舍得你,好舍不得!!!”

  我微微笑了笑,自己又何尝能舍得她呢,便将手上的手表摘了下来送给她:“双吉的十路车,五分钟一趟,地铁,七分钟一班,而我们的爱,一辈子只有这一次,等我,我会在时间停止之前回来找你。”

  ……

  夜色蓦然的降落下来,哈尔滨的夜晚还是那样的美,灯红酒绿,发现自己每次回来的心境都会不一样,哈尔滨,已经没有了丫丫,她去了她妈妈那边生活,微信就再也没更新过,给她发过几次消息,头像始终是灰的。

  验兵的时候其它都还好,唯独那个脱光了撅屁股让医生检查的时候有点尴尬。

  我跟老艾几乎很顺利的就走完流程,然后就是耐心等待结果。

  老艾似乎挺紧张的:“耀阳,咱能不能入选啊,说H市就招二十个名额,其中还有五个是小姑娘,内定好的,验兵的去了一百多个人,咱们就选十五个,我还不是本地的。”

  “担心个毛线,有我健洲叔在,肯定能去上。”

  “你肯定是能去上,我万一去不上呢,他是你叔又不是我叔,要不我给他买两条中华送过去得了,我家里挺看重这次的,我爸妈都在跟家里的亲戚朋友吹我出去当兵了,这他.妈万一没去上,丢人了。”

  “你要是给他买两条中华信不信你真去不了了?安心等消息就行了。”

  翻了个身,继续跟小仙女聊微信。

  “好吧,咱俩上会网去呀?到时候当兵上不了网可咋办。”

  “走呗,呆着也是呆着,怪没意思的。”

  “走走走。”

  我俩起身就往网吧走,走到一半的时候,老艾看着足疗店沉默了,忽然停住脚步,我问他:“看啥呢?”

  “想汐汐了。”

  老艾看着足疗店深深地叹了口气。

  “足疗店跟汐汐有啥关系?”

  “你懂的。”

  “我不懂,走走走,别扯这个了。”

  “怕啥的,都说冰城美女如云,不知道传说是否真假,待我老艾亲身去体验一番,方可探究出真相。”

  老艾看了眼自己兜里的五百块钱说:“走,我请你,回头花没了,在管我爸要。”

  “那个只按摩不扯别的。”

  我这人就是不经劝,让老艾三番五次墨迹一番就跟着进去了。

  我俩一家拔了一个十五块钱的竹罐,然后又一家花了三十块钱找人按摩。

  结果一个是胖娘们,一个是她老公给我俩按的,老艾郁闷完了:“你们这里有没有特服?”

  小胖妞一愣,笑着说:“我们家是正规的,没有哦。”

  老艾幽怨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沉默不语。

  男人按摩一点意思都没有,老艾按了一会儿就说:“行了,不按了,走吧,耀阳。”

  \"最}新◇章节:W上d

  我俩只好往出走,他说:“能不能行了,来你地盘了,你不带我去花前月下,跑这找男人来了?”

  “我都他.妈跟你说这边是正规的了,你偏不信。”

  “我不管,我想汐汐了,要找个不正规的。”

  “实不相瞒,阳哥以前挺正经的,不是认识你,我都不去那种地方……哎,对了,我找找。”

  话说一半,我忽然想起当时那个网管了,她不就是给钱就办事么!老艾现在这么难受,我去看看她还在不在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