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还未从咱跟小仙女离别的伤痛中走出来,对其她女孩子也都不感兴趣。

  虽然明知道那个尹恩费应该会长得不错,但兴趣仍然不大。

  “我要到她照片了,你看看不?”

  智允阿姨打完字就要给我翻照片,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阿姨你不用找她,我有女朋友了。”

  “不看看吗?长得很带劲的。”

  那就勉为其难的看一眼吧,然而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猛然响了起来,也就把这次看照片的经过给遗忘过去。

  “健洲叔。”

  “我上你家找你怎么没在家又跑哪儿去了?”

  “在智允阿姨家了。”

  “噢。你跟艾新晚上把东西收拾收拾,明早就走了。”

  “这么快?不是没到日子么?”我愕然道。

  “提前去适应适应,反正早晚都得去。”

  “行!知道了。”

  “早点睡,明天五点来接你。”

  “好。”

  挂了电话,我对智允阿姨说:“明天我就要去当兵了,晚上回家收拾收拾行李。”

  智允阿姨起身要跟我一起去,估计是要帮我收拾,我笑了笑说:“阿姨你在家呆着吧,我自己可以的。”

  c}更a新-最快上qS

  智允阿姨微微一笑,搂着我就往出走,她认为,在国内她就是我的小妈,有义务要照顾我,被智允阿姨牵着的感觉真好,尤其她的A4小蛮腰,真想上去搂一把,虽然明知道这是我爸的女人,可我还是忍不住在这一刻动了心。

  于是阳哥有意无意的将手搂在她的腰间,她愣了愣,眼神询问我干什么?

  我尴尬的笑了笑,毫无掩饰的说:“阿姨你身材真好,等一级别的女人中,你是这个。”

  我竖起大拇指!

  哪有女人不喜欢听好听的话呢,只见智允阿姨露出微嗔的表情,拿手机写道:“那我跟二十七八岁的姑娘比呢?是不是就不行了?”

  “完爆他们!”

  智允阿姨哈哈一笑,心想我跟我爸一样,是个小色狼。

  不过智允阿姨并没有在意我的“咸猪手”任由我搂着她走着,我们两个人漫步在这有些凉的秋末之下,身影逐渐消失。

  挺难为情的,尤其智允阿姨帮我收拾内衣裤的时候,我都说自己来就行,但她执意帮我收拾,怎么说呢,一个箱子摆在这,就这么点衣服跟牙具,我竟然没装下?而在智允阿姨的操控下,不仅装下这些东西,还裕富出来很大一个地方。

  后来给老艾打电话,他也跟着晨曦他们过来,我们一帮人收拾好行李后,就等着第二天的来临。

  月亮走,太阳升。

  秋末的早晨带着丝丝凉意,早已无心睡眠的我们已经洗漱完毕,在健洲叔的带领下,到了武装部集合。

  十五个男生,五个小姑娘一起踏上这次的整成,我粗略的扫了眼这几个姑娘,没有一个是我喜欢的类型。

  可能阳哥身边接触的姑娘起步都太高,对于这些中断的妹纸没啥吸引力。

  行李白带了,武装部只给我们一个包,这个包里我们装了点现金,一套换洗的衣服,以及一套牙具盒,其它的都让我健洲叔给拿回去了。

  我们是去沈阳军区,而且还是在郊区外,离市中心的位置要很远很远,想想这种生活可能都会变得枯燥。

  男孩子则是担心没有游戏打了,女孩子则是担心不能逛淘宝了。

  老艾更担心,他对已经开始晕车迷迷糊糊处在半梦半醒之间的我说道:“阳仔,我好担心。”

  “你担心你父母还是你坚持不下来?”

  “不是,我担心小晨曦让钟不传那货给抢走。”

  “是他的早晚是他的,不是你的,想抢也抢不到,一切都是看命,看开点吧,别瞎操心了。”

  “哎,现在就是不知道晨曦会不会想我,你说她会想我么?”老艾自取其辱的问了一嘴。

  “放心,她肯定不会想你的,她跟你没有感情。”

  “擦,要说的这么直白么,不能安慰安慰我么。”老艾哎的一声哭爹喊娘。

  “你俩能不能不吱声了?整个车里都在睡觉,就你俩说话。”前面传来一道不满的声音。

  “抱歉哈,哥们。”

  我赶忙打着哈哈,去了新环境,大家就要团结起来,不能让外人欺负我们,所以这时候绝对不是装逼内讧的时候,拉着老艾,闭目养神,随手谁都没有说话,车子在一晃一晃之间,睡着了。

  从哈尔滨道沈阳,走高速公路的话,怎么着也得在六个到七个小时之间,对于晕车的我简直来说就是一种煎熬。

  老艾从兜里拿出一个桔子皮,说贴在肚脐眼上不晕车,我信了!

  ……

  待到我走后,刘鹏跟张健洲两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刘鹏问道:“走了吗?”

  张健洲点点头:“走了,也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承受的住。”

  “只要不当逃兵就行……告诉那边,往死了给我炼他。”

  “呵呵,我知道,话早就传过去了,只是为什么偏偏要去沈阳军区,你明知道那是曾家的地盘。”

  刘鹏用手很有节奏的敲击桌面:“我肯定自然有我的用意,我就快退了,这个位置以后是你的,我在给你们铺路。”

  张健洲有些担心:“浩哥要是知道咱俩的想法,会不会急眼,毕竟老张家就这么一个孩子。”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先观察观察,如果这孩子是这块料,就往A计划培养,如果不是,以后安心当个小官,就可以。”

  “太危险了,为什么偏偏是他。”张健洲眼里露出不忍心的神色:“这孩子可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

  “就因为他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所以我更选择信任他,这件事咱俩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能让媳妇知道了,更不能让浩哥杨彩知道咱俩的真实用意,否则,浩哥能骂死咱俩。”

  张健洲哈哈一乐:“你也有怕的。”

  刘鹏撇撇嘴:“我能怕他?从小就揍他。”

  张健洲跟着一乐:“得,我在跟那边打声招呼。”

  “嗯,必须要狠狠的练他,去的第一个月,练到爬不起床最好。”刘鹏又嘱咐一遍。

  “你真狠!”

  说完,张健洲离开。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