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就睡了,就睡了。”

  王艳秋挺实在的嘿嘿一笑,我也就没在跟他说话了,打着哈欠就回去睡觉。

  真的,一点不撒谎,我他感觉刚闭上眼睛教官的哨子声就响了起来,然后本能的就将被子蒙在脑袋上继续睡,隐约间听见霹雳啦怕的下床声音,当时我知道可能是天亮了,心想的就是等着他们都下床以后我在下床,然后前一秒刚想完,后一秒就直接进入梦想,啥也听不见,完全忘我,实在是又困又累,比我在夜市卖烧烤还累。

  老艾托着像狗一样的身躯,嘴里骂着街出去了,王艳秋还好,就算不满意也是憋在心里并不会表现出来。

  “走了,走了。”

  老艾拍了拍我,我根本就没理他,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完全就是没听见。

  黄平费力的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看我没动弹想了想就跟着一起睡了……

  ……

  刚来第一天,曾教官就对我们几个印象额外的深,所以当我跟黄平没过来以后,他一眼几发现了,脸色不由得铁青:“报数!”

  “一……二……三。”

  我们班的班长叫王佳斌,农村出来的,老爸给村长拿了八千块钱就过来当兵了,是家里的希望,性格老实巴交,不会撒谎,因为从小就种地的缘故,是我们这个班里体格子最好的人,可能比黄平还要好上一点,但是性格没有黄平那么虎,所以给人的感觉他好像打不过黄平。

  “报告教官,应到十五人,实到十三人!”

  王佳斌伸着脖子答道。

  “少了谁!”

  教官明知故问。

  “额……我也不知道他俩叫啥啊。”

  这个倒是实话,今天刚聚在一起,话都没有说过几句,印象里能有个大概不知道谁在,可让说名字,还真说不出来。

  “艾新,你说,谁没来?”

  教官明知故问的将头转向老艾,心想这货毅力不错哇,让他收拾成那样都能爬起来,我跟黄平却没能爬起来,当时他心里对老艾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当过兵的都知道,教官越喜欢你,越愿意收拾你,如不是他接到上级领导的电话说将我好好收拾收拾,他绝对要重点培养老艾……

  “报告教官,不……知道。”

  “跑圈,十圈!”

  “好的。”

  老艾即使知道我们会被查出来,也没愿意将我们举报出来,或许这种傻了吧唧的劲就叫兄弟吧。

  宿舍内,我跟黄平睡的混天暗地,猩猩看了眼黄平,一只脚搭在地上,脑袋外在最里面,四仰八叉的流着哈喇子,睡的这叫一个香在看我,撅着大屁股,时不时用手挠挠腿上痒痒的地方,呼噜声死起!

  猩猩恨不得要杀人了,一把将我们的被子给掀开,给我俩从床上拽到地上,吼道:“你俩这么喜欢睡,给老子滚回家去睡!”

  睡的有点懵逼状态下的我忽然被人这么一拉,心脏吓得怦怦跳,本来就累,在加上最近着实有点飘了,我发现自己干了什么事,后台都有人撑腰,胆子也变得肥了许多,情绪就挺不满的怼了他一句:“咱训练就训练,你是教官不假,用得着老子老子的叫吗?你是谁老子?”

  “我他.妈就是你老子!还嘴硬是吗,给我出去跑圈!!!”

  猩猩猛然的伸手指向窗外,表情瞅着特凶狠,太阳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还真的挺吓人。

  “……跑就跑。”

  我心想你也就这点能耐了,跑个步能把我累死还是咋的,随后黄平也追了过来:“刚才还寻思你要跟教官干一仗呢,我都准备跟着动手了,你咋还跑了?”

  这小子从来不会给你雪中送炭,只能雪上加霜,这时候不寻思安慰我,还来刺激我,我也没理他,闷头跑我的步。

  他是个话匣子:“真的,他要当我的面子说是我老子,我肯定削他。”

  “那你去削他吧,期待你的表演。”

  1

  “他不是没说么,真的耀阳,咱俩合计合计,下回他在敢惹我们,咱们就揍他,洗澡的时候我听说别的班有的人就跟教官干起来了。”

  “那结果呢?”

  “结果让教官揍懵了……但我看咱们教官应该没有人那么猛,要不试试?”

  “你跟老艾去试试吧,我给你俩加油。”凡是能当上教官的,没有几把刷子可能吗?”说他虎他还不承认。

  “完蛋,今天训练结束,我准备去打探打探女兵,看看到底有没有长得好看的,要不要一起。”

  “还来?我可不去了,你自己去吧,哥们有女朋友。”想到小仙女,嘴角不自觉一乐,心想等有机会了一定要给她打通电话,昨天训练之前还没来得及穿军装拍照给她看,手机就让人家给没收了。

  现在心里愈发的想要穿上帅气的军装给她看了,这个想法一出来就变得不可收拾,寻思要不要去找老兵借手机偷偷的拍一张?

  一上午的变态训练,给我们折磨得不要不要的,这才想起了当日在学校里的小打小闹是多么舒心,上午的时候有个朋友他脚崴了,本以为教官会让他休息,可是人教官说了,如果在战场上,敌人会因为你脚崴了放过你吗?只要腿没断成两半,就是给我跑!

  起初,这种日子挺不好受的,吃饭都吃不饱,有时候吃着吃着哨子就响了起来,睡觉睡着睡着,哨子就响了起来。非常的折磨人。

  这天,晚上七点半,我们集体看完新闻联播,政治新闻以后,难得提前休息。大家都挺高兴的,心想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张耀阳,站住。”

  猩猩突然喊了我一嘴。

  “教官。”

  我轻点头示意。

  “刚才新闻都讲什么了,说给我听听,”

  “啊?”

  “啊什么,讲!”

  我讲个毛线,刚才这新闻看的我都要睡着了,还讲嘞,根本就是一个字没听。

  “没听。”

  我弱弱的回道。

  “黄平!”

  教官又喊。““你告诉告诉他,刚才讲什么了!”

  黄平就更不知道了,他比我先睡着……

  但黄平嘴皮子溜哇,只见他说:“咱详细的就不说了,说个大概总结吧,行吗?”

  “嗯,你说。”

  “我国治安非常好,军事武装力量都是强大的一逼,国外常年发生战乱,各地人民处在极度恐慌之中,还有一部分非洲居民已经吃不上饭了。”

  我愣住了,教官也愣住了,我都要佩服死这货了,睡觉也能听见新闻讲的?这是什么本事?

  然后后来他告诉我,屁啦,我说的这个,咱国内新闻这十几年来说的不都是这些么,总结就是一句话,我国好,外国全是战乱……我不仅要给他竖起大拇指,总结的太精辟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