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规定!”

  这几个士兵也很无奈,不能因为你们几句撒娇就缴械投降,可以说士兵虽然有血性,但另一方面也很死板,在这里,说一是一,说二就是二,坚决履行义务,扯别的都没用!

  其中有一桌还在吃东西的韩国妹子注视到门口的这一切,带着智慧的小眼睛滴溜一转,同时一小口一小口的往嘴里掰馒头吃,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恩妃,你点子多,咱们想办法帮帮宿舍门口的那个小哥哥,看着太可怜了。”

  其中一个韩妹子用着流利的韩语说道,她们是韩国人,教官同样的也是由韩国教官来带队。

  鉴于我的书友都是盲流子,船长就不秀韩语了,用中文写给你们看,嘻嘻,别打我......有话好好说!

  尹恩妃微微一笑,对她们勾了勾手:“来,你们帮我挡着点,都围成一圈。”

  接着她就将馒头顺着自己的衣服塞进凶里,瞬间变得老大。

  韩妹子哈哈一笑;“这是不是太明显了?”

  尹恩妃挺了挺凶糖:“我不信检查的敢摸我!”

  果然尹恩妃昂首挺凶往前走的时候,门口的检查士兵满脸通红却不敢瞧她一眼,带到她离开后,门口左边的人说:“李伟,我好像恋爱了……”

  李伟一哆嗦:“我要回去换裤衩,娘嘞,怎么有这么完美的女人!”

  尹恩妃从衣服里拿出馒头在手上晃了晃,慢悠悠的来到我跟前,用着极其生硬的汉语说:“欧巴,熊熊(醒醒)..”

  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飘进我的脑海,这是什么味道,怎么这么好闻,这味道仿佛让一个置身在冰天雪地即将冻死的人摇身一变瞬间泡在春暖花开的浴池里,享受着温暖的日光浴一样.......

  我是累死了吗?当我睁开眼睛时,一位犹如天使一般的少女正在对我微微一笑。

  她不施粉黛,柳叶弯眉,有些懵懂的说:“什么?”

  “你是天使吗?我是死了吗?原来我死后是上的天堂。”

  接着她又说了句韩语,我没听懂,难道我去的不是中国天堂而是韩国的?

  “馒头,吃,你。”

  她将手里的馒头塞给我,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指了指我。

  让我喂给你吃?天使都这么傲娇嘛……老子本来就累死的,生前此后姑娘,死后还得伺候天使,本来应该是少爷命,咋就成了家丁!

  尹恩妃看我就像个傻子,跟我说半天,我也无动于衷,在过会教官就该来了,情急之下,她将手里的馒头掰开就往我嘴里塞!

  而我就机械版的嘎巴嘴,直到馒头吃进肚子里以后,漫天的饥饿感铺面而来,这才发现自己还活着。

  面前的这个女人她并不是天使而是一个大活人,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女孩比我以往见过的任何姑娘都要美,她美的并不庸俗,身上有一种灵动之感,仿佛在哪见过,好像邻居家的大姐姐一样,暖暖的,很贴心。

  “这馒头怎么有一股乃香味?这么好吃欸,是咱们食堂的吗?”

  我愣了下问道,妈.的这个食堂偏心,男生吃的馒头砸这么难吃,女孩子吃的就这么好吃、我抗议。

  她好像没有听懂的我的话,皱着粉眉又问:“什么?”

  “我说馒头,好吃,谢谢!”

  简单的词语她还是能听得懂的,对我笑了笑表示不用谢之后就走了。

  她离开后,身边的香味也都没有了。

  我不禁在想,这女人身上怎么会香的好闻,能不能将蝴蝶招过来呢?

  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见姑娘们都洗完衣服后,又开始了我的挑水霸业!

  日子一天天过,这个大猩猩就想尽一切办法折磨我,不管他用什么手段,我都坚持了下来!

  当时见过尹恩妃之后就好久没见过她了,而我也确实不知道她就是尹恩妃......但她知道,从智允阿姨给她的照片看过我,不然也不会冒着被抓的危险给我送馒头!

  她见到我本人以后感觉没有照片里那么帅,相反瞅着很普通,要不是智允阿姨的孩子,她也不能理我。

  这就是她对我的第一个印象,而我对她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一面之缘,除了惊艳她的美貌之外,也没有其她想法,心里就惦记小仙女,这么久没联系,我心里着急啊,总想着管谁借电话跟他联系联系呢。

  王艳秋走过我身边问道:“耀阳,我去洗袜子,顺便帮你的也洗了吧。”

  我摇摇头:“不用我自己洗就行。”

  老艾将娃子扔给王艳秋:“秋哥谢了。”

  “不客气。”

  黄平更过分将裤衩子都扔给王艳秋,让他帮忙洗了,王艳秋竟然没拒绝,选择逆来顺受。

  他是喜欢的,我也不好说什么,我自己能做到不欺负他就好了。

  进入兵营这么久以来,惊喜的发现自己变了,睡懒觉的习惯没有了,一到四点半本能的就醒了,也变得爱干净了,做什么事喜欢自己动手动脚了,不想去依赖别人。

  本来我寻思王艳秋给老艾他们洗袜子也就洗了,我不能说啥,等我们路过水放旁边这个寝室时,一个人对他招了招手:“来,进来!”

  “哦,”

  王艳秋习惯性的就进去了。

  “给我洗干净的晾暖气片上。”

  班长王佳斌直接将袜子扔他脸上了,引发寝室里的人爆笑。

  这倒是让我又意外又愤怒,这个王佳斌本是一个老老实实的本分人,最开始撒谎都不会的那种,随着他独得教官恩宠以及数次打小报告建立下的淫威后,身边围绕他转的人越来越多、整个人有些飘了。

  以前跟你说话的时候还跟你笑笑呵呵的,现在跟你说话鼻孔对着你,眼睛看着天上,拽的要命!

  Qv|*

  但人教官说了,他不在,王班长就等同于他,一般人真惹不了,气焰也是越来越嚣张。

  在嘲笑中王艳秋将袜子从地上捡起来,屈辱的放进喷子准备一招给洗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