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王佳斌说:“哥几个谁有换洗的袜子快让咱秋哥一起给你们洗了。”

  “z更新^最快%*上P|

  “秋哥麻烦了。”

  “秋哥谢谢袄。”

  “......”

  不一会儿数十双袜子飞了过去,客气的是递给他的,而他选择逆来顺受,忽然间我想起第一次夜里去水房尿尿的时候,就碰见他了,那时候他好像就洗这么多袜子,后来我总是让猩猩给我拎出去单独把楞,也就没什么机会跟他一起洗袜子,直到今天碰见这种情况后我没有发怒,而是我沉默的看着。

  我们俩来到水房洗袜子的时候,就见他眼睛红红的低着头在那不吭声,于心不忍,我就说:“为什么不反抗?我可以帮你干他们。”

  王艳秋摇摇头:“我妈妈说了,在外面能忍尽量要忍,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若是还手了,反抗了,他们只会欺负我欺负的更凶,从小我就在班里受人家欺负,最开始也反抗过几次,也告诉老师了,不过没用,老师会说为什么别人欺负的是你,而不是别人,我无言以对,他们欺负我,仅仅是看我好欺负而已,就这么简单。”

  顿了顿,他又说:“直到有一天,我看了一本小说,学着里面的男主角拿了一把刀去上学......”

  “然后你就牛逼了,成了班级的扛把子,虐遍周围的所有初高中,统一了xx市,移民去了xx岛,搂着n个妹纸逍遥四海......”我跟着说了一句。

  他噗嗤一声笑了:“可惜我们的生活并不是小说,当我拿着刀上学以后,被他们揍的更惨了,自己也差点进了公安局,我都吓哭了。”

  “哈哈。”

  我开心的大笑起来。

  他也跟着笑了,无奈的耸耸肩:“所以喽,给他们洗袜子而已,又不用挨打,是不是很划算。”

  “嗯嗯,经过你这么一说,真的很划算诶。”

  接下来的日子,王艳秋的忍耐并没有换来他们的我佛慈悲,反而纵容了他们内心的杀戮盛世。欺负他欺负的更狠了。

  三个月后......

  我们下分了连队,重新分了班级,但是我弟弟教官还是我们的教官,班长还是我们的班长,只是人数少了,有的人受不了这苦,离开了,这就是逃兵,会受到惩罚,但他们宁可成逃兵也不当兵了。

  当兵比我来之前想象的要苦千倍万倍,在列队训练中,站一天军姿下来就不会走路了,齐步一天下来我就是机械了,正步一天下来尿尿有时候都尿血,累尿血这句话就是从兵营里传出来的,所以很多人没受的了,跑了!

  最后就剩我们十个人不到,很遗憾,这些人里面就有老艾。

  老艾走之前对我说:“哥们要跑了,帮我跟健洲叔说声对不起,真的扛不住了。”

  我劝道:“最苦最累的三个月新兵连都扛下来了,以后没那么累了。”

  “那是对于普通的兵种来说,咱们能一样吗?咱们十个人是要去参加跟别的国家多打的,就他.妈这军体拳练的再好,能打过人家那肌肉棒子吗,你看看那大体格子那大肌肉,就有一种亚洲足球踢人家皇马一样,我是不扯了,回家找我的汐汐去!”

  老艾执意要走,也没脸找晨曦了,退而求其次的还是汐汐吧。

  “我很不理解,我这么懒的人都坚持下来了,你有啥不能坚持的,你看看王艳秋,他都能坚持,你差啥!”

  “我他.妈受不了了,一没女人,二身心疲惫的,真的不行了,哥几个再会。”

  说完老艾就连夜跑了.......我有些相对无语,不过人各有志,除了祝福还能说啥呢。

  为啥要说祝福呢,因为当兵有时候跟坐牢一样,并不是你说跑就能跑的,他们能给你抓回来,你看老艾,在跑了一个多小时就让人给抓回来了……

  整个人都郁闷的不行,之后又尝试跑了几次,但最终都给抓了回来,打打不过人家,跑跑不了,最后没招了,只能继续坚持。

  确实如老艾所说那样,本以为三个月之后我们的训练就会轻松许多,或者说习惯了以后也就没那么累了。不幸的是,我们十个人是被选中的人,最后淘汰掉五个,只留五个人进行深一步的选拔,而老艾就开始瞎表现了,宁可挨揍,也希望自己落选。

  三个月没有联系小仙女我也是急的不行,我们除了可以抽烟以外,手机还是不能玩,但我听说别的班级,尤其女兵可以偷偷的玩手机、我寻思阳哥穿的这么帅,咋也得给小仙女看看对不对。省得她在家也着急。

  感情这玩意你就得常联系,否则容易陌生。

  于是,我就开始琢磨借着给女兵打水的机会,偷偷的管她们借手机用一用。

  “张耀阳!”

  “到!”

  “给女兵打水。”

  “收到!”

  现在由于我们是十个人,所以我们都在一个宿舍里,等于宿舍里分了两个帮派,王班长一派,我们一派。

  当我兴致勃勃准备去打水的时候,又看见他将袜子裤衩子扔给王艳秋让他洗,老艾他们也没啥同情心让他跟着汐,王艳秋觉得,左右都洗了,也不差我这一个了,就寻思帮我也洗了。

  他不喜欢这种生活,也不知道这样的受欺负什么时候能是个头,可他发誓要当好兵,忍了!

  “放那!”

  我冷冷的说道:“我有手有脚,不用你给我洗,你要是敢私自给我洗,我就揍你。”

  呃……王艳秋一听我说这话立刻将手收了回去,悻悻的离开。

  接着我又说:“把老艾跟黄平的袜子也拿出来,让他们自己洗!”

  “这......”

  王艳秋有点为难,他害怕我,同样也害怕老艾他们,要是都不听,都挨揍,那到底洗还是不洗呢。

  “得,我自己洗吧。”

  老艾见我有点要发火的意思,就乐呵呵的去洗了。

  “最近皮肤有点干燥,该沾沾水了。”

  黄平也从床上跳下去搂着王艳秋去了水房。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