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

  王佳斌随口骂了一句:“装几毛好人。”

  王佳斌对铺的一个哥们说:“班长这个张耀阳他们几个咱们应该给点教训,这货总有点不服你的意思。”

  王佳斌脸色阴沉的说:“我他.妈不瞎,早晚有机会我得整他一下子,智者玩的是脑袋,莽夫才用拳头。”

  “班长您的文化高,说话就是不一样,嘿嘿。”

  这人趁机舔了一嘴!

  班长就喜欢别人这么夸他,有一种地位感,人也是越来越飘!

  .......我在水缸跟前认真观察,看看哪个妹子看起来面善,挑一个好说话的去管她借手机。

  更新*l最快N上NW

  “美女,你的手机能借我一下子吗?”

  找了一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姑娘,上前问了一句。

  “我没手机哦,教官不让的。”

  “好吧……谢谢。”

  这种乖乖女胆子比较小,手机交没交给教官我不知道,即使她手里真有手机也不敢借我,万一露馅了呢?

  接着我就找到一个嗓门挺大,看起来虎里虎气的胖妞问道:“靓女,手机借我一下呗。“胖妞甩了下自己的秀发,干出一堆头皮屑,矜持一笑:“我很靓嘛?你是第一个这么夸我的,还说借手机……烂借口,想要我手机号直接说嘛。”

  “呃……真的只是借手机。”我无比狂汗的说道。

  “……没有!”胖妞哼了一身,傲娇的转身走了。

  额,之后我又陆续管别人借了好几个,全都以各种理由拒绝我,我知道她们手里肯定有手机的,但不敢借我,我也不知道为啥。

  碰了一鼻子灰,我挺郁闷的来到宿舍后面,女生宿舍后面走一会儿有一条小道,小道在往后是一条铁栅栏,铁栅栏后是公路,平常这边没什么人,我寻思过来抽支烟,安静一会儿。

  然后让我看见一个挺意外的画面,只见几个韩国妹子从那么高的铁栅栏翻了过来,手里拿着烧烤,诶?这周围有烧烤店?

  我们军营内虽然有超市,但我还不知道有烧烤这玩意呢,她们从哪整的?

  刚翻墙下来的尹恩妃见到有人后刚想跑,仔细看了看是我,想了一下,然后走过来,居高临下的望着我。

  一瞬间,我有些僵住了,连嘴里的烟都忘记吸了,那股好闻的清香味道再次在我的鼻腔内刮起一股大风暴。

  人家都是韩国妹子从小就攒钱整容,恐怕面前这个也整过容吧,不然五官怎么会那么漂亮,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眼睛,鼻子,侧脸,头发,在到又齐又白的牙齿,五一不再告诉我,这是一个稍微包装就能成大明星一样的女人,真的美。

  有些女人,她的脸蛋很好看,但是脸部跟脖子不知道为啥都不是一个色,但尹恩妃是一个颜色,没有特别白,却给人很健康的感觉。

  在看头发,我个人对头发有些天生的难以言明的情绪,上学的时候就坐在秦子晴后面天天研究她的头发,好多女孩子的头发发质很粗糙,明明长得很不错,但有的姑娘头发会拉低很多分。

  面前这个尹恩妃的头发,又顺又直,女孩子能打扮这样精致,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自己。

  我俩对视了一会儿,她率先开口:“欧巴。”

  “啊?妹子。”

  妈呀呀,以前在电视上听人家喊欧巴那小动静果然跟现实中一样一样的,但是现实中你听见韩妹子这样喊你,整个人都酥了。

  “请你吃。”

  尹恩妃打开袋子里的烧烤凑到我面前,由于不好意思,我也没接,便转移注意力一般,用弹烟灰来掩饰我的尴尬。

  “欧巴,妮帘红呐。”

  她用僵硬的韩语笑着指了指我,我琢磨片刻才反应出她说的意思。

  “没有,天太冷了,冻的。”

  “什么?”

  好吧,我承认跟她对话有些语言障碍……这个韩妹子也真是的,中国语言这么牛逼,她不好好学,以后怎么来我们亚洲发展。

  “拜托,不,说出去。”

  尹恩妃双手合十,有些恳求我的意思,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她是害怕我举报她们出去买烧烤呀。

  我乐了,点点头,连比划带汉语对她说:“ok,把你的手机借我用用,三克油玩瑞妈次!”

  阳哥这么标准的英语硬是让她听成了三块钱玩你妈三次?当下不由得生气皱了皱眉头:“妮怎嚒骂人。”

  靠……这句话说的怎么这么流畅,我也懵了:“我没骂你啊?”

  “哼!”

  她一甩头,领着同伴走了。

  我啥时候骂她了?我没骂啊……

  ……

  宿舍里,洗完袜子的黄平他们三个拿着盆往回走,将袜子晾在暖气片上以后,笑呵呵的准备睡觉了。

  王艳秋钻被窝里以后用鼻子闻了闻,嚯,怎么有一股尿骚味儿?

  接着他下意识的在被窝里一摸,啥几爸玩意这么湿?

  接着他就炸了,咔嚓一下跳下床,吼道:“谁那么过分在我床上尿尿?”

  一直盯着王艳秋半天的王佳斌嘴角偷偷撤出一抹弧度的坏笑,慵懒的翻了个身,呼呼的吹着口哨。

  这声口哨在此刻无疑显得非常刺耳,王艳秋明白这是王佳斌做的!

  当下敢怒不敢言,只好默默的换了被套,准备拿去洗。

  “这你也要忍吗?”

  黄平滋溜一下从床上跳了下去,气势汹汹的来到王佳斌面前,怒问道:“是不是你干的?”

  “啥玩意就是我干的?你说什么?”

  “少他.妈跟我装蒜,我问你王艳秋被子上的尿是不是你干的?”黄平伸手指着王艳秋的被褥说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做的了?你二郎神呗?有第三只眼。”王佳斌轻蔑的看了眼跟着一起过来的老艾:“在加一条哮天犬,啥都能知道呗。”

  “*你妈,你骂谁呢?”老艾这脾气多酸性,脏话瞬间就出来了,本来这阵子心里就憋着一股无名火,巴不得找人打一架呢,没准教官一高兴就给自己开除了呢,那样就能回去找汐汐了,是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