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的就是你怎么着?”

  王班长踏着拖鞋就站起来了,与他们对视着,与此同时,跟他玩的挺不错的几个小子也都围了过来。

  “想打架是吗?那咱们就干一下子,谁怂是谁狗。”

  黄平这小暴脾气,当下就说:“女兵宿舍有个后道,咱们去那边干!”

  老艾一听不行啊,去那边干怎么让教官开除自己,便说:“怕几毛就在这干!”

  班长怎么可能跟他们干仗,当下便趾高气昂的说:“谁尿的,你们找谁去?找我麻烦干什么?要不然我给教官叫过来聊聊。”

  “……!别他.妈以为你身后有教官给你撑腰你就能为所欲为,欠揍了,我真满足你。”黄平用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我最烦别人指我,但我告诉你,这事不是我干的,就不是我干的。”王佳斌烦躁的将他手指头给打到一边。

  “那他.妈是谁干的?”

  “我没看见,而且就算看见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行,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在军营里,不可能在像上学时那会,一言不合就干仗,在这里你干完仗,教官能给你练废喽。

  这时,我也刚好回到宿舍,就看见两伙人在怒视,当下不由得走到中间问道:“干嘛呢?”

  “王艳秋的床上被人尿了尿,我怀疑就是咱们的王大班长干的好事!”

  :i首发!-

  “诶,没有证据可别血口喷人,不然我可告诉曾教官了。”

  王佳斌一脸欠打的表情,我想了一下,看了眼王艳秋的床单说道:“你咋想的?”

  “啊?”

  王艳秋有些木讷的看着我。

  “说话啊。”

  “什么怎么想的?”

  我挺无语的,忽然间有一种他像是扶不起的阿斗的感觉一样,不由得又点了他一遍:“我说你床单被人尿成这逼样了,你就没啥想法?还是说准备晚上用你的身体给他烘干了,夹着尿骚味就这么对付睡了?”

  “这……这。”

  他这了半天也没这出个所以然出来,然后就说:“我去洗了吧,咱们也没证据说是王班长干的。”

  此时我已经看到王佳斌轻蔑的嘴角高高扬起,一脸的欠揍样。

  “我还说我是吴彦祖呢,这话你也信?”

  说完我砰的一拳就像王佳斌鼻子怼了过来,这货扑棱一声坐床上了,紧接着我一个高蹦他身上摁倒一阵锤。奶奶个腿儿的早就想干你了,正愁没理由你呢,你非要作死,那没招了。

  这货在他接任班长以来,没少拿鸡毛当令箭,背后也帮着那个真猩猩一起搞我。

  我跟王佳斌在床上扭打在一起,被子,床单也都踹到地上了,最开始还是互相对打,打着打着就成了硬摔跤,这玩意别看简单,最体现蛮力的时候到了,只要稍微松口气,就得让人踹床底下去。

  老艾一个飞脚踹自己跟前的这个人,接着黄平也挥着大拳头上去了,整个屋子瞬间就乱了。

  “别打了,别打了。”

  生性胆小怕事的王艳秋见到我们干起来以后,当下就赶紧跑出去找教官了。

  曾猩猩当时还跟人家黄教官吹牛逼呢,我带出来的兵,一个比一个听话,一个比一个能吃苦,自己训练有道!

  话音落,王艳秋跑到教官面前,气喘吁吁的说:“猩……教官不好了,干……干起来。”

  砰!

  猩猩咣的一声放下手里的茶水缸子,拎着棍子就往出跑。

  “住手,都他妈给老子住手!”

  一看屋子干的片片的,不由得愤怒起来,连棍子带飞脚的给我们拉开,然后说:“去他妈给我站军姿!吃饱了闲的。”

  片刻后,我们几个人鼻青脸肿的低着脑袋站在空旷的操场上,身后是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面前是恨不得把我们活剥了的猩猩教官。

  “为什么打架!班长,你说!”

  见我们几个不吭声,猩猩将目光望向王佳斌。

  “当时我正在睡觉,然后王艳秋的被子不知道被谁给尿了尿,他们就诬陷是我,我说不是我,然后就动手打我,是他们先动的手,我才还的手。”

  “放屁。”

  黄平忍不住回道:“是黄平他们骂我是二郎神骂老艾是哮天犬,我们才动的手。”

  “是你们先诬陷我尿床的。”

  “……”

  接下来众说纷纭,整的猩猩头都大了,于是对王艳秋喝问道:“你说!”

  王艳秋就如实的将前后因果说了一遍,紧接着猩猩就走到我面前,咣的一脚就给我踹飞了,接着指着我说:“我听来听去,这件事就是赖你。”

  “干啥赖我啊?”

  “都没有人看见是王佳斌往人家王艳秋的床上尿尿,你怎么就动手打人家?”

  “当时屋子里都有谁?”我问道。

  “我,小雷,宝子,东东,怎么了?”王佳斌回道。

  “是你们几个吧,那肯定就是你们几个其中之一做的,我打你们有问题吗?”

  “凭啥我们几个在屋里就是我们几个人做的,凭啥就不是王艳秋他得罪别人,别人进来尿的呢。”

  “呵呵。”我冷笑一声:“那你们就更欠打了,袄,看着别的班来自己兄弟铺上尿尿,你们几个是真瞎还是欠揍?你他妈是个班长,看着外人来欺负自己家兄弟?今天也就是教官来的及时,不然我非的他妈踢死你。”

  王佳斌让我给怼的没有语言了,猩猩也是转头怒问他:“你这班长还能不能干了!!”

  接着黄平又补了一刀:“教官,我建议这种行为非常恶劣,一定要严查到底,这行为太侮辱人了,而且王佳斌他们总是欺负王艳秋洗袜子裤衩子,这样的班长绝对不能让他当了,我建议张耀阳当我们的新班长!”

  “说的好像你没让王艳秋洗袜子似的!”王佳斌下意识的回了一句,这不回不要紧,欺负人洗袜子的名声算是落实了,现在在军营里已经不像以前了,老兵欺负新兵不在是潜规则,更加的人性化,教官面对这种行为是不允许的。

  “我可没让,不信你问王艳秋,我刚才还帮他一起洗袜子来着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