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我俩就这样互相沉默着,异地之后第一次吵架就这样在我没什么防备中来了。

  我完全搞不懂她在闹什么情绪,有什么不满的你直接说出来好不好,非要让我去猜,我去猜,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能猜的那么准确!

  本身两个人离的就远,有时候就会瞎寻思,直接说出来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偏偏的这个时候的我们忘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女人需要保持耐心,去呵护她,而男人,恰巧是最心烦意乱,最恐慌的时候,这种时候碰见对方,除了吵架没别的选择了。

  然而小仙女的性格又不是能跟你大吵一架的那种人,有什么事就放在心里,什么都不说。

  “挂了……”

  “挂就几爸挂,多余他.妈给你打这个电话!”

  砰!看着身边的垃圾桶让我一脚就给踢飞了,然后气鼓鼓的坐在床头,郁闷的不行!

  屋里面顿时也都安静了,不吵不闹的看着我,老艾叹了口气,坐在我床边搂着我的肩膀:“兄弟,真不能怪小仙女生气,你都没看见她兴冲冲的来找我的时候,以为你也在呢,那一刻失望的眼神,我看着都跟着难过。”

  “可是……”

  “可是你不敢回去,不想用家里的人情,也有点不敢回去是吧。”

  我无声的点了点头,老艾笑了笑,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其实没啥的,你看我回去跟汐汐又更好了,虽然走的时候她还是哭的稀里哗啦的,但至少可以还是可以见见的,小仙女对你的依赖那么大,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的想让你回去,那种失落心情我不用描述想必你也懂。”

  这时,黄平也走了过来,拿出一百块钱给老艾:“兄弟你充点话费,让耀阳在给他女朋友打一个,打多少钱的都算我的。”

  “滚你大爷的。”老艾踢了他一脚:“这他.妈是我兄弟,我俩在一起玩的时间不比你早,我差他那点话费么。”

  王佳斌咬了咬牙,踏着拖鞋过来了:“虽然这里面我是最不该吭声的那一个人,但是从刚才你们聊天的大概内容来说,我觉得你应该给那小姑娘打一个电话,怎么说呢,这件事我听起来你有点在逃避的样子。”

  “我错了?”我抬头茫然的问道。

  “嗯!”众人异口同声。

  “草!”接着我就拿起电话往出走,来到后道这个安静的地方,坐在石桥上就给小仙女重新拨打了回去,电话接通了,小仙女却没有声音:“对不起啊,我刚不该跟你吵架的。”

  小仙女抽了抽鼻子:“你不是不跟人道歉的么。”

  “刚才是我冲动了,我知道你是对我有点失望,所以……”

  “我就不明白了,连老艾都能回来你为什么不回来?还问我想不想你,你根本就不想我。”

  “怎么会,我在这边天天想你,天天晚上都能梦到你,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军营就会好失落。”我解释道:“可是我不敢回去,回到家总共能带十天不到,除去回亲戚家,也就五天时间……到时候就该更舍不得了。”

  “哦。”

  “你怎么又这样了。”

  “我哪样。”

  “有话咱直接说开不好么,别老让我猜,我在这边很累了。”

  “好,那我就直接说了,五天时间,如果我问你,你的生命如果只剩十天,那么这十天你将如何来分配?”

  “……”我愣住了。

  “我来告诉你,我会将这十天的时间全部用来陪家人,而我最爱的人我会陪伴她240个小时。”

  “……”我再次哑口无言。

  “……好了,就这样,挂了,期间不要给我打电话,给我念想又看不见人,让我感觉很痛苦。”

  “可是我在当兵,下次回去就是年底了,一年时光你都不让我给你打电话吗?”

  “……挂了。”小仙女最终还是挂了电话,将喉咙里那句你真想我就应该回来找我的那句话给生生地咽下去了,回想起那日她在kfc与我妈聊天的对话中,不禁泪流满面。

  我整个人痛苦的不行,疯狂的抓打着自己的头发,异地恋真他.妈痛苦。

  我开始跑了起来,往教官宿舍狂奔。

  当当当!

  “进来。”

  “报告教官,我要请假回家!”

  “啥玩意?”猩猩一听,东北话都冒出来了。

  “嘿嘿教官你东北哪噶哒的啊?”我好奇的问道“你管我哪的干啥,你说你咋的?”

  “我要请假回家一趟。”

  “过年之前放假你寻思啥了?”

  “家里出事了。”

  “出啥事了?”

  然后我就随便编了一个借口,教官也没为难我,让我写申请,我就写了,但我知道光写申请肯定不行,于是拿着电话寻思给我健洲叔偷偷打一个电话,尽管我一再不愿意用他的关系,人家是堂堂的副局长,是我叔这没错,可绝对不能拿人家的权利当儿戏,不到万不得已我爸都不愿用他的关系,更何况是我了,你们可能不懂,今天我找健洲叔打个小电话,让他帮忙说说让我回去,这可能没啥,是件小事,但是日后别人有求于他的时候,他也不能拒绝,懂了吧。

  “叔,我想回家看看。”

  “过年的时候怎么不回来呢?”健洲叔问了跟猩猩跟小仙女一样的问题,我开始后悔了,早知道他.妈过年回去好了。

  “我寻思刚来几个月就回去,给你们添麻烦。”

  “净扯,大过年的不回来,现在回来怎么整啊?耀阳你要明白,我现在的身份不好跟人家轻易开口,你能理解吗。”

  “……能。”

  “嗯,要不我去跟刘鹏说一下,反正他快退了。”健洲叔听见我言语里的失望,当下不忍心的又补了一句。

  “算了,这都是命吧。”

  “在里面好好表现,再有一年半你就该回来了,期待你蜕变的样子。”

  “会的。”深呼吸一口气。

  J9看^;正节^{上(

  “我知道你回去因为什么,不就是想你的那个小女朋友了么,我在夏天五六月份的时候回去看望你,到时候给她带过去不就完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