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上午的训练没什么好说的,我越来越喜欢让汗水将衣服浸透的感觉,棒极了。

  夏天训练结束后,我们通常只穿半截跨栏背心,拧着衣服上出来的汗水,嘎嘎过瘾,一边往食堂走,一边研究要吃几个大馒头。

  讲道理,军营里的伙食非常棒,并没有电视上演的那么惨,我们这边营养搭配丰盛,吃的简直不要太好。

  正当我准备给给碗里的蔬菜汤给干了的时候,一个不明物体突然掉进了我的碗里,甭我一脸菜叶子,一看是让人吃了一半剩下的馒头给了过来,紧接着尹恩妃傲娇的离开了。

  “真是个小气滴女人。”我一点没嫌弃的将她未吃完的馒头拿起来接着吃,正好没吃饱呢。

  她忽然停住脚步,应声向我走了回来:“欧巴,我现在听的懂中文。”

  “所以呢,你刚才给馒头扔我碗里的行为就是对我说你的不满,不就不知道你的名字嘛,有啥的。”

  “名字代表这个女人的身份,咱俩天天在一块这么久就是一条狗都有感情了,你竟然不知道我的名字,而我尹恩妃,在你没来韩国当兵的时候就知道你叫张耀阳,当我在这里碰见你,看见你打水累的昏睡吃不着饭的时候,本小姐冒着被处罚的危险将馒头藏起来拿给你吃,我对你如同知己,你却负我。”

  “呃……你这比喻,是不是有点不恰当啊?”

  “这不重要。”

  “好吧,经过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没对你伤心,抱歉抱歉。”

  “良心痛了吗?”

  “痛了。”

  “那我给你揉揉好了。”

  说着尹恩妃真的帮我揉了揉胸口,引发周围一片惊呼。

  “哎呀呀,太闪了,给我眼睛晃瞎了,这是哪里,我怎么看不见了。”黄平这个贱人捂着眼睛,表情动作都特夸张的调侃着。

  “张耀阳,有亲戚来看你了,跟我出来吧。”猩猩忽然在门口喊了我一声,我一听,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小仙女来喽,哈哈哈。

  (5更新)最“X快5上

  “justbeatit。”我摇头晃脑的哼着杰克逊的歌,一个小太空步滑出食堂的。

  “女朋友来了,这给他得瑟的,哈哈。”老艾挺开心的大笑一笑。

  “就是他天天跟我们口中说的那个小仙女呗?”黄平呲牙问道。

  “嗯呢。”老艾点点头,有一种自豪感:“我一会儿也应该过去看看,我们以前在一个学校,关系都老好了。”

  “我也想去,看看到底多漂亮。”王艳秋也来了好奇心。

  “走走走,一起去。”三个人顿时来了精神,尹恩妃轻咬银牙,想了想也跟着过来了。

  ……

  军营篮球场,我笑呵呵的走上前,喊了一声:“健洲叔。”

  健洲叔转身摸了摸我的脑袋,眼睛一亮:“又长高了,身体比以前强壮不少,晒得有点黑,呵呵。”

  “咱这不叫黑,健康的肤色!”我呲牙问道:“小仙女嘞,人呐?”

  “她没来。”说着健洲递给我一根烟。

  “啥玩意?没来,你不说带她来一起来的么。”声音顿时提高八倍,阳哥我日盼夜盼,就为了盼望跟小仙女相见这一刻,你告诉我没来?草,刚刚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呵呵,我去找她了,她……算了,她让我给你带一封信,你拿回去自己看吧,上面有许多她想跟你说的话。”

  “哦。”可能是她也想让我尝尝想念一个人见不到一个人失落的滋味吧,哎,这个“小气”的女孩儿,看来我真得找机会回去一趟了。

  随后的时间里,健洲叔跟我聊了一些家常,告诉我爸妈的事,他们在日本公司做的不错,刘鹏干爹也要激流勇退,他就快要上位了,让我一定要在坚持一年,回去辅佐他。

  我心不在焉的答应着,满脑子都是小仙女没来看我的失落感,而我也明白半年前小仙女为什么会生我气了,真的好失落。

  健洲叔偷偷给我拿了一些钱,让我在里面好好呆着,然后就跟着几位领导走了,走之前,他扶着我的肩膀很认真的说:“不管发生什么,坚持下去,答应我。”

  “嗯!”隐约间,我有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

  健洲叔走后,我走到后道,躺在石桥上,准备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看小仙女给我写的信。

  这是一张用牛皮纸写的信,刚面写道小冤家亲启,没由来的,看见这几个字我就感觉特亲切,她那张可爱笑脸顿时浮现在我眼前,顿时我就笑了。

  这张信封里夹杂着一张我们的合照,她笑的很甜,依偎在我怀里,我们笑的像一个孩子一样,幸福,甜蜜。

  “哎,我看看。”

  黄平他们突然从我身后抢走我的信封率先看了起来。

  “拿来,给我。”

  我试图追了他们几次就放弃了。

  “亲爱滴小冤家。”其实小仙女只说了小冤家,并没有说亲爱的,纯粹是他们自己加的形容词。

  他们几个简直贱到不行,抢走我的信,还给我念了出来,罢了罢了,都是好兄弟,一起分享就一起分享嘛,我笑呵呵的看着他们,顺手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

  “亲爱滴小冤家,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吉林了,不要找我,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相爱过……”

  本来他们声音挺贱的笑呵呵的读着这封信,读着读着就发现不对了,然后声音戛然而止,纷纷不知所措的看着我,而我刚要点烟的手在空中忽然停住,表情也凝固住,没有了笑容,刹时间浑身力气就像是被抽干一样,最怕的结果还是来了。

  强行使自己多点了几次打火机,这烟却怎么也点不着了!

  我的心开始变得烦躁起来,使劲又摁了几下,打火机整不着了不说,头也让我给恩坏了,然后咣的一声给摔了出去:“草,什么破几爸打火机!”

  然后就郁闷的捏着自己的鼻梁,挺他.妈心烦的。

  黄平的手跟说话的声音都哆嗦了:“斌子,要不你念吧,我咋感觉不对劲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