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滴不是废话么,搁你你不上火,渴不渴,直接喝了?”

  “还能有心思逗我,这是精神正常了呗。”

  “本来也没啥大事、就是想跑回去找小仙女。”叹了口气说道。

  “认命吧,你爸妈明后天也该到了,到时候好好说说应该能给你请几天假。”

  “今天这事闹的这么大,我健洲叔头是不是都气大了。”

  “那可不,还好你后台硬,我估计到时候象征性的批斗你一下就拉倒了。”

  “嗯,给我松开吧,这么睡不舒服。”

  “靠,又来!”

  “这次是真的了。”

  “.......!行。”老艾还是很相信我的,他将我松开,随后我俩挤在一个铺上睡的,用衣服当被子。

  老艾呵呵一笑,看着窗外月光:“怀念上学那会不?要不是给人家车点了,咱俩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你跟她也不能分开了。”

  “艾大牛我发现你这人不会唠嗑就别硬唠,聊两句就得整我伤心处。”

  “我这是让你面对现实,她走都走了,你能咋办?世界这么大,一个人有心想躲你,你能去哪找呢,没用放弃吧。”

  “只有肯用心,一定能找到的。”我坚定的说道。

  “就算找到又能怎么样呢,还能回到从前吗?要我说这个韩国妹子就不错,颜值高身材正,追她试试?”

  我摆摆手:“拉倒吧,哥们是一爱国青年,我支持国产。”

  顿了顿我又说:“其实我就是想面问问她是不是收了那二十万,我有点不信。”

  “有啥不信的,哪个女人不现实,哥们说句你不爱听的你可别生气。”

  “嗯……说。”

  “小仙女在跟她初恋男友分手的时候你出现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爱上你的速度是很快的,这就不难看出她的性格,这种姑娘必须有人陪,时时刻刻在她身边,把她像公主一样的宠着,你当兵这一下子就是两年,她身边不知道得出现多少好的男生,离开你是早晚的事,人家比你看的透看得远,所以她收了这笔钱跟你分手。”

  “可她为什么不给我发我们的合照?”

  “留作纪念呗,毕竟深爱过一场。”

  听完老艾这个狗头军师的事话我沉默了,一根烟接着一个烟的抽着。

  夏天的天总是亮的很快,才两点对天就已经亮起来了,偶尔见还能听见远方有鸡叫的声音,缓缓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没什么事的我就自己做俯卧撑。

  四点钟的时候他们几个也起来去洗漱训练了,仓库里就只剩下我自己了。

  六点钟的时候尹恩妃准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这家伙韩国第一美女兵快成你丫鬟了。”

  我一个没忍住就乐了:“你也有这么自恋的时候?”

  “嘿嘿,逗你开心的,好玩吗。”

  “幼稚!”

  “趁热吃,咦?你怎么送绑的?”她惊呼一声,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

  “我会缩骨术,不是捆仙绳都拦不住我。”我随口胡扯道:“你退后那么远干啥,我不跑了,也不劫持你了,就安安心心等我爸妈过来。”

  “好啦,吃吧。”尹恩妃也没走的意思,坐在我旁边低头玩手机。

  “你不用训练的吗?”

  “拖阳哥的福,不用训练,专门给你当丫鬟。”

  “哈哈。”我被她的小幽默给逗笑了:“爱妃给朕看看耳朵,里面起个小包挺疼的。”

  “不要脸!”女人是不是天生都对小包包小豆豆有着天生敌意,我的耳朵确实有点疼,可能是上火起的包,一碰就可疼了,尹恩妃嫌弃我不给我扣牙,却异常主动帮我扣耳朵。

  她挤了半天说;“不行,你这个包挤不出来呀,等我......”

  片刻后,她拿着酒精,棉签,软膏跟针出现了:“你这耳朵里的包得用针挑破,你忍着点哈。”

  “来吧。”

  片刻后,仓库里传来我杀猪般的嚎叫声:“啊,轻点,轻点,大姐,疼死我了,草。”

  起初我抓着她的衣服,随后不知不觉的抓着她的手,我们谁也没注意到,我真被她扎害怕了,她自己都冒汗了。

  “挤不出来呢!你别老躲,吓得我都不敢扎了。”

  “大姐你给我来个快准狠呗,这一下一下的扎真的吓人!!”

  呼,她吐了口气:“我尽量。”

  上学那会我相信好多人都被老师收拾过,就是拿小竹棍子抽手,例如一共抽十下,连着咔咔一顿抽其实不怎么疼,但是抽一下停顿半秒再抽一下,这就疼了,这是一种身体跟心里上的折磨!

  此刻我面对尹恩妃就是这种状态,你要是咔嚓一下给我挑破我也就不害怕了,她挤我一下子,我哆嗦几下子,我哆嗦一下子她跟着吓一跳,奶奶的,简直就是折磨。

  “啊!!!”

  她真的使劲了,这给我疼的差点蹦起来,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身子都贴在她身上了,真不是阳哥耍流氓,太他.妈疼了!

  尹恩妃满足的哈哈一笑:“你在忍忍,耳朵都出血了,咦,好恶心呐。”

  她一边嫌弃我一边帮我拿面巾纸沾血,偶尔还能挤出黄色小脓包:“看看,就这玩意多恶心。”

  我算是无语了,嘴上说恶心表情也是嫌弃,可她给我的感觉就是挤的津津有味特过瘾的那种感觉。

  “好啦,完事了。”

  终于她在给我摸了一个叫什么软膏的东西后,才肯放过我。

  “是不是你们女人都有这样的洁癖?”

  “还好啦,我是忍受不了脸上有痘痘,或者身上有黑头出现,一有我就想挤,哎,我看看,你的胳肢窝跟腿上有没有,我帮你挤挤。”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激动的说道。

  “滚犊子吧,我可不用,你咋跟我以前处过的一个女朋友是的呢,她就跟你这样,脸上有痘痘就的挤,不挤睡不着觉这种。”

  “嗨,女人都这样、是那个叫小仙女的吗?”

  我摇摇头:“不是,是我初中时处的一个对象,她叫丫丫.......”

  随后的时间里我给她讲了好多关于我的前任的故事,这一聊就是一上午。

  她听了以后说:“你这一生挺悲催呀,竟被人甩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