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教你汉语不是让你来跟我甩词的,youso?”

  “搜噶!”

  “哈哈。”我大笑了起来,耸了耸肩:“人生本来就是这么的无奈,我也没招哇,我都给你讲我的故事了,你是不是也讲讲你的故事?”

  “我?”她伸出纤细的食指指着自己:“我没什么好说的哇。”

  “好样的!”我对她竖起大拇指。

  “哈哈是不是觉得吃亏了,你告诉我你的事,我却没跟你讲我的事。”

  “亏,血亏,无敌到皮爆的亏!”

  “我从给你掏耳朵的时候你就在抓着我的手,一直到现在最少三个半小时,期间有几次用水偷偷的挠了两下,你亏吗?”尹恩妃举起另外一只我跟她牵着的手笑眯眯的问道。

  “咳咳!”我尴尬的咳嗽两声,狡辩着:“还是亏,咱俩手牵手是没错,你也等于牵我了,打平。”

  “你!强词夺理。”她被我的臭无赖整的哑口无言。

  “是不是这么回事吧。”

  “可我还给你掏耳朵了呢,所以打平,嘿嘿。”

  好吧,最终我们在这个仓库里战成一个平手!

  下午的时候,是王佳斌过来陪我的,尹恩妃去军训了,这货趁机得到充分的睡眠时间。

  晚上,六点多,他们还在进行夜里亮三公里跑,我让猩猩给我叫到办公室,原来是我爸跟我妈来了。

  “兔崽子,作妖是吧!”我爸见到我就像饿虎扑食一样一脚蹬了过来。

  以前面对这一脚的时候能躲就躲,躲不掉就硬接,自从当兵以后,我才发现原来民间所有的乱打都是有套路破的。

  就像那天尹恩妃破我的劫持她的那一招,都是军营里学的。

  眼下破解我爸的这一脚可以说非常轻松,我只要抓住他的小脚脖子向后一拉,同时另外一只脚踩在他的脚面上,我有好几选择能将他干倒。

  但他是我爹张浩,我只能一动不动的硬生生的接过这一脚,我爸蹬在我身上,他自己差点滑倒,挺滑稽的。

  “别打别打,有话好好说。”健洲叔赶紧上来拉架。

  “你们自己家人聊,我出去练兵了。”猩猩随口说了句就离开了,屋内只有我爸我妈健洲叔以及我,四个人。

  “你一天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呀,非的给我俩气死你就开心了。”我爸气呼呼的点了颗烟。

  “这事能赖我吗?是我作还是你们作?”我梗着脖子回道:“你们凭啥用钱拆散我们!!凭啥!!”

  我妈说:“事都已经这样了,你也不能在军营自杀啊!”

  “行、事已经这样了,咱们在争吵下去也没意义、我现在就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让我回去找小仙女,第二,我就在军营自杀,你们自己选。”

  “嘿,你在跟我唠嗑说话呢?”本来我爸打算给我两个选择的,没等他开口我就放话了,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不然呢,不信咱就试试看,你看看我敢不敢。”我的态度特强硬。

  “那你死吧,我看看。”

  我早就知道我爸不带信的,抄起地上的凳子奔着自己脑袋就咣咣砸了下去。

  F\"

  我妈一看就慌了,赶紧抱住我。

  “真随根了。”我爸特无奈的坐在床铺上抽烟。

  脑袋传来阵阵疼痛感,眼圈通红,声音哽咽的说道:“我没上高中,没上大学,进入了半社会半学校的技校,你们替我安排好以后的生活跟工作我感谢你们,但是你们若是连我的另一半也要插手的话,我就恨你了,人活着就已经很没意思了,现在我过的更没意思了,你们是大人,比我经历的都多,我就问你们一句,如果身边不是自己喜欢的人,那么你赚再多的钱给谁花?你拥有豪宅豪车,能真心的笑起来吗?你们安排的女人或许家庭条件好,或许对你们的公司有帮助,或许等等怎样,但我绝对不喜欢!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开开心心的吗,健洲叔等了房阿姨这么多年为了什么!智允阿姨等了你这么多年为了什么,我妈独自患病躲起来那些年,你俩谁过的好了?你们平常给我讲道理,都懂,怎么到了我这就要干预这么多!是,我岁数小,经历的少,但不代表我不懂爱!不代表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健洲叔沉默了,我妈哭了,我爸笑了。

  健洲叔沉默是因为我这句话锉到他心窝子了,他这些年不结婚不跟别的女人乱扯就是为了等房阿姨。

  我妈哭是我的话让她想起她的那些年了,那年她们正正春,还是她给我讲的我小时候得病她偷偷躲起来的日子,说到底还是为了爱。

  我爸为啥笑呢,他就有点不正经了,虽然我的话也让他想起当年没有我妈时那段最难熬的日子,可他就觉得我一个孩子能说出这种话就挺好玩,在他眼里我不管多大都是孩子,殊不知他在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跟我瑶瑶干妈爱的肝肠寸断了,具体的大家可以看我的老书(那年我们正青春)。

  “儿子我问你,你现在铁了心就要找那个姑娘是吗?”我爸问道。

  “你别叫我儿子,我找不到她之前我不认你们!”

  “你爱认不认,滚犊子。”本来我爸想试着耐着性子跟我好好聊两句的,见我这态度不好,又火了。

  随后我们又大吵起来,并且越吵越凶,随后我也不理他们了,直接推门跑开了。

  我妈说我爸:“你怎么又跟儿子发火。”

  “咱们现在这么辛苦为了什么不就为了这兔崽子,为了个姑娘还不认咱俩了,伤心了。”

  健洲叔说:“这事本赖也赖你俩,孩子的事你们就跟着瞎参合,儿孙自有儿孙福,他现在不认你们我到不担心,就他.妈怕以后不认我,我还准备给他往我接班人上培养呢。”

  我爸笑眯眯的点了口烟:“我看这臭脾气好像够呛了,对半得满世界去找那丫头去,这孩子主意挺正,估计摆弄不了。”

  “世界这么大他上哪找去,我彩美如画你觉得呢?。”

  我妈抹了抹哭红的眼睛:“他为了媳妇连爸妈都不要了,你说他能听你这个叔的吗?”

  健洲叔闹心的挠了挠脑瓜子:“看来咱们得想个招啊,暂时真不能让他离开军营,还得安安心心在这边呆着才行,等时间一久就好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