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你现在去找,去哪找?人都已经走了!”

  bB%

  “我肯定能有我的办法找到她!”我的态度特强硬,眼神也很坚定,我哀求我爸:“求求你们了,给我一次机会,一次去找她的机会。不然我这一生都会悔恨。我想亲口问问她。”

  “问她什么?”

  “问她到底收没收那二十万!”

  “这……”我爸下意识的看了眼我妈,我妈说:“她收了,不要问了。”

  “我不死心,我就要问问她。”我心里非常非常的不甘,就算是死,也得给我死个痛快。

  我妈说:“好,你可以去找,我们跟你教官商量完了,七月份,会有一场突围赛,你们代表一个队,韩国,日本,美国,英国,一共五个队进行比赛,如果最后你能拿到冠军,你就可以出军营一个月!到时候你就回去尝试找她。”

  “真的?”

  “嗯,但是只能出去一个月,能找到就找到,找不到你也得军营,这眼瞅着就要七月份了,汪金叶也已经走了好几天了,你也不差这几天了,对吗?安安心心的完成这次比赛,很重要。”

  军营,我现在真的舍不得离开,小仙女,我更舍不得的存在,如果能够光明正大的出去找她,届时也可以完成服役,何乐而不为呢。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好,这次比赛,我一定拿第一!”

  我爸乐了:“这才像我儿子,说还想吃啥,爸领你去。”

  “不吃了,想回军营了,这附近有卖针织毛线的吗?”

  ……

  片刻后,他们给我送回军营,我爸跟教官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他们见我稳定下来,就给健洲叔打了通电话说搞定了,我健洲长长得松了口气。做为他未来要重点培养的接班人,我绝对不能半途而废,就我爸刚才说的这招,就是他想的缓兵之计。

  即使到时候我拿了第一,人家军营也没规定可以放我一个月的假,只是健洲叔觉得,到时候时间久了,我就不会那么想念了,另外,一多月过后,我就算回去找小仙女,又能去哪找呢?人海茫茫,怕是早就没有了消息罢了。

  对于他们的不好看,我却是信心满满,我有一万种可以找到她的办法,我很自信,也很确信,我不担心自己找不到她,我只担心,她亲口跟我承认她拿了这二十万以后我会崩溃。

  ……

  军营里,黄平张狂的大笑着:“哈哈哈,耀阳你还是回来了,这下好了吧,可以安心的在军营了。”

  老艾说:“放心,过几天的比赛,咱们一定要拿第一!为了兄弟,为了小仙女,第一必须是我们的,也只能是我们的。”

  王艳秋说:“咱们比赛是比什么?对打还是啥呀?就老美那帮体格子,咱们能打过吗?咱们会格斗技巧,人家也会,你们听过没,在足够强的实力面前,任何小动作都是浮云。”

  王佳斌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片子,故作深沉说:“这次我听说好像拼的不是格斗,而是野外生存,咱们每个人会发一把枪,但都是假枪,身上会设置一些红点,只要打中这个红点,就算死亡,五个队,全部进入秘密城镇,最后只能一个队活着出现,才算胜利。而且粮食,子弹,金钱都有限制,用完就没了。”

  我笑了:“听起来挺有意思的,第一,我们势在必得。”

  这时,猩猩教官走了进来,接话道:“是的,班长刚才说的没错,这就是你们的这次考核,一旦考核过关,你们就算给我长脸了,要争气,我们考验的是个人领导能力,团队合作,以及真正的野外生存,你们五个是我亲自挑选的精英,不要给我丢脸。”

  “我完全是为了我的小仙女才去战斗。”我如实说道。

  “不管你因为什么,总之给我打赢那帮老外就完了,这样,你们给团队起个名字,在选一个领导,明天把队名告诉我,就这样,休息吧。”猩猩起身就要走,我想了想追了出去。

  “教官。”

  “干嘛?”

  我嘿嘿一笑,挠了挠头:“这几天给你带来麻烦了,不好意思。”

  猩猩挑了挑眉毛:“呦,你也会不好意思?滚犊子吧,都年轻过。”

  “好嘞!”

  ……

  “我觉得叫狼牙比较好,电视上特种兵都叫这个。”一进屋我就听见王佳斌给出自己的意见。

  “不咋地,太俗了,叫战狼,多牛逼呀,各种顶级杀手,无敌兵王啥的都叫这个。”显然老艾小说看的有点多……

  “什么战狼,狼牙,虎豹突击队,这那的,起的人太多了。”我跟着说道:“咱们是新生代,就一定要起个与众不同的名字,跟这些动物不要挂钩,尽量往古惑仔,什么红星,东兴那种名字去靠拢,这样才霸气还符合咱们这一代人的行为作风!”

  “古惑仔的名字起出来不得让领导干死?”王艳秋现在跟我皮实多了,说话也敢跟我吹毛枪刺了。

  “我他.妈就是那个大概意思,又不是真让你起黑社会的名字,三炮,你们先聊着,我出去一趟。”说完,我便拿起毛线团跟针就往女兵宿舍溜达,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女兵宿舍总会出现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兵。走的是那么的自然,最要命的是,没人管?

  别的男兵一进来就得让教官踢出去,反而我来就没事,曾经有一回这种行为让上级领导碰见过,问这个是谁兵?猩猩说:“我的兵,他是专门给女生宿舍打水的……”

  阳哥往女兵宿舍门口一溜达,顿时引起一片惊声海浪,尤其最近几天,阳哥的种种行为已经火到不行,各种英雄传说在她们茶余饭后也广为流传起来,现在阳哥在她们眼里,就是一痴情男子。

  “啊妮啊谁由,尹恩妃在不在。”门口处,我碰见尹恩妃宿舍的一个妹子,阳哥用韩语加汉语跟她来了一句。

  她对我笑了笑,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然后就跑屋子里面了,我则是笑呵呵的倚在门口,酷酷的等着她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