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你决定回来了?”顷刻间,一脸素颜的尹恩妃带着沁人心脾的香味,双手插兜酷酷的就出来了,我发现她特别喜欢这样走路。

  “嗯,有些舍不得就这样走了。”

  “是不是舍不得我这个小可爱呀。”尹恩妃捋了捋自己的小辫子,笑呵呵的开了句玩笑。

  “呵呵呵。”我笑了。

  “在你们中国,呵呵的意思是骂人哦?”

  “呵呵。”

  “你还骂我?”尹恩妃说着就抬起膝盖,我下意识的将裤裆夹紧那天的那一腿差点给我嗑成端子决心,现在寻思心脏还突突的呢。

  “没骂你,给你送东西来了。”我将手里的线团拿给她。

  }!:+;

  “你真给我买回来了,太好了,不用我翻墙出去了,谢谢。”她很开心。

  “能问一句你要线团干什么吗?”

  “不告诉你。”

  “那算了,你休息吧,我回去了,哦,对了,再次跟你说声不好意思,这几天给你添麻烦了。”

  尹恩妃笑眯眯的,这小眼神一笑起来好像会勾人,让人心神不静:“听老艾说,你从来不跟人道歉,只跟喜欢的人道歉,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喜欢我?”

  “啊?”我愣了愣,紧接着说道:“不好意思跟道歉是两个不相干的次,道歉是对不起,而不是不好意思。”

  她不太在意的摆摆手:“听不懂诶,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叻,很晚了,我要休息了,帅锅晚安?”

  “还是喜欢听你叫我欧巴!”我贱贱的对她挑了挑眉毛。

  “欧巴,撒拉嘿呦。”尹恩妃顿时很俏皮的比划一个心形,身子微微半蹲,挺可爱的。

  ……

  跟她互道晚安后,我溜溜达达回了宿舍,这四个老逼还在那研究战队叫什么名字呢,因为这个差点打起来,我接了一盆洗脚水,往里倒了壶开水,顺手就把袜子仍洗脚盆里,问道:“想好战队叫啥了?”

  老艾这个臭不要脸的挺自然的把袜子也扔了进来:“飞虎,豺狼啥的都不行,三联帮,竹青帮的也不能叫,我们实在想不出来了,你不能光泡妞,也研究一个。”

  “就是,耀阳你是我们这里面脑子最好使的一个,你研究研究。”黄平趁着说话的间隙将袜子也扔了过来。

  “我比较期待你哦,抽烟。”王佳斌一屁股坐在我床边给我递了一支烟,同时也将袜子扔了进来。

  “耀……”

  “嗯?”我瞪了眼王艳秋,他默默的将袜子放了回去。

  呼!我狠狠的裹了口烟,从鼻子吸了进去,特享受的说:“回来的路上我就已经想好了,咱们起个牛逼点的名字,咱们以前玩游戏的那个战队叫啥?”

  “光腚上澡堂?”老艾立即接话,这个战队名字原本是我爸他们上学的时候打cf起的战队名字,我听着挺有意思,就在我们打战队比赛的时候用这个名字。

  “滚犊子,光几毛腚,人家叫什么株式会社,飞虎战狼的,到咱们这就光腚上澡堂,猩猩不挠死你,对手也得笑死咱们。”我没好气的骂了他一句,说道:“咱就叫……秩序!”

  “秩序?”

  “对,就叫秩序,让他们这些外国佬知道知道,来咱们中国地盘,就得懂什么叫规矩,什么叫秩序!”

  “好,就他.妈叫秩序,霸气不失内敛,很符合咱们的风格,就这个了。”黄平顿时双眼放光的赞同我。

  “你们呢?啥意见?”我默默的将洗完脚的脚盆放到王艳秋那:“秋哥。你懂的。”

  王艳秋一把鼻涕一把泪:“耀阳哥你变了……你最开始是爱我的……”

  “爱过……”

  老艾呵呵一笑:“我永远都是站在耀阳身后的男人。”

  “站他身后干啥,爆菊昂?”

  “滚!土老帽。”

  “你骂谁呢?臭煞笔。”

  “就骂你呢!土老帽。”

  黄平这个土老帽跟老艾这个臭煞笔两个人就这样干起来了,王艳秋蹲在地上:“哎,洗袜子吧。”

  王佳斌咧咧嘴:“行,就秩序这个挺好,明天我就跟猩猩说,一个战队里怎么也得有个领头的,耀阳要不就你来吧,你有凝聚力。”

  “拉倒吧。”我摆摆手:“我肯定不行,我这个人最懒散了,要么还是你这个班长来,要么就是黄平来。”

  黄平在我们这帮人里算是很有担当的爷们,每次打架他都第一个冲上去,所以他当我们的老大完全没有任何异议。

  黄平跟老艾已经干倒床底下了,他极为狼狈的伸出半个脑袋:“还是王班长你当老大吧,就有艾大牛这逼样的队员我是管不了……”

  “去你妹!”老艾一把揪住黄平的耳朵又给拉了进去,两个人差点给床板干榻。

  “秋哥你啥意见呢?”

  “我没意见,秋哥就安安心心的给你们当小保姆就好了。”王艳秋默默的将袜子整齐的摆放在暖气片上,默默的给洗脚水到了,一脸淡然的样子,看的我就他.妈想乐。

  战队的头头定好了,名字也定好了,接下来就是等着猩猩教官的审批,然后开始比赛!

  夜已深,众人都没睡着,一个个挺兴奋的:“咱们这次说啥不能输给外国人,不然太丢脸了。”

  “输给美国英国还好,绝对不能输给日本,韩国。”

  “咱们得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亚洲之最!”

  “嗯呐。”

  黄平说:“那咱们就说好了,但是后凡是遇到事就商量着来,有意见分歧就听班长的,没问题吧。”

  “没问题。”

  闹了好几天,我跟小仙女的事情就这样暂时被搁浅下来,忽然间,我又有了一个新的生活目标,人,总是在特定的时间段内,会出现新的目标。我是如此,小仙女是如此,丫丫亦是如此。

  大家好久都没听到丫丫的消息了吧,此刻出国以后的丫丫变了好多,变得高冷好多,收起那爱玩爱笑模样,整个人更像是高冷女神,只有私下里才会展现出自己身上那忧郁而又孤独的气质。

  这天,她正在自己的闺房里跟新认识的闺蜜一起喝着酒,闺蜜问她:“又想他了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