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直忙到夜里接近十二点,才总算送走最后一波客人,累的差点虚脱。

  尹恩妃额头全是汗水,嘈杂的饭店,络绎不绝的人群使她现在脑子还是嗡嗡作响。

  饭店老板娘今天收钱收到手软,就在饭店要打烊的时候,尹恩妃对他们鞠躬:“实在抱歉,我们姐弟俩也是没办法了,给您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抱歉。”

  阳哥是不想弯腰的,让尹恩妃硬生生的给摁着一起弯腰。

  饭店老板娘见到这么多的收益脸上早就乐开花了,赶紧给尹恩妃扶起来:“妹妹快起来,是我们感谢你才对,如果你们姐弟俩没地方去,要不就在我们这边呆着吧。”

  其实老板娘的意思就是让尹恩妃在这边当服务员,说会话,长得好看,顾客开心舍得掏钱,自己赚翻,就是给尹恩妃一个月三千五都是嗷嗷划算的。

  “我们姐弟俩还有点事没解决,就不在这边麻烦你们了,谢谢哥哥跟嫂子原谅我们这种不礼貌的行为。”

  “没事没事。”饭店老板挺热心的说:“你们要是有事尽管找我,我是本地的,能帮你们一把就帮你们一把。”

  )p,

  老板娘偷偷的瞪了他一眼,意思再说怎么他.妈事都显着你了?

  老板娘想了想从抽屉里又额外拿出一百块钱,本来老板的意思是拿二百的,但是老板娘抠哇,她就给拿一百,她说:“妹子,这钱你们拿着,两个人没钱花也不行。”

  尹恩妃哪还好意思收钱了,连忙拒绝:“不不不,这钱我们不能收。”

  “拿着吧,你们在这边干了一天活,给我创造这么大的效益,那顿饭就当我们请你们了。”

  “真的不用了。”尹恩妃干脆的拒绝,随即对我说:“弟弟,咱们走吧。”

  “哦。”

  尹恩妃拉着我就往出走,咯吱一声,一道大货车停在门口,一个满身脏兮兮的胖子叼着烟就从车上跳下来了,他说:“小小,赶紧卸车,卸完我好回去接着装车。”

  小小是这边对年轻小伙子的一种称呼,这个小小指的就是这个饭店小老板。

  小小看着这一项大货车的货,不禁头疼起来:“你咋这么晚来,我亲戚哥们都睡觉了,你不早点说,我自己得卸到什么时候去?”

  “我他.妈电话都快给你打没电了,还没打,你自己不接能赖谁,我一天就给你自己送货吗?N家要跑,赶紧的吧。”说完这货车老板跑到车上睡觉去了,显然没有帮忙的意思。

  一看这情况我也走不了哇,就撸起袖子说:“我帮你卸吧。”

  “真是不好意思了。”小小也没客气,毕竟他自己卸货真不知道得卸到什么时候。

  “我们也来帮你!”黄平他们的声音忽然从对面传来,我这一看全来了,原来他们在看我跟尹恩妃这么晚没回去怪担心的,就寻思出来看一看,不看不要紧,看到我俩在饭店给人当服务员就为了让他们吃口肉,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男的搬重的,女的搬轻的,我们还是当过兵的,这点小伙对于我们这帮人来说不算什么,照比平常训练轻松多了!

  没到一个小时,这一车货就让我们卸完了,老板感动的不行,说啥塞给我们两百块钱,要是他雇人卸车,或者喊朋友卸车在请他们吃顿饭,也不止二百块钱了,这个钱我们倒是没客气,给收下了,随后跟老板道个别便离开了。

  走了两步,老艾忽然回头对尹恩妃说:“对不起啊妹子,今天说的那些话我们都是开玩笑的,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们这帮人就是在一起饿死了也都不会埋怨谁的,你一个这么水灵灵的妹子为了我们能吃肉去当服务员,我……都感觉对不起你。”

  人家尹恩妃本来就没当回事,她微微一笑:“没有,我自己馋肉了。”

  王佳斌哈哈一笑:“是嘛,你看我说啥了,就说人家恩妃妹子不带多想的。你是我们这里的压寨夫人,好吃的好穿的必须给你供上,明天咱就拿这二百块钱给你买套化妆品去!消费它,花完它。”

  “咱们就剩最后这两百块钱了,花完了,接着当服务员袄?”

  “哈哈哈。”众人很开心的笑起来。

  “没事,钱嘛,纸嘛,花嘛,老爷们赚钱干啥的,就是给女人花的,钱不花完,我们也没赚钱的动力呀,是不是,哥几个。”

  我们五个人在说说笑笑,离开这夜晚。

  基地只有一张床,很自然的这个是要给尹恩妃睡的,而我们几个就在地上睡的。

  这一天也是很累了,刚躺下就睡着了。

  床上的尹恩妃却没有睡着,她看着我们的模样,认识你们几个,真好……

  ……

  韩国队,六员out!击杀着,日本代表队!

  正当我们睡的迷糊间,外头的大喇叭忽然想起这道声音,我们猛然惊醒。

  韩国队让日本队给干团灭了?不,没有团队,还有一个尹恩妃,如果尹恩妃不是让我给掳了过来当压寨夫人,恐怕此刻也不能造幸免。

  两天,两个战队就让灭了,这节奏是不是太快了,因为我知道,很有可能下一个就是我们了。

  英国,韩国,淘汰!

  日本,美国,中国还存留。

  一个阴损,一个实力强悍,所以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下一个被团灭的是我们,一股空前的紧张感瞬间挤压我们。

  我不知道尹恩妃为什么在听到韩国被灭了六个人以后会趴在我怀里嚎啕大哭,可能是女人天生的脆弱感导致的。

  王佳斌这个大贱人趁机对我来了一记飞吻,那意思告诉我趁着尹恩妃正脆弱的时候摁倒就是一顿亲。

  “你哭啥呀?”我有些不理解的问道。

  “呜呜呜……要不是我离开了,她们可能不会被灭。”

  “妹子,请你看清一个现实,如果你在,韩国队就已经被团灭了,而你没在,说明你们韩国队还有一颗独苗,别哭了,袄,乖,在哭我就亲你了。”

  尹恩妃立刻闭上嘴,用小粉拳锤了我一下,忽然泪雨梨花的对我说:“不玩了,咱们去找日本队帮我报仇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