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我窘迫模样,尹恩妃又哈哈大笑起来,自己抹了把眼泪:“好啦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亲我的,我不生你气了,我有些走累了,你背我吧。”

  心里对她有愧疚,背就背吧,她轻轻一跃便跳上我的后背,我笑着说:“你怎么这么重。”

  “压死你!”

  几天下来,我们将身上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也还是没有找到日本队的队员,大家都挺郁闷,我们本来寻思躲到最后出手的,结果日本队就跟凭空消失一样,比我们还能躲!这他.妈是躲到哪去了呢?大家都挺犯愁的!

  七天之后,身上又穷的逼的呵的,一分钱都没有了,王佳斌说在最外环发现一条小河,不行去抓鱼,吃烤鱼吧……

  我们几个都觉得靠谱,就同意了,王佳斌从小是从农村出来的,我小时候日子过的也穷,所以抓鱼对于我们来说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我们不仅抓了好多条鱼,顺手还抓了几只青蛙,靠青蛙特别逗,只要捏住青蛙的肚子,使劲一捏,青蛙就尿尿了,然后就可以给它扒了烤着吃。

  烧烤师傅那肯定就是老艾跟黄平了,王艳秋打下手,尹恩妃就跟着我后屁股后面瞎转悠。

  “哎呦!”尹恩妃吃痛的捂着让我一屁股给撞到的脑门说道:“你干嘛?”

  “你该上哪忙乎上哪忙乎去,跟我转悠个什么玩意。”

  “我不是看你抓鱼好玩么,也想下去抓抓。”

  “你小心点,水下面有玻璃碴子别给你脚扎了。”

  “嗯呐,不用你关心我。”

  尹恩妃如愿以偿的下河去跟我们抓鱼,王佳斌是个欠巴登,见尹恩妃下河以后,眼珠子一转,就开始拿水往尹恩妃身上扑,尹恩妃也是个爱玩的丫头,她见状往河岸上跑,然后拿起本来煮青蛙的盆返回去跟王佳斌对着扬水。

  哒哒哒!

  黄平跟老艾一看这情况放下手中的鱼也跟着加入战局了,尹恩妃一看情况不妙,就说:“你们欺负人!”

  接着尹恩妃高喊:“欧巴来帮我。”

  阳哥不能见死不救,于是乎加入战局跟着他们一起欺负尹恩妃。

  “好哇,你们都欺负我,跟你们拼啦。”

  ……

  夜晚,我们在河边烤着火,吃着烤鱼,尹恩妃浑身湿漉漉的,将衣服脱下来晾在树上,她就只能穿着我的衣服裤子,阳哥就穿着一条小裤衩,但是还真不冷。

  我们几个坐在火堆旁,围城一圈,王佳斌说:“还记得刚来军营时,老在猩猩面前打你们的小报告,想不到现在咱们玩的这么好,呵呵。”

  王艳秋将好的那块鱼肉给了尹恩妃,然后说:“是呀,一想到一年后我们就要分开,我还有点不舍得呢。”

  黄平说:“是被,真希望咱们能一辈子像今天这样多欢乐。”

  老艾呵呵一笑:“你们我是不知道,反正我这辈子说跟我阳弟儿混了。”

  ◎X首;*发o

  王佳斌好奇的说:“哎,耀阳你爸妈好像挺牛的呀,他们来了,教官都得跟小哈巴狗似的围着他们转。”

  “我爸妈不牛,就一般人,我健洲叔跟我干爹牛,他们是h市的局长跟副局。”

  “我草。”王佳斌立马惊呼道:“那你俩退伍后就是回h市当警察了呗,牛逼,牛逼。”

  “把烟给我。”我指了下放在火堆旁的香烟,尹恩妃顺手递给我,我抽了几口缓缓的说道:“老艾应该能在我健洲叔手下当官,我们聊过这事,我不一定。”

  “怎么得呢?”老艾斜眼问道:“你咋就不一定呢?你要是不在h市当警察,你健洲叔也不能鸟我。”

  “我得看小仙女,她要是愿意跟我回h市,我就跟我健洲叔干警察,她要是想走公司这条路,我就领她去日本,上我爸妈公司那。”

  尹恩妃有些不高兴的说:“你的抉择全看这个女人?要是你没找到她呢?你怎么办?”

  我摇摇头:“不可能,我肯定能找到她。”

  “这么自信?”

  “昂,我都知道她去哪个城市了你们信不信?”

  “去哪儿?”老艾说:“汐汐都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手机上的视频她也不更新了,qq微信都删除拉黑了,没有一个人能联系到她,你就知道?”

  我仔细一笑,又裹了几口烟,得瑟的吐出一口烟圈:“我太了解她了,她百分之百去了深圳,她说她最向往的城市就是那边,她想在那边生活,当初我俩差点私奔就是说要去那边,所以她现在肯定是一个人带着我们两个人的梦想去了那边,即使她收了我妈妈的二十万。”

  尹恩妃说:“可是我在地图上看过,深圳那边有福田区,龙岗,好几个地方,那么多人,你能找到她在哪儿吗?”

  我一愣……这个问题倒是没想过,只要在一个城市里,有心想找的话,去公安局应该能问出个十之八九。

  接着尹恩妃又说:“再说她已经收了你妈妈的二十万,就证明不想让你找到她,你了解她,她也同样了解你。你越是觉得她去深圳,没准她还就没去那边呢。而且!她都收了你妈妈的钱离开你了,你还爱她?”

  “你不倔我你就不舒服是吗?那儿媳子收点老婆婆给的礼钱咋的了,那是婆婆愿意给的!”嘴上说的硬气,心里却没了底气,正如恩妃说的那样,我了解她就如同她了解我一样,真的想躲我的话,不一定要去深圳……

  “呵呵,没人管你。”尹恩妃生气了,将头转向另一边。

  我就纳闷了,你在那咔咔倔我,阳哥都没生气,你生气是因为啥?

  众人还给我一个哄哄她的眼神,我才懒得理她。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王佳斌说:“要不我干脆也别回农村老家了,回去后顶多也是干个小城管,家里没关系,一个月拿个两三千没啥意思,耀阳你要是去深圳混,带我一个,听说那边是打工者的天堂,十个人有八个人都是外地的,非常好赚钱。”

  黄平说:“算我一个。”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