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喇叭用汉语说了几遍,又用日语说了几遍,然后这货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几分钟前,我看见这货夹着裤裆出来串稀,我就知道泻药开始起作用了,我就对他们说:“按照他们的尿性来看,想要抓他们让他们束手就擒显然不可能,我去收拾这个,你们进屋去整那几个,记住,先拿下那个最后没喝酒的,其它几个也得忙着串稀,根本没有战斗力!”

  也就是说,这次攻击日本队员,只有那个叫小版正雄的有战斗力,很可惜他一睁眼睛就是三把手枪指向他!

  “卑鄙!用这么烂的招!”这几个小日本兵听完喇叭的叙述后,恨恨的对我说:“为什么不敢跟我们正面交锋,你就这么怕我们吗?”

  “秋哥翻译!.......告诉他,你别管我用啥招,能赢你就是还招。”

  “哈哈哈。”小版正雄忽然笑了起来:“你们不要得意太早了!我们还有一个人,他一定会帮我们复仇的!”

  “哦?你说的是这个爱搞破鞋的男人吗?”我让黄平跟王佳斌将已经五花大绑捆好的大桥抬了出来,同时将他嘴里的袜子拿出来。他呕的一声,哇哇吐。

  “你们为什么不直接ko我!这么侮辱人算什么事?”大桥瞪着红红的眼珠子愤怒的向我质问道。

  我呵呵一笑,眼睛眯了眯,对他说:“虽然咱们这只是个实战演练,但你灭了我朋友的队,我就得让我朋友亲手灭了你,对不对?这玩意就跟喝酒是的,你敬我一杯,我要是不还你一杯,显得我不将就是的,恩妃,来。”

  我将手枪递给恩妃,恩妃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扣动手枪,砰的一声,日本队,全员out!

  “漂亮!”军区大院的小屋内,刘鹏看见这一幕忍不住赞叹一句:“再没费一兵一卒的情况下,就干掉了日本队!”

  猩猩教官也得意的笑了起来,虽然这是一场有味的战斗!

  日本军官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也离开了,看得出来挺愤怒的。

  美国教官说道:“雕虫小技,我们美国士兵不会被这样的手段给阴了的,不要高兴,碰见我们,你们还是得输,说句有点狂的话,这次比赛我们是要拿第一的,我们对你们的统治就像美国nba篮球一样,世界级的,稳稳第一。”

  猩猩教官挑了挑眉毛,与之针锋相对:“哦?是吗……我怎么记得有一年奥运会,吉诺比利一个人带着阿根廷给美国梦之队篮球一顿胖揍哇。”

  “呵呵……”

  “呵呵!”

  就连老美都会用咱们呵呵嘲讽人了,也是没谁了。

  ......

  我们在抢了日本队的资源后,发现这帮人手枪跟金钱都特有货,足够我们胡吃海喝两三天的了,大家非常兴奋,说是买点啤酒我们回基地喝点。

  尹恩妃极其难受,一点也没有复仇后的兴奋,整个人显得有点颓废。

  “是不是感冒了?咱们去打针吧?”

  尹恩妃摇摇头:“不用,就是有点......难受,我躺一会儿就好了。”

  说完尹恩妃就跑床上睡觉去了,平常那么活蹦乱跳的一个女孩子此时这么蔫,看着都不舒服,我在想她到底怎么了?

  “欧巴。”恩妃轻轻的喊了我一声。

  “怎么了?”我蹲在她床上问道。

  “能给我点钱吗?我想出去买个东西。”

  “买啥?我出去给你买吧。”

  “.......我自己去就好。”她脸红了一下没好意思说。

  “给你。”我将兜里的三百块钱都给她了。

  “用不了这么多。”她只拿了二百就走了,我不太放心就跟着一起出去了。

  黄平喝了口啤酒:“哎你说他俩什么时候能沦陷?”

  王佳斌咧嘴一笑:“早晚的事!”

  王艳秋跟着说:“你们说谁能表白谁?”

  黄平想了想:“肯定是咱们骚阳表白尹恩妃呀,她看起来机灵古怪的,其实挺小女人的,尤其在骚阳面前。”

  王佳斌说:“你没发现咱们耀阳是闷骚型的么,我堵韩妹子忍不住表白骚阳!一百块!”

  “跟你赌了。”

  王艳秋想了想,嘿嘿一笑:“我觉得黄平说的对,我也堵耀阳先表白。”

  “草,等着你俩给我送钱吧。”王佳斌扭头看向老艾:“你支持谁?”

  老艾很认真的摇摇头:“根据我对耀阳的了解,他俩八成没戏,这小子对哪个女生都挺细心的,对兄弟也都挺好的,但是这货专一,我敢打赌耀阳根本不喜欢这韩妹子,他的心全在小仙女那了,而且韩妹子应该也不喜欢耀阳。”

  “拉倒吧!”王佳斌说:“他俩成天眉来眼去,还不喜欢呢?”

  “你看着吧……”

  ......

  我没有直接跟着她,而是悄悄的在后面跟着,别的到没啥,就怕这么晚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出什么事。

  小镇的夜晚比不了市里,过了十一点钟以后几乎全部都关门了,别说找不到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就是能到一家正常营业的饭店都算我输(除了足疗馆子跟洗浴)

  尹恩妃看了眼已经泛红的裤子,特尴尬的不知所措。

  我可能是明白了些什么,就跑了。

  片刻后,来到一家名叫鑫鑫超市面前,看着人家已经拉了卷帘门,想了想就咣咣的开始砸门!

  砸了几遍没反应,我就继续砸,不一会儿二楼的灯了,一个穿着跨栏背心,头发跟鸡窝一样乱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烟,骂骂咧咧的推开窗户:“你干啥!睡觉了不知道啊,咣咣的,要抢劫怎么的。”

  他睡的正香让我给咣咣起来了,搁谁谁的心情都会不美丽。

  “叔,别激动,买东西!”

  “不卖睡觉了!”人家寻思这么晚出来八成是买烟,一盒烟几毛到一块的利润犯不着还得穿衣服下楼,死啦困的。

  “加钱!”阳哥见好好说话不好使,便决定用钱征服他,哥是大款!

  “你就是加啥今晚也不卖!”他毫不犹豫的将窗户给关上了!

  首yD发F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