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草,还挺有性格,真不知道我们当兵的最有就是啥,是毅力!

  我坚持不懈的咣咣一顿猛敲,惹得周边的人都开窗户骂我了,阳哥不为所动就是个敲,哎!我看你能睡好不。

  “真他.妈服了,你要干啥!”这店主让我敲的彻底睡不着了,只好给我开门。

  “叔我买东西,买完就走。”

  “草,买啥,赶紧的。”他打着哈欠指着烟柜上的一排烟说道。

  “给我拿盒炫赫门,另外,你家卫生巾哪个最好?”

  老板一愣:“你怎么买这个?”

  “买这个吃!”我他.妈也没好气的噎了他一句,买这玩意不就是用么,草!

  “人我的意思是买来给谁用啊?瞅你不大啊。”

  “我自己用行不行,我是变态,自己塞裤裆里保暖行不行。”

  “牛逼!”

  “甭废话,哪个是最好用的?”

  “我也没你那爱好,也没用过,我怎么知道,应该是最贵的就是最好的。”

  “那就给我拿一个最贵的,完了用黑袋子给我包起来。”

  “还知道不好意思呢。”老板低估一嘴:“一共46。”

  “给你五十,再给我烧壶开水!”

  老板一愣:“我他.妈用不用再给你整碗泡面?”

  ;首{%发

  “不饿,你说你老急眼干啥,这么早能睡得着吗?我在买个保温杯跟红糖不就完了。”

  “我他.妈明早四点起床去工地干活,你说我应该急眼不?”老板都快被我折磨的崩溃了。

  “别吵吵给你加钱!”

  完事以后,我扔下一百块钱心满意足的离开超市,老板也如愿以偿的回去睡觉。

  回去以后,发现这帮小子都已经喝躺下了,一个个都不省人事了。

  尹恩妃正在洗衣服,并且已经换回原先自己的那套衣服了,一直在皱着眉头。

  “这几天不舒服就不要用手碰水了,这么凉。”我将她撵走,把买的东西都给她,然后一言不发的低着头洗衣服。

  “这是什么呀?”她打开一看,身子明显停顿一下,接着就跑下楼了,片刻后,她满脸娇羞的坐在床边一边喝热水一边时不时的看着洗衣服的我,现在我身穿的是作战服!不舒服,还是穿便衣得劲。

  洗完衣服后,我就准备去睡了,然后我就听到一道超级超级温柔的声音:“欧巴。”

  我浑身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有话好好说,别这样!”

  她目光如水,声音轻柔:“从来没有一个男生对我这么好。”

  我咧嘴一乐:“我对每个女生都这么好,我困了,睡觉了。”

  .......

  国外,饭店内,丫丫往桌子面前一坐,整个人特高冷,也不说话,丫丫的性格最烈,你让她憋半天不说话真的难受,但她仍决心要改变自己。

  可是随着众人越聊越嗨,她也忍不住时不时的跟着笑了起来。

  其中有一对是情侣,一个是丫丫闺蜜,一个穿着貂的男人叫蓝海龙,还有一个人一直以开玩笑的口吻号称丫丫是他媳妇,叫路生,丫丫从来没反对也没同意,就是那种你叫记得,我玩我的,她身边从来不缺少异性朋友,从初中开始就这样了,早就习惯了,她觉得大家开开玩笑没什么,很正常。

  “我给你们说他这人可不要脸了,敢藏私房钱,前脚拎他裤子还挺沉的,后脚一摸兜飘轻,拿手不他.妈谁都快!”这对情侣中的那个女孩开口了:“生哥你带我老公学点好,别老出去耍钱。”

  路生,人家都叫他生哥,真名姓李,由于在路上生的,所以大家从小都叫他路生。

  路生嘴唇特别厚,他说:“这你不能赖我,一到点你家老爷们就给我打电话,在哪呢?干去啊,我在你家楼下呢!你说他都跑我楼下了,我能不去么!”

  “这是没逼脸。”丫丫闺蜜说:“你们一天得往陈全家送多少钱?”

  “不知道,这逼供烟管饮料半夜还管小烧烤,肯定没少抽。”这是一群富二代聚在一起,在一起除了赌钱也不知道该干什么消遣。

  小情侣那男的发话了:“今晚我媳妇给我放假,咱们一会去陈全那干会呗。”

  路生哈哈一乐:“我随便,蓝海龙行不行啊?媳妇一打电话吓得拿电话往出跑。”

  “滚你.码埋汰谁呢!”

  “就说你呢,上次晚上想出来媳妇不让,让我打电话这顿编,哎呦我去,我是绞尽脑汁的跟他演,纯演员!”路生毫不犹豫的揭穿他。

  “我晚上能干,就是没钱,媳妇回娘家了,要不你借我点?”

  “我就说嘛,你跟他差不多的选手,晚上还能出来玩,感情是媳妇回家了,看看你们让媳妇归愣的板正的,学学你们生哥!一个人红尘做伴,活的潇潇洒洒。”这人天生就是个话唠,赌钱的时候各种给你讲课,一副谁都没有他玩的好的样子,人称路教授。

  丫丫闺蜜有意撮合丫丫跟路生,就说:“你媳妇不是在这吗。”

  路生撇了眼丫丫,哈哈一乐:“我媳妇还没答应我诶,等她啥时候啥时候答应我了,我在浪子回头。”

  丫丫挺给面的说:“那你今晚别去了。”

  众人哈哈一笑:“哎呦呦,媳妇都发话了,你咋办?还吹牛逼不了?路教授!!”

  “不吹了,我媳妇都发话了,我就不去了,晚上回家搂我媳妇睡觉,哈哈。”路生哈哈一乐开心的不行,众人也是跟着一笑。

  过了一会儿,众人在说笑中吃完饭准备离去,蓝海龙说:“真事,借我点钱,我出去跟你们干一会儿。”

  路生冲他说:“跟我媳妇借啊,她有钱!”

  蓝海龙对丫丫说:“借我点钱,我去赌钱。”

  “赌钱?没有,我没钱!”丫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借我呗,我就小玩一会儿。”这商量的语气更像是老公商量自己家媳妇一样。

  “我x你大爷你在这墨迹我媳妇墨迹你媳妇呢,昂?”路生从兜里数出两千块拍桌子上了:“拿去玩,滚,别墨迹我媳妇!!”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