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恩妃给我织了一件特牛逼的毛衣,一边大一边小,一面胳膊长一面胳膊短,我完全不知道这么有特色的毛衣她是怎么整出来的,小弟深感佩服!

  你毛衣之的丑不是你的错、但你让我务必收下并穿在身上就是你的不对了。

  “老妹,哥哥问你,你们韩国人的审美就这么的与众不同吗?嗯哼?”

  “哎呦,人家第一次织啦,难免会有点小失误,下次就好了。”

  “那我收你下次的那件毛衣行不行?”

  “那怎么行,这是我第一次织毛衣,里面花了很多事的心血诶,穿着嘛。”

  “不瞒你说,好丑啊这毛衣,杂穿!”

  “肤浅,暖和就行呗,要啥自行车,这东西要看你怎么想了。”她安慰我说:“正常人穿这种毛衣可能是......另类了点,但我阳哥穿起来绝对与众不同,身边在配上我这个举世无双小美女,绝对中国版的权志龙,走在时尚最前沿。”

  “权志龙不权志龙的我不知道、我他.妈就怕别人说我是犀利哥,在一个,你确定这毛衣真的暖和吗?姐们儿,那我问问你右边露肉什么鬼?小风一吹它不冷?”我指了指右边挺短还遮盖不住腰的一角无奈的问道。

  “都说了是时尚,你要不要,不要扔了!”一番心血让我这顿埋汰跟指责有些小小的伤她心了,黝黑透亮的小眼睛上顿时蒙上一层水雾,她牛逼就牛逼在这点,你不知道啥时候跟你整出古灵精怪的想法,也不知道啥时候眼泪说来就来,演员绝对的演员!

  “哎,真是怕了你了,谢谢。”我颇为无奈的穿上这件毛衣,套上迷彩外衣,随即将里面的这件衣服扔给她:“给大哥洗了!”

  “好的欧巴,嘻嘻!”她顿时喜笑颜开、我说啥了,演员吧!前一秒哭后一秒笑的美滋滋,一脸的得逞笑容,如果大家想象不出来尹恩妃是什么样的笑容,推荐一个古装武侠电视剧里的人物,黎姿版赵敏!

  “打扰一下二位花前月下的雅兴,猩猩喊你们。”王佳斌贱次次的跑了过来说道:“走吧,快点去,看他的样子好像有什么重要地位事要宣布。”

  “你去忙吧。”

  “恩妃也喊你了。”

  我们带着疑惑来到军区大院内,这里平常都是上头那些高官会客的地方,我们不允许往里进。今天怎么会让我们走进这里,这让我们更加的疑惑了。

  这个房间很大,有一张桌子,一台比较大的ppt投影仪,以及站着五位高高在上的大领导,其中一个就有我健洲叔!他们表情各个都很严肃,不由得让我心里咯噔一声!

  本想开口叫他一声健洲叔的,碍于其它几个人也在场我就没喊,只是冲他点了点头,他对我也是微微点头示意。

  尹恩妃也被这几个人的气场给震住了,下意识的抓着我衣角,让我无情的给甩开了。

  “我怕嘛。”她小声嘀咕道。

  “你怕个锤子,给我过肩摔,拿枪ko我的时候没见你怕。”

  “哈哈!”尹恩妃又笑了起来:“记仇呢,小气样,他们气势太猛了,一看就是久居高官,不怒自威,无形中带来的压力好大。”

  !/

  “怕几毛又不能吃了你。”我拿话呛了她一句,毫不犹豫的给她手甩开了。

  我们来的兵一共有八个人,除了我们六个固定的人以外,还有两个分别是美国队的队长肖恩,日本队的队长冈本。

  而对面的阵容就比较牛逼了,我健洲叔就不用说了都知道,其它人分别是国际刑警大队警司,缉毒队侦查副局等人联合办案,目的就是为了抓现在最大的毒枭,七爷!而我们就是被他们选中的孩子们!

  七爷,东北人,73年生人,80年代末90年代出起来的一个人,当时他只是给人办事的马仔,靠着够狠慢慢混出名堂,当时房地产还没兴起来的时候,流行拆迁,当时好多人都是钉子户,比较难办,七爷的大哥当时看着自己的几个手下问道,谁能把这事平了,我就给他一个机会,七爷一心想起来,当时他就说他能办!

  本来大哥也没觉得他能将这事办成,但没过多久,七爷就拿着拆迁合同回来了,告诉他大哥这事办完了。

  他大哥就打听了一下,听完之后毛骨悚然,七爷将这些钉子户全部叫在一块儿,二话没说直接剁了自己三根手指头,这帮钉子户一看都懵了,连他.妈砍自己手指头都不眨眼的人,砍他们更是不带犹豫的,当时他们就签了拆迁合同。

  七爷当时的大哥就将那块的工地给他干了,虽然他经常偷卖材料,但七爷的大哥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别人办不了的事,他都能办!

  他越混越硬,道越走越黑,走私贩毒他全都干,碰见的小姑娘,小媳妇说干就给干了,但他不白干,干完给人一笔不菲的钱,他挺凶残的,好多人都敢怒不敢言,也有几个报警的,但最后都不了了之,而且报警的那个人最后下场都特别惨。

  有一次他在饭店吃饭,两口子,媳妇怀孕四个月,男的就因为看了他一眼,上去给人一顿干,女的也被打成流产,当时他特别嚣张,特别凶残,被人号称继沈三爷之后将完全超越沈三爷的男人,只有七根手指头,并称为七爷。

  97年香港回归,治安开始变的好多了,他也收敛好多,好多事都在背地里做,不再那么明目张胆。现居在广东深圳,而我们几个人要做的就是当卧底,收集他的犯罪证据。

  “在哪?深圳!?”听了他的行为,尤其给怀孕的妇女打成流产时,我就挺生气,但也仅仅是生气,我更关心的是他竟然在深圳,因为根据我的猜测,小仙女就在深圳了。所以比较格外敏感。

  “是深圳,龙岗区。”健洲叔回答道:“你们八个人,是被选中的孩子们,在这次表现中都是最出色的,所以你们八个人将会被安排各自不同的任务,很危险,所以你们有选择的余地。”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