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了把脸,刷了个牙,就套上半截袖往楼下走,深z的夏天是真的热,尹恩妃单手插兜,另外一只手拿着一根巧乐兹在那吃,我没什么情绪的抢过她的雪糕吃了起来:“你吃早饭了吗?”

  “吃完了,在桌子上呢,你去吃吧,可能有点凉了。”

  “哦。”我进屋拿过卷饼跟豆浆,说道:“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办了两张这边的卡,你给换上。”

  “不用,我就这个号挺好的。”

  “笨呐,双卡双待。”

  ……

  我先是在街边卖了一份地图,紧接着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我便开口问司机:“师傅,办暂住证在哪呀?”

  ?~正版j#首发

  “外地的呀?”师傅呵呵一笑:“介意我点根烟不?”

  “我也抽烟。”晃了晃手里的将军,尹恩妃说我们刚来这边,凡是得省着点花,在家给我买了一条烟,每天规定一盒。

  司机将窗户开了一个小缝,我俩便云里雾里的抽了起来。

  我忽然有个想法,便将身子往前探了一步:“师傅,我想问问如果在出租车上打广告,大约的费用要多少钱呢?”

  “这个可老钱了。”司机说:“光是龙岗这边的司机没有上万也得上千,每条广告一天收你三十你就承受不了。”

  司机师傅看我穿的挺普通的,唠嗑也实在:“你是做什么生意想打广告?我认识的哥里不少人,平常我们都在微信里唠嗑,你要是需要帮忙,我可以帮你谈谈价。”

  “不是做生意,我来这边是想找个人,去办暂住证也是想看看她在不在这边。”

  “找女朋友?”

  “嗯。”我点点头。

  “那你就确定她在这边吗?而且就算在这边,好多外地人并没有办暂住证,深z这边这么大,龙岗,福田,罗湖,南山,小兄弟你这么找无异于大海崂针。”

  师傅的话虽然都是实话,也挺打击我的,但我扔固执的说:“我的感觉她一定在这边,我了解她,也相信自己的直觉,我就是给深圳翻个底朝天,我也要找到她,没有她我不能过。”

  司机呵呵一笑,眯着眼睛抽了口烟:“师傅是过来人,劝你一句,没有谁离开谁是过不了了,真正离了这个才是不能过的。”

  司机给我晒了晒毛爷爷……

  “我们不一样。”

  给我拉到派出所后,司机师傅就走了,原本七十六块钱的车费,我给了他一百,剩下的就当买烟了,加了他微信,希望到时候我有需要的时候能帮我一把。

  然而我在派出所里再一次碰壁,无论我怎样说,人家是不会给我看这些办暂住人的信息的,我知道这时候如果找老艾,他能帮我办,但目前我们没法联系,也没有联系方式。

  老艾自从来到这边以后,以前的联系方式全都不用了,而我们记住健洲叔的联系方式也仅仅是靠脑子记他的号。

  “哥,我求求你,我想找一个人,看看她有没有在这边办证,我从东北来的,挺不容易的,哥。”

  “你就是从太平洋漂洋过海过来我也不能给你看,这是规矩。”办理暂住证的这个人毫不留情的给我拒绝了。

  “哥,我求求你,那你帮我找一下有没有一个叫汪金叶的姑娘行吗?二十岁,这是她的照片。”我退而求其次的将照片拿给他看。

  人家看都没看,没什么好气的说:“我给你服务的?赶紧走,别耽误后面办证的人。”

  这时候我后边等着办证的那些人也开始说话了:“你办不办?我们还着急呢,不办赶紧走。”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给我推到后面,无奈之下,只好叹了口气离开。

  在门口挺上火的抽了根烟,看来查找暂住证这事暂时是行不通了,想办法联系到老艾以后再求她吧。

  接着,我就打114查询深夜电台的,希望留言她可以听到我的话。

  可是在这边留言的人也多,能不能排上队是一回事,小仙女能不能听亭台又是一码事。

  忽然间我觉得很迷茫,这所城市太大了,大到想找一个人竟是这么的难。

  看着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人群,我站在天桥之上,大喊着:“小仙女,早晚有一天我要找到你!!!”

  之后的时间,我便茫然的坐在天桥上,看着深z龙岗这边的地址,准备熟悉一下路线,包括最大的商场,小仙女这么喜欢买打折的东西,大商场如果出现打折的情况下,她一定会去的,我关注了每一个大型商场跟超市的公众号,也记录下周边卖女装的地方,更是问出了龙岗这边所有夜市的地点。

  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在做这些事情,基本上早上起床就出去,晚上很晚才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躺在床上就睡了。

  尹恩妃将我拉起来,一顿叨逼叨:“说好的给你变造型,这一天天神出鬼没,怎么看起来比我还累,脸上这胡子能不能刮刮,店里都开始营业了,除了象征性的放了一个鞭炮外,你说说你还干什么了,也不说帮我忙乎忙乎,整的好像这个店就是我自己的一样。”

  “给我拿根烟。”我指了指就在我旁边放着的烟盒,已经懒得这都不想拿了。

  “来,你跟我说说,你这几天干什么玩意去了?”尹恩妃挺惯着我的,将烟塞进我嘴里并给我点燃。

  “没啥事,熟悉熟悉周围的地形。”

  “那你在地上画上圈圈,又是红圈,又是红叉的是什么意思?”

  “你别动我东西。”我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地图,叠吧叠吧放枕头下面。

  “我是帮你洗衣服从你兜里拿出来的,谁稀罕偷看你东西似的,你现在是不是把这个家当旅店了,晚上回来睡一觉,早上就走?告诉你,明天说什么不许给我走了,消停在店里呆着!”

  “知道了。”我淡淡的回道。

  “下楼,我给你改造一下,先从头型,扎耳洞开始吧。”

  “扎耳洞?不扎,我一个老爷们扎那逼玩意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