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叫潮流,你扎耳洞肯定好看,相信我,耳环我都给你买好了。”

  “先整头发吧。”

  尹恩妃给我梳了一个偏分的发型,看起来就跟太监似的,但她说这是一种复古,韩国那边就流行这个,偏分发型,加耳洞,配上破旧牛仔漏洞衣服裤子,身上再来纹身完完全全的潮男!

  并且她说我本身就有点韩派男生的感觉,所以一定要这么打扮。

  “权志龙是不?”我斜眼问道。

  “多有你们中国七八十年,华仔最火的时候那种感觉,人刘德华,林志颖以前都这发型。”

  “你都知道那是以前了!现在哪有人留这头发。”

  “现在都是两边刮了,中间留个小炮头,啥玩意跟大头儿子似的,多砢碜,要不烫个卷毛,你还说像毛毛狗,想来想去,就是这种发型最适合你,不信你留两天,咱看看效果,就因为别人没留,咱才留,这叫走在时尚的最前沿,别动,扎耳洞了。”尹恩妃拿着扎耳洞的枪揪着我的耳朵说道:“不疼,忍一下。”

  “你快点啊,我有点哆嗦。”一寻思有把枪往耳朵上一打,我就害怕。

  砰的一声,我的身体跟着哆嗦一下,结果就造成了这个耳洞打的不太好。

  她还责怪我:“你干嘛啦,吓我一跳。”

  “姐是你吓我一条,你不说不疼么。”我感觉老疼了……

  “本来就不疼,你一哆嗦,弄的我都哆嗦一下……”

  尹恩妃说要多给我扎几个的,我这一个就让她这么够呛,说啥不整了,后来就整了一个挺好,嘴上说着抗拒,但是我平常总看nba,看着球员们在伤停阶段总是喜欢带着耳钉,感觉也是蛮帅的。

  尹恩妃在她师傅的教导下,纹身,理发都是一把好手,她一年前就已经不让我剪头发了,看来早就是想好的。

  之后,她就开始给我纹身,问我想纹什么。

  关公,战神赵云,披肩龙,过江龙,下山虎,上山虎,麒麟,她都行。

  我惊艳的说道:“这些你都会?”

  “学啥呢?”她挺傲娇的一扬下巴。

  “好吧,纹大话西游会不?立体的。”

  “会。”

  尹恩妃给我的左手手臂上半段纹的是大圣凶狠的模样,下半个小臂则是纹的朱茵流一滴眼泪的模样,中间是那座城池,后背是孙悟空扛着金箍棒离开时的落寞样子,我的偶像是星爷,所以我的纹身几乎就是大圣娶亲。

  而且我也想着有一天,给我的意中人小仙女娶回来。

  “为什么要纹这个?”尹恩妃一边给我纹身,一边随意的问了一嘴。

  “小仙女是我的意中人,我想娶她,希望纹身能给我带来好运。”

  “……!”尹恩妃没吱声,咬咬牙,最后神奇的在我后背上又多纹了一样东西。当时没恢复好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出来这是啥玩意,等到恢复好的时候,我一看,草!差点没急眼。

  “这几天你别乱跑了,身上不能出汗,容易感染,也不能洗澡,睡觉的时候侧着身子睡吧。”尹恩妃提醒我。

  “嗯,这几天有人来吗?”

  “有一些散客,不过应该没有那些七爷的人。”

  “你咋知道没有?”我说:”你注意点,现在的这帮人凑穿着西装革履,不一定哪个就是。“尹恩妃点了点头:“嗯,晚安。”

  “晚安。”

  休息好了,起得也就早了,最近这个店一直都是尹恩妃自己在忙乎,看起来真的很累,有些心疼她,我特意去买的早餐,回来才给她叫醒,她拍着脸蛋画着妆就下来了,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乐了:“哎呦,我阳哥今天出息了,还会心疼我了呢,给我买早餐啦,爱你呦。”

  她用手给我比划一个爱你的手势,我就笑着说她这是抠鼻屎的动作。

  我表示本想理她,接下来的几天,我的纹身开始陆续已经恢复了,我瞅着自己的后背在孙悟空扛着的金箍棒上多了一个特显眼的妃字,就张嘴叫道:“尹恩妃!!!”

  “嗯哼?”

  !+(首e$发

  “我这后辈上这是啥玩意啊?”

  “大圣啊。”她茫然的说道:“怎么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这个妃字是什么鬼!”

  “我的名字啊。”

  “你的名字,你还有脸说你的名字,我棍子呢,看我能不能打屎你。”我差点没气晕。

  “你打我干嘛。”尹恩妃眨了眨呆萌的大眼睛,笑嘻嘻的说:“咱俩是情侣诶,你不纹我的名字说不过去。”

  “滚蛋,能不能洗掉,给我洗了。”

  尹恩妃轻咬嘴唇,哼了一声:“洗不了!”

  “你!我!”我憋了半天,气够呛,最后只好忍了。

  “多好看呀,我还为我的设计感到骄傲呢。”过了片刻尹恩妃说:“你看看,大圣的金箍棒上有一个妃子,大圣娶妃,你娶了小仙女的同时顺便给我也娶了吧,哈哈。”

  “没心情跟你扯犊子。”我挺上火的走到门口抽烟。

  十点以后,开始陆续上人了,我发现了,来这边剪头的都是男人,并且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偶尔来这边剪个头,然后发现老板娘长得嗷嗷带劲,跟朋友说了,朋友出于好奇全都过来了,最要命的是一个小平头恨不得都要秃顶了,还过来剪头。

  尹恩妃忙碌着喊我:“别再门口当门童了,过来给人洗头发,看不见忙啊。”

  我淡定的抽了口烟,想我耀阳,一生纵横四海,什么时候干过伺候人的活。

  尹恩妃过来棒几就是一脚,刺我:“说话没听到是怎么着,拿我话当放屁,你是怎么做到的!”

  大家不要小看小小的洗头这个功能,也是需要练的,你要是给顾客洗头洗痒了,人家容易急眼,这边的人不像我们那边的小城市,洗吧洗吧就行,他们还得按摩,洗舒服了才行,因为洗头也是要价钱的。

  我负责洗头,她负责做造型,尹恩妃有一个怪癖就是,你来剪头,不许你说剪什么样的,而是她会根据你的脑型给你设计属于你的头发,大家还都挺买账。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