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这是另类,年轻的小姑娘就喜欢这样式的,独一无二多好看呀!”尹恩妃眨着呼闪呼闪的大眼睛忽悠道:“我就喜欢有个性的人,多社会呀。”

  \"看正)版I2章&节%》上a●CS

  “真滴嘛?”

  “必须必呀,社会人。”尹恩妃给她点个赞。

  “呵呵,行。”潇洒哥抹了把自己的大光头:“老妹外地的吧?”

  “嗯哼,以后还得多多关照哈。”

  “那必须的,在龙g这一片提哥的名字好使。”

  “提你名字能不能被打死?哈哈。”尹恩妃笑着开了句玩笑。

  “我吓死他!”潇洒哥瞪着眼珠子说道:“下午有没有空,哥带你兜兜风去。”

  “真不行诶,店里太忙了,改天的。”

  尹恩妃并没有话说死,潇洒哥一看有戏,就退而求其次的说:“行,咱俩加个微信,没事常联系。”

  “好嘞。”

  潇洒哥从我店里走出去的时候,还故意用肩膀壮了我一下,眼神不屑的瞟了我一眼,用鼻子哼了一声,嘴里欠欠的说了句:“这年头啊,好白菜让都让猪拱了。”

  我没理这个嘴炮王者,将烟头仍地上踩灭后,转身进了屋。

  “怎么样,一千块,轻轻松松忽悠进来,照这样下去,咱们轻轻松松在深z买套房。”尹恩妃挺高兴的将放进自己的包包里。

  “深z平均房价七万块,最普通的要五万多,最贵的要十五万多,均价七万,你这才一千,够买卫生间的一块砖不?”小仙女说喜欢深z这个城市,那我就对它研究的透彻一些。

  “人呐,总得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就敢说,未来有一天,这里总有一天会属于我的一套房子。”尹恩妃看着高楼林立神色向往的说道。

  “加油,你会成功的。”

  “你呢,打算在深z哪里买套房子?”

  我很认真的想了想,接着笑道:“不一定,看能不能找到小仙女了,她要说喜欢在这边,就在这边努力,她要说喜欢回东北,那我们就回东北,她说想去国外,我们就去国外。”

  尹恩妃忽然有些不乐意:“你对她的执念怎么这么深,光为她而活,累不累,人家万一有男朋友了呢?咱就说这个万一,你也别不开心,闲聊天么。”

  “万一她属于别人了……那我……还是回h市。”

  “为什么?”

  “那里有我的家,有我的亲戚朋友,有的好兄弟,有我的好姐妹,我不喜欢一个人漂流在陌生的城市,这样会使我感到孤独,从小我爸妈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在我身边,我特害怕孤独,你都不知道,幼儿园的时候每次放学,我都是坐后一个走,老师就在那弹钢琴,而我就望着寂静的走廊,多希望在一刻的转角,爸爸妈妈会一起出现来接我。”

  “哎,小可怜。”

  “你呢,你来这边,爸爸妈妈不会担心你么?”

  尹恩妃摇摇头:“不会诶,我们从小就讲究独立两个字,去哪都是我的选择,只要我偶尔给他们报一下平安就行。”

  “哦哦,对了,你跟智允阿姨是亲戚,你管她喊啥呀?”

  就在这时,一个进店要做头发的小姑娘走了进来,将我们的对话给打断,我立即迎了上去,因为这姑娘长得还行:“理发还是做保养?”

  “想做沙宣。”姑娘略微害羞的说道。

  “行,先洗个头吧。”

  “嗯。”姑娘点了点头,看向我的时候有些害羞,忽然说了句:“你好帅呀。”

  “啊,呵呵呵。”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能干笑着。

  “你去把厨房的碗刷一下,我来洗。”尹恩妃跑过来对小姑娘说:“我觉得做沙宣的话,最好提前做一下离子,这样头发会变得很柔顺。”

  “是嘛,听你的,多少钱呀?”

  “不贵……”

  怪了,平常尹恩妃都是不给人洗头的,这咋给潇洒哥洗个头之后,就来劲了,还洗上瘾了呢,后来我发现个事情,只要进店的人长得不错的小姑娘都是她来洗,其它男士跟长得丑的都是我来洗。

  ……

  某地下赌场内,潇洒哥看了眼自己兜里的筹码,心一横,就推了上去:“梭哈!”

  对面这个叫大头的人,呵呵一笑:“潇洒,你这梭哈的姿势真帅气,挺符合你这头型的啊!”

  “新剪的,有气质不?”

  “牛逼克拉斯。”

  “别你妈墨迹了,发牌!”

  大头笑呵呵的洗牌,切牌,劝道:“别梭哈了,你今晚点子不好,都说赌博之前不能理发,不能洗头,出来混的,你怎么还不信邪呢。”

  “吃是实功,赌是对冲,嫖是落空,这玩意就看气质硬不硬,就梭哈你,有脾气吗?”潇洒哥挺霸气的说道。

  “呵呵,你呢,老汪,压多少呀?”大头斜眼看了眼这个外地佬,问道。

  “我穷,少压点乐呵乐呵就行。”老汪拿出两个筹码扔了过去。

  “瞧你那那点逼玩意啥意思,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梭哈就完了,你相信我一把,这次指定干翻他!”潇洒哥挺着急的帮老汪将桌面上一共没有多少的筹码给推了上去。

  “不行不行,我就是娱乐会,一会儿我姑娘给我打电话,我就得回去了,不然她又该生气了,呵呵。”老汪弯着腰又给拿了回来。

  “瞧你那点出息。”

  潇洒哥说的潇洒,心里也突突,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输一下也心疼,他咽了口口水,拿出三张牌一看,心里顿时敞亮了,待到庄家大头把牌一亮出来是QKA清一色的时候,潇洒哥恨不得又要蹦起来了,只见他牛逼闪闪亮的抹了自己这头上的一撮毛,说老汪说道:“叫你全压你不压,听我的能吃饱饭。”

  接着他踩在老汪的凳子上,嘴里兴奋的叫道:“各位观众,三条8!!哈哈哈,吼吼吼,我就说咱这幸运女神剪滴头,就是管用,来来来,接着干,老汪这把我还梭哈,你跟我多少?”

  老汪的手机猛然的响了起来,吓了他一哆嗦,撒丫子就往出跑:“姑娘,爸买菜呢,马上就回去了,你下班啦?”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